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千六十六章 师祖与徒孙
    “道友似乎对幽冥真君苏庭,非常了解?”

    余安忽然抬头起来,看着那个少年,这般说道。

    少年含笑说道:“这是自然,在我记事以来,便对幽冥真君苏庭的一切,耳熟能详,无比熟悉,关于幽冥真君的任何实际,我都能尽数道来。其实他是个极为杰出,而且极为正派的人物,之所以叛出天庭,或许另有隐情也说不定……”

    余安神色复杂,说道:“若是他没有叛出天庭,或许很多人都会如你一般,对他无比尊敬,顶礼膜拜。但他如今的身份,居然还能有如此敬畏于他的,倒是让人感到意外。”

    少年摸了摸脸,眼神中闪过一抹幽怨。

    余安叹了一声,说道:“他老人家,算是贫道家中长辈,可惜不成器,叛出天庭,败了名声,坏了清誉,换在别人面前,贫道也难以启齿。”

    少年的脸色,愈发显得僵硬。

    余安勉强一笑,说道:“难得有个对他如此尊敬,甚至为他叛出天庭而开脱的,倒是让贫道意外。今日这一顿,算是贫道请你的。”

    他站起身来,说道:“道友在此用餐,贫道还有要事,往中元阁一行,待到归程,若是有缘,必与道友畅谈。”

    少年咳了一声,说道:“待到那时,我与你讲一讲幽冥真君的传奇故事罢。”

    余安点了点头,又笑了声,说道:“其实家师时常提及幽冥真君的事迹,只不过家师也只是知晓成仙之后的幽冥真君,在此之前的事迹,例如无敌神君的名号,大牛道人的名号,倒也不大清楚。回头还请道友与贫道细说,贫道回山之后,倒也能与师尊聊些家常。”

    少年点了点头,低头饮了口酒,似乎显得闷闷不乐。

    苏某人堂堂真仙,大能之辈,距离真仙巅峰,也就半步之遥,怎么就成了难以启齿的……完全不成器的……让人尴尬的长辈?

    离了玄元岛。

    余安回望一眼,不禁心绪沉闷。

    在余安心中,那位师祖的存在,着实是有些尴尬。

    原本一位冠绝千年的真仙大能,自然是本门的支柱,也是最大的靠山。

    然而自从师祖叛出天庭之后,处境便大有不同。

    哪怕是元丰山的长老弟子,对于当初的太上长老,也是抱有极为复杂的念头。

    或许只有少数人,例如授业恩师苏新风,例如大长老信天翁等人,才始终对师祖苏庭,保有许多亲近之念。

    但是余安没有见过师祖,难以有亲切之感。

    对于师祖,他只从典籍上,从言语中,在道听途说的传言里,知晓那位师祖的传奇事迹。

    无敌于人间,冠绝于当代。

    未足百年,成就真仙。

    甚至到了真仙上层的境界。

    但一切的荣耀与辉煌,都在叛出天庭之后,灰飞烟灭。

    对于那位师祖,他有些惊叹,有些畏惧,也有些崇敬……但却因为天庭叛臣的身份,而又感到疏远,感到尴尬,感到难以启齿。

    这些年间,他因为是苏庭的徒孙,在元丰山之中,都受到许多新辈弟子所嘲讽鄙夷,疏远孤立。

    后来踏足人间,却也发现,他这元丰山弟子的身份,固然尊贵无比,但是苏庭徒孙的身份,却让人敬而远之,甚至有人因此,试图诛杀于他。

    尤其是四重天时,奉命办事,途经一地,以元丰山弟子的身份,受到了招待,但因是苏庭徒孙,对方态度便疏远了许多,尽管不敢翻脸,却隐约有着请他离山的意味。

    听闻是当年为了抵御魔道,师祖号召中土各宗各派各族,尽数投入各方防线之中,死伤甚多……而在号召各方之时,师祖也动用了强硬的手腕,不免让人心生怨愤。

    可到了后来,师祖与魔莲有所勾结一事,传遍三界。

    因为被师祖号召去抵御魔道,而损伤惨重的中土各家势力,无比为之哗然,无比敌视于师祖。

    这位难以启齿的师祖,也让他颇为复杂。

    但在刚才,还是忍不住,想要维护师祖名誉,不许他人肆意妄言,加以贬低。

    “唉……”

    余安叹息一声,却忽然抬头。

    只见前方有着一行人,拦住了去路。

    赫然便是先前在酒楼之中起了冲突的那一行人。

    当头那个青年,气息绽放开来,令得大海翻腾。

    六重天巅峰的境界,在这人世之间,却也是强大的人物。

    “小道士。”

    青年伸手一按,说道:“你对那个罪仙,如此上心,必定与他有所勾结,今日我一定将你拿下,送到守正道门去问罪。”

    余安没有解释,没有多言,只是拔剑出鞘。

    作为元丰山的弟子,他也懒得多言。

    什么阻碍,只须一剑破去。

    无论对方出于什么原因。

    但眼下是挑衅自己。

    挑衅元丰山的弟子。

    单凭这一点来说,就算在此直接斩了对方,等对方背后的宗派找上门来,也足以给出一个交代。

    “找死!”

    余安一剑斩了过去!

    剑光足有数十丈!

    海面似乎都被一分为二!

    剑光之中,仿佛还蕴藏着雷霆!

    青年面色骤变,顿时取出一件宝物,朝着海中打了过去,方是定住了这裂开的大海。

    “你……”

    “如何?”

    余安神色冷淡。

    那青年只觉口干舌燥,心中沉了下去。

    先前这个年轻道士没有出手,他大约只知对方是六重天的境界,道行或许还比自己浅薄一筹,而自己还有这数位同门,足以将对方拿下。

    哪知这才出手,对面这个年轻道士一剑劈了过来,竟有如此惊天之威。

    就算是师叔那样的阳神真人,恐怕一剑斩出来,也不会比对方这一剑更强。

    “你是阳神真人?”

    青年只觉身体也都僵硬了下来。

    余安冷淡道:“阴神之境。”

    青年怔了一下,颇是难以置信。

    然而就在这时,旁边便有个同门,低声说道:“不是阳神,却斩出阳神般的剑术,此人恐怕来历不凡……只不过,以阴神之身,斩出此剑,一定消耗不少,恐怕是自觉寡不敌众,才运用这样的剑术,震慑我们,让我们不战而退,眼下他多半是法力将要耗竭了。”

    青年眸光闪烁,心中考虑着,要不要继续出手,又有多少把握能够拿下对方。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