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千百十五章 白鹤童子的剑!
    执年太岁星君,前身是先秦山海界弟子齐新年,在封神时代,身入中土,以一己之力,外来之身,强行压制一国境内修道人,自立为国师,统合各方。

    他桀骜不驯,不服管束,不信命数。

    道祖无所不能,无所不知,能预料未来之事。

    世间万物,世间诸事,皆有定数,不可更改。

    正如当年齐师正,因命数之说,坐视自家弟子为人所杀,而不能出手相救。

    故而齐新年对此,最为厌恶,他天性桀骜,随性而为,故而才有当年在人间得道,剑斩封神台的举动。

    “诸圣确实无所不能,能观世事,能观万物,便是连我剑斩封神台的想法,也都在预料之中……我命中注定,死于白鹤童子之手。”

    齐新年哈哈一笑,说道:“但是世间万物诸事,终究不是一成不变的,昔年清原祖师成道,便不在诸圣所见的未来当中,如今的世道,与诸圣当年所推演出来的未来,也全然不同。”

    “近千年来,三界六道,死气沉沉,既然道祖有意超脱世外,天帝有意重定秩序,师弟我也不吝于多出一分力,打破这个腐朽的时代!”

    “今日出剑,非是我忠于天帝,非是我效力于天庭。”

    “而是我要破灭这充满桎梏的世道!”

    “师兄且看我的剑!”

    齐新年剑光流转。

    齐师正不断后退。

    这位执年太岁星君的剑光,灵活转变,却又凌厉无比,时而沉重,时而锋利,时而狡诈,时而刁钻,风格百变,不拘一格。

    齐师正心中微沉,他修行还在齐新年之前,一向认为自身的本领,要高于这位师弟,哪怕封神之后,也一直认为自身稍微压过师弟一筹。

    但今日争斗起来,他竟是有些招架不住。

    “师兄。”

    齐新年欺近身来,笑道:“你我神位已定,神力本是因神位,而固定不变的,也至多用香火愿力,来提升几分……你乃是财神,倒也是香火鼎盛,但师弟我不屑于借用香火,一直以来,都在思索着,如何将自身的神力,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更一直在钻研新的剑术。”

    齐师正蓦然一震。

    齐新年一剑把齐师正扫落下去,说道:“神力无法提升,不代表本事无法提升……当年我成为南梁国师之后,你便不再是我的对手了。”

    齐师正闷哼一声,倏忽退去千里。

    若不是封神榜上的正神,换作一位真仙,恐怕此刻已经陨落了去。

    轰然一声!

    青帝闷哼一声,倏忽而退。

    红衣也同样招架不住。

    清风不愧是修行千年的人物,毕竟是紫霄大仙门下,与当今道祖同出一脉,尽管以一敌二,但他道行高了一筹,便也依然能够取胜。

    “不过如此。”

    清风这般念着,目光一扫,朝着齐新年方向看去,闪过一抹寒色,道:“当年你陨落在白鹤童子剑下,今日再让你领教一番,白鹤童子的剑意!”

    他手中一翻,竟是一根翎羽,宛如剑刃。

    这一根洁白无瑕的翎羽,朝着那边斩了过去。

    齐新年神色凝重,但却没有半分惧意,显得极为兴奋,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那一年,他弃了国师之位,登临两界虚空,得道成仙,剑斩封神台,指向白鹤童子。

    那是他修行以来,第一次落败。

    那一次也让他丢了性命。

    死后封神,从此禁锢在封神榜之上,从此受天庭驱使。

    但他从来不恨白鹤童子。

    反而对那位击败了自身,号称天下无敌的童子,报以极大的敬意。

    千年以来,他钻研剑术,唯一的遗憾,便是他剑术哪怕钻研到了极致,也不能再与白鹤交手。

    “白鹤遗存的剑意!”

    齐新年当下弃了自家师兄,迎着剑意而去!

    然而清风眸光一凝,剑意倏忽一转,破了虚空,消失在齐新年面前!

    齐新年蓦然一怔!

    而这一剑,越出虚空,竟然出现在紫莲之内!

    苏庭身具黑莲,魔气森森,几乎要被紫莲所炼化,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根洁白无瑕的翎羽,刺向了他的眉心!

    这一剑乃是白鹤童子遗留。

    此剑虽非白鹤童子亲自出手,但三界六道之中,能接此剑者,寥寥无几。

    苏庭真仙巅峰,仗着黑莲,或可抵御,但他却在紫莲之中经受炼化,已经到了尾声。

    这一剑,足以诛灭苏庭!

    各方为之屏息!

    然而就在这时!

    雷霆骤响!

    苏庭面前的虚空,探出一物!

    雷道至宝,凤翅鎏金镗!

    雷霆骤响!

    一人从中走出!

    身材魁梧,浑身黑发!

    眸光金灿如火,顶上白发如霜,气态昂扬!

    白鹤童子的剑意,被他接了下来!

    “谁……”

    清风心中一惊。

    三界六道之中,能够接下这一剑的,屈指可数,几乎都在此处,各有对手,无法脱身。

    又是何人,能够接下这一剑?

    “该死!”

    齐新年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他向来骄傲到了极点,但清风这一剑,竟然越过了他,直指苏庭,视他为无物。

    便是放在当年,白鹤童子也不至于如此。

    他自认为可以尝试抵御这一剑。

    可清风偏偏让他连接剑的机会都没有。

    但更让他感到惊骇的是,让自身都没有十足把握接下的这一剑,竟是被另外一位神秘人物接了下来。

    齐新年顾不得剑斩清风,转头看了过去。

    “雷部总兵使者?”

    苏庭身前这人,宛如猿猴,魁梧至极,正是一尊山魈。

    这一尊山魈,缠绕雷霆,威势无穷,宛如雷神一般。

    但他身上,并没有雷部神灵的气息!

    在他身上,只有妖类成仙的意味!

    “不是古苍!”

    “雷部总兵使者,此刻正在镇压雷部诸圣!”

    “那么眼前这一位……”

    各方仙神,均有犹疑之色。

    苏庭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

    而这一尊山魈,面带冰寒之色,蓦然一拳打去,轰破了虚幻紫莲。

    “来者何人?”

    正一起身来,沉声说道。

    这一尊山魈扫了他一眼,沉声说道:“紫霄宫清原祖师座下真传弟子,真仙古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