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的宿主是大腿 > 第十七章 炮灰祖师的愤怒6
    “知道了,我这就去。”算算时间,现在应该是魔族偷偷去禁地的时间,应该是逮住人了。

    洛赋直接去了掌门议事的大厅,看见宗门之中有头有脸的人都在里面,还有大厅中间跪着的两人,洛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师祖,师祖,求求你救救茵茵吧。”看见洛赋进来,第一个有动作的就是金羽,今天自己师傅得知自己的爱人,虽然她是魔族,但是却没有伤害一个人,但是自己师傅还是不留情面将自己两人抓了,金羽很是气愤,但是被抓住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到洛赋进来,就像是看到了救星,师祖一向是最疼自己的人。

    “金羽,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为了区区一个女子,你这是脸也不要了吗?”哼,果然,在记忆中,他们当初能逃跑,多亏了那道神识将掌门打伤,而原主也将心思都放在掌门身上。现在这样子,实在是难看。“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洛赋的辈分高,可以说是现在宗门辈分最高的人之一,直接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没人对洛赋的态度有微词。

    “禀长老,金羽在外面带回来一女子,本来我们都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今夜我巡视的时候,发现这女子在禁地的地方鬼鬼祟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随后可能是这女子的动作多了,身上的玉佩掉了下来,身上的魔气就显露了出来,然后弟子就将人抓住带了回来,这是这女子身上掉落的玉佩。”听到洛赋的问话,说话的是执法堂的堂主。

    洛赋倒是没想到事情这么简单,她还以为是掌门抓住的人,看向掌门的方向,掌门看向执法堂的堂主有深意,难道这执法堂的堂主就是重生的那人?所以一直盯着这魔族,看来自己这次的任务真是运气不错。

    “哦?将玉佩给我瞧瞧。”原主因为战斗力强悍,掌管宗门的执法,所以这些人也都是等着她到来才审理这魔族。

    “这玉佩我已经看过了,是当初我为了保护金羽而送给金羽的敛息玉佩,没想到被金羽转送给了这魔族。”掌门适时的开口说话,要说这件事本来应该是掌门审理,但是因为下面跪着的人是他的弟子,所以就差人去叫洛赋。

    “既然将玉佩赠与这魔族,金羽你是事先已经知道这女子是魔族对吗?”洛赋毫不客气的将威压用在金羽身上,瞬间,金羽就满头大汗。

    金羽诧异于师祖的狠心,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敢不说话,“是的,不过茵茵虽然是魔族,但是却没有伤害过一个人,而且在弟子受到魔族伤害的时候,还救了弟子的命,求师祖开恩。”金羽说着还深情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子。

    茵茵接收到金羽的眼神,也深情的和他对视。洛赋看了,简直是辣眼睛,在接受人魔对立思想的今天,怎么会有怎么一个奇葩,只能说,不是奇葩成不了主角,主角都是思想的开拓者。

    “长老,弟子之前在禁地前发现阵法残留,这魔族就是想擅闯禁地,擅闯禁地者死,就算是宗门弟子也是这般,更何况是魔族。”执法堂堂主有些害怕洛赋被说动,赶紧上前补充。

    “嗯,魔族擅闯宗门禁地,当诛,只是不知道魔族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暂时不杀,将这丹药给她服下。”手一挥,一粒丹药出现在执法堂堂主的面前,这也是洛赋的试探,看这堂主是不是重生了之后,心就变得太大了。

    执法堂堂主没有问什么,直接将丹药给茵茵服下,并没有因为洛赋没有将人处死而心生不满。

    “师祖,这是什么药?”执法堂堂主是没问题了,但是金羽问题可就大了,这不知道是什么药,怎么可以给茵茵服下。茵茵被抓住的时候被下了禁制,现在不能动,所以金羽十分紧张的跑到茵茵的身前,拦住执法堂堂主。

    洛赋实在是不耐烦应付金羽,手指一弹,给金羽下了禁制,金羽就再也不能动弹。执法堂堂主直接将金羽提到一边,就将丹药喂到茵茵的嘴边。

    茵茵虽然不能动弹,但是还能说话,“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修士,今日之耻辱,我记住了。”本来是想着金羽求饶要是有用的话,自己不开口多好,但是没想到金羽求饶也没有,也不知道平时金羽说的对他很好的师祖是不是真的。只是现在不能动弹,自己的杀手锏用不出来,这道士速度很快的就她制住,导致她的杀手锏用不出来,不然的话,自己早就跑了。

    执法堂堂主将丹药给她喂下,就站到了一边。丹药服下之后,只是一息的时间,就看到茵茵本来金丹期的气息快速下降,几息的时间,茵茵的身上再无修真者的气息。接着茵茵呕出一口血,晕倒了过去。

    在茵茵晕倒过去的瞬间,洛赋手一钩,茵茵藏在身上的的储物袋就到了洛赋手上。“也不知道魔族有什么底牌,还是小心一些好,这袋子里面的东西,我先过目,然后交给执法堂处理。”然后洛赋就将东西收了起来。

    掌门心中想的就是,修为高就是好,掌门的修为虽然也算是不错,但是也只是元婴期,虽然只隔了一阶,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上。虽然她手上有好东西,但是掌门是还要回来的,自己只是待短时间,没必要,弄到好处,完成任务,离开就是。

    “你们执法堂将这个魔族看好了,她服下的是散灵丹,心脉和经脉都毁了,从今以后再也不能修炼任何功法,将人看好了就没问题。至于金羽,勾结魔族,念其并不知魔族的狼子野心,废起修为,逐出内门,掌门有异议吗?”说着洛赋凌厉的看了掌门一眼,像是怕他包庇自己弟子一样。

    “没有异议。”掌门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完就转头不去看金羽,完美的演绎出对弟子的失望,和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