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极品全能巨星 > 第212章 《最佳损友》
    林薇宣布退出娱乐圈的消息很快便是在网上传开了。

    从她和洪宁传出绯闻到她发出这条微博,一天时间都不到。

    这事情的转折也实在是发生得太过戏剧化,太突然,让人猝不及防。

    不过,就算网友们心里感觉不对劲,当看到林薇的公司确实和她解约的消息后,也是不得不相信了。

    这次绯闻事件,还真是像龙卷风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以至于一些不太关注娱乐圈八卦新闻的人们根本就没来得及知道就已经结束了。

    有了林薇的那条微博,洪宁也算是“平反昭雪”了,很多网友们也是纷纷发声。

    “你呀,下次可长点心了!”

    “就是,别再被这种贱人利用了!”

    “加油!等着你的新专辑呢!”

    “我就说咱洪老板品味不可能那么低嘛!”

    甚至还有一些人跑到之前对洪宁口出不逊的媒体和音乐人的微博下面大闹。

    “看到没?现在打脸了吧!”

    “傻狗,以后话不要说得那么绝!”

    “刷存在感可以,但是不要过分!”

    因为林薇“良心发现”,也已经退出了娱乐圈,所以现在虽然知道了是她骗了洪宁,网友们也没有怎么骂她了,毕竟人家也坦白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嘛。

    还是那样,娱乐圈每天都有新的八卦消息,所以这件事情也是很快就被人们抛之脑后。

    林薇只是一个三线女明星,她宣布退出娱乐圈并不能卷起什么风浪,所以这次事件过后,绝大多数人们也只是记得音乐鬼才洪宁被人骗了,传了个小小的绯闻而已。

    其实本来,这样劲爆的大新闻,媒体是一定会大做文章的,所以很多媒体都是去找了林薇,但是洪宁在那封邮件中也教了她应该怎样说了,所以这些媒体们并不能从她口中得到多少消息了,洪宁自己这边对于这件事也是采取了不愿意提及的态度。

    所以,这件绯闻就这么过去了,以林薇的退出宣告结束。

    可是,对他来说,并没有彻底结束,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猴子那边。

    这几天,洪宁也一直在尝试联系对方,可是猴子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回避他。

    而他这几天也要忙着新专辑的后期制作,所以就拜托陈陆和王枫两人帮忙在猴子那边做下思想工作。

    听他们两人说,猴子这几天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饭都很少吃,她妈妈头发都给急白了。

    洪宁知道,这次虽然已经证明了是林薇设计的局,可是猴子肯定还是会心生芥蒂的,没那么容易解开这个心结。所以他让陈陆他们尽量把猴子叫出来,自己和他面对面,把事情摊开,他们毕竟是这么好的关系,他觉得应该还是很容易和好如初的。

    他们三个人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比亲兄弟还要亲,所以洪宁绝对不想失去他们任何一个!

    ……………………………………………………………………………………………………

    经过了一下午的辛苦,新专辑中的第七首歌《必杀技》的混音等后期工作也已经完成,也就是歌曲正式完成。

    接下来还有三首歌,全部制作完成后,就可以着手发行了。

    现在公司方面也已经在为他的新专辑造势了,有了前面的成功,现在公司对洪宁可是相当的大方,一切关于他的宣传都是做到尽善尽美。

    走出公司后,洪宁直接上车开往了陈陆的酒吧,因为下午的时候,王枫就给他发来消息,说猴子终于在他们俩的软磨硬泡下,答应出来了!

    这可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出门,洪宁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了,那天猴子对他饱含恨意的眼神,他一直忘不了,每次想到都会很不好受……

    很快,他来到了陈陆的酒吧,刚刚走进来,就看到了前面不远的一张桌子边熟悉的三人,看着那道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洪宁犹豫了一下,然后就带着笑脸地走了过去。

    他现在没有戴着口罩,因为现在天还没黑,酒吧里并没有几个客人,也用不着。

    “嗨!”他走过去,拍了一下猴子的肩膀。

    陈陆和王枫看到洪宁来了都是笑了笑,冲着他挤眉弄眼。

    猴子缓缓转过头……

    洪宁看着他的眼睛,心猛地一沉,因为……他并没有看到自己从刚才起就期望看到的眼神。

    他此刻看到的,依然是那样冷漠,就像在看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的眼神……

    过去,猴子在看他的时候,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就算他遇到不开心的事情……游戏账号被盗、被女朋友甩了等等,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眼神,他们之间就算有时候闹一点小矛盾,也总是很快就解决,绝大多数时候根本用不着其中一方赔礼道歉,两个人相视一笑,就什么都过去了,从来没有真正计较过。

    所以他实在不敢相信,对方此刻会用这样冷漠的眼神望着自己……

    洪宁一时呆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更让他没想到的,猴子在用这样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后,更是把肩膀上他的手用力推开,然后站起身,一句话不说就朝酒吧外面走去……

    洪宁依然没有反应过来,刚才那个眼神就和那天一样,对他的心里造成了难以想象的重创,他双目无神,直愣愣地盯着前方,手依然悬在空中。

    作为旁观者,陈陆和王枫两人自然不会坐视不管,王枫马上就站起来追了出去,陈陆则是留在这里看好洪宁。

    酒吧外面。

    “徐海!你给我站住!”王枫是体育健将,很快就追上了猴子,然后站在他面前按住他的肩膀。

    “喂!你丫到底怎么回事?!你也看到了,这件事跟老洪没关系啊,都是那个女人的错,你为什么还跟他过不去!我们可是兄弟啊!!”王枫皱着眉,十分激动地对他大声喊道。

    “呵呵……”猴子撇了撇嘴,表情依然冷漠:“我这样的人可不配跟大明星做兄弟,跟他在一块儿,我看起来就是一坨屎吧,所有人靠近我都是为了他吧。”

    说着他还用力地把王枫的双手撇开,冷冷地道:“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他,否则我跟你们也一刀两断!”

    他这话让王枫都是万万没想到,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

    “啊啊啊……靠!!”王枫狠狠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无比愤怒地把脚下的一个易拉罐用力踢飞。

    ……

    酒吧里,看着王枫一个人面色铁青地回来,洪宁和陈陆也知道结果怎样了。

    三人的表情都很严峻。

    他们在这里坐了不知道多久,面前桌子上的烟灰缸里都是已经满是烟头,洪宁平时不抽烟的,不过有时候心情不好了,也会抽,就比如这个时候……

    “他应该只是还没有从这阴影里走出来,没事,给他一段时间冷静冷静,等他想通了应该就好了!”良久,陈陆才皱着眉说道。

    “嗯,没错,也别想多了。”王枫点点头,然后伸手拍了拍洪宁的肩膀。

    洪宁一脸生无可恋地瘫在椅子上,轻轻点了点头。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突然坐起身,然后也没管那两人奇怪的眼光,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元芳,后面几天的通告全部给我推了,我要录歌!”

    听到他这话,陈陆两人十分奇怪地对视一眼。

    不光他们感到奇怪,电话里元芳更是直接大叫了出来:“录歌?老板你喝多了?新专辑的歌不是已经全部录完了吗?”

    “你别管,照我说的做就行了。”洪宁语气坚定地道。

    “哦……那好吧……”

    挂了电话后,陈陆两人都看向他:“哥们儿,你这是?”

    “你们到时候就知道了。”洪宁微微一笑,说道,然后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唉,希望能管用吧……”

    ……………………………………………………………………………………

    “小海!你朋友来了!”外面老妈的声音响起,还伴随着一阵敲门声。

    卧室里,采光很差,本就暗淡的阳光通过深蓝色的窗帘,所剩无几地照在屋子里,整个房间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各种杂志书本、零食口袋凌乱地散落着,床上也横七竖八地放着大小衣物,然而不同的是……在靠窗的书桌上,却是整齐地摆放着许多的游戏光碟。

    徐海躺在床上,身上只穿了一件背心和短裤,头上戴着个大大的耳机,手上拿着游戏手柄,盯着对面墙壁上的电视机,正在忘我地打着游戏。

    对他来说,这是帮助他忘记那些不愿意去想的事情,最好的办法。

    外面敲门声越来越大,他终于忍不住,取下耳机,十分不耐烦地过去打开了房间的门,然后看了下来人,面无表情地继续回到床上打游戏,仿佛那两人都是空气一般。

    陈陆和王枫走了进来,看着他叹了口气。

    王枫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u盘,扔到了床上,徐海的身边。

    “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为了弄这个,他这两天觉都没睡,看不看随你。”王枫语气平淡地说道,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看看吧,如果想通了……来酒吧,我们都在。”陈陆看着徐海,抛下这一句,然后也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间的门。

    “你们这么快就走了吗?要不吃了饭再走吧!”

    “不用了阿姨,我们还有事,不打扰了!”

    “哦,那好,慢走啊!”

    “好的,阿姨您忙!”

    ……

    卧室里。

    徐海望着自己手边的那个小小的u盘,皱了皱眉,拿起来用力往前面一扔,砸在了墙壁上,然后掉到了书柜的缝隙里。

    他继续打游戏,可是心绪却是越来越乱……

    不知过了多久,他打过了一关又一关,终于把这个游戏给打通,呆呆地盯着已经黑了的电视屏幕,他下了床,慢慢走到墙边,弓下身子十分艰难地把那个东西从缝隙中捡了起来,然后犹豫了片刻,走到书桌前,把u盘插进电脑的接口,操控着鼠标,文件夹里面只有一个文件,是一个视频文件,一百多兆大小。

    文件的名称是【最佳损友】

    鼠标在上面悬了几分钟后,他轻轻点了两下……

    视频开始播放,他的眼睛瞬间睁大,映入他眼中的,是一张张照片,这些照片出现在画面上,看起来制作得很用心。

    第一张,上面是两个面容青涩的男孩,他们穿着同样的迷彩服,站在操场上,两个人互相揽着对方的肩膀,烈日下,笑得都非常灿烂。

    这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大一军训的时候,他们俩被分到同一个连队,并且站在一起,那一个月时间,他们每天一起顶着烈日的暴晒进行训练,在一起偷偷说着教官的坏话,在一起谈论哪个女生长得可爱,哪个的身材好……

    从视频一打开,就有一首他之前没有听过的歌曲在播放着。

    前奏结束后,下面也是显示出了字幕,这是一首粤语歌,而且他能听出来,这是谁唱的,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

    【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

    【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

    【怀缅,时时其实还有】

    画面上,这时候变成了第二张照片。

    这张照片上依然是之前那两个青涩的青年,只不过这一次,背景变成了宿舍,他们在宿舍打牌,他们两个输得最多,脸上都被贴满了纸条,于是被让站在一起拍了个照,两个人依然揽着对方的肩膀,笑得非常灿烂。

    【朋友,你试过把我营救】

    【朋友,你试过把我批斗】

    【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

    【毕竟难得,有过最佳损友】

    然后是第三张照片,那是大二,他迎来了大学的第一次被甩,那一伙人带着他出去买醉,那个人背着自己回宿舍,自己没忍住吐在了他的身上,被另外几人拍了照,那个人无奈地翻着白眼,嘴角却依然带着笑容。

    【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保守直到永久】

    【别人如何明白透?】

    【实实在在踏入过我宇宙,即使相处到有个裂口】

    ……

    第六张照片,他们几个人站在黄山的最高处,还全都比着土到爆的“v”字手势,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脚当时摔伤了,这几个人给自己包扎了,一路扶着自己,照片上自己就把手撑在那人的肩膀上,所有人都笑得那么开心,像傻子一样。

    【问我有没有,确实也没有】

    【一直躲避的借口,非什么大仇】

    【为何旧知己,在最后,变不到老友?】

    ……

    【奇就奇在,接受了,各自有路走】

    【却没人像你让我,眼泪背着流】

    【严重似情侣,讲分手】

    一共十多张照片,每一张都能勾起他无穷无尽的回忆。

    最后一张照片,那是他们最后毕业时,几个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大喊着“永远不分开”。

    看完这个视频,徐海早已经是泪流满面。

    他没有换衣服,直接这身打扮地就朝外面跑了出去……

    ……

    酒吧里。

    三人坐在老地方,突然,陈陆笑着指了指后面,王枫看过去,也是轻轻一笑。

    洪宁转过身,站了起来,和来人抱在了一起。

    徐海:“对不起,兄弟。”

    洪宁推开他,瞪了他一眼皱眉道:“喂,搞清楚,我做这些,可不是为了让你跟我说这句话的。”

    他转身扯起一张纸,递给了对方,然后挥了挥拳头,嘴角翘起:“听着,这次我理解你,不过下次,你如果再对我露出那种眼神,我可真的要揍死你这个混蛋了啊!”

    “好!”徐海用力地点头,然后再次抱住了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