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六六七章 云离之异!云宫之言!【一更!】
    云康已死。

    守正道门新任主事人未定。

    但因云康之变,众人对于守正道门,略有不满。

    苏庭如有念头,未必不可取而代之。

    “哦?”

    只见苏庭眉头一挑,似笑非笑,说道:“正仙道向来是清静无为,故而与世无争,你倒是颇有些想法。”

    云离神色平静,说道:“苏长老既然已经将守正道门主事人的地位,从上方拉了下来,便没有上去的意思么?当下众人之内,唯有你与齐宣,才全无嫌疑……齐宣不如于你,便也不能服众,而且,他对你也颇有敬意,你若担当此位,他必无异议。”

    苏庭闻言,摸着下巴,说道:“这么说来,苏某人真要担任此位,倒也不是难事嘛。”

    云离点头说道:“浣花阁诸位长老,受苏长老救命之恩,且有云康阻拦之事,令她们心中不喜。而先秦山海界齐宣,对于苏长老也颇多敬意,自无异议……云离为正仙道主事人,也愿见苏长老统领此番北上斩魔之事。”

    苏庭嘿了一声,道:“这么说来,就只剩下个西土佛宗,但似乎也不重要了。”

    云离说道:“当下是守正道门,一旦如此,必定极为不满。只不过……”

    停顿了一下,云离说道:“但苏长老此刻在守正道门眼中,却也是同样令人不喜的。”

    以往守正道门的主事人,便号令各宗的权势。

    但苏庭一番话,点破了固有的规矩。

    守正道门主事人的地位,被他拉了下来。

    各宗之所以愿听守正道门之令,不是惧怕于守正道门,只是敬重于守正道门,并且以往守正道门主事人展现出来的决策能力,确实足以令人信服。

    而今守正道门云康不足以担当此任。

    那么元丰山苏庭,足以服众,是否便能当得起此任?

    “权势……”

    苏庭吐出口气,说道:“纵为修行之人,终究不是断情绝性之辈,就如古衍长老,垂垂老矣,却也仍有权势之念……你这一番话,换在其他人身上,或许还真把人说服了去,可惜放在了苏某的身上。”

    云离闻言,沉吟道:“苏长老不愿么?”

    苏庭摊了摊手,说道:“号令各宗,地位无形之间高涨,满足一下心中权欲,但除此之外能有什么好处么?我道行也不会因此而突飞猛进,反而因为要统御诸事,必定劳心费力,阻碍修行,得不偿失。”

    云离闻言,稍感惊讶,过了片刻,才说道:“以往传言,苏长老年轻气盛,傲气凌云,而今看来,却是个性情洒脱,安于平淡之人。”

    苏庭摸着下巴,总觉得这话似有深意,仿佛在说他胸无大志。

    “也罢,苏长老既无此心,便安心等侯守正道门任命新的主事之人罢。”

    云离施了一礼,道:“贫道已完成掌教之命,这边告辞。”

    苏庭似笑非笑,说道:“听说正仙道的道士,无不是清静平淡,奉‘无为’二字,如何云离道长,却要劝我取而代之?你不想与我细说其中究竟么?”

    云离深深看他一眼,说道:“本门有十二静功,修至大成,无情无欲,无念无求,但昔年无上祖师,身为道祖,也未大成……至大成之日,已是超脱之时。”

    他叹了一声,说道:“贫道尚未成仙,虽成阳神,也是凡身,心中如何无念?”

    苏庭闻言,略微点头,笑着说道:“这个解释,还算可以,但你心中究竟有何念想,才会劝我取而代之?”

    云离沉默片刻,但终究没有言语。

    苏庭挥了挥手,说道:“也罢,既有难言之隐,我也不追问于你,此行我是元丰山主事人,你是正仙道主事人,也算平起平坐,也轮不到我来审问你。”

    云离苦笑道:“不说清楚,苏长老对贫道便不能放心罢?”

    苏庭缓缓说道:“你知道便好,既然你有隐秘,苏某难免要有提防。”

    云离迟疑了下,只说道:“如此也好。”

    他终究还是没有坦诚的想法。

    可实际上,两人话已说开,既然苏庭愿意跟他明说,也就代表,苏庭对他虽有提防与质疑,实则也是十分浅淡了。

    这少许提防,实也无关紧要。

    “贫道告退。”

    “慢走不送。”

    云离回了正仙道所在。

    苏庭微微皱眉,也真是有几分疑惑。

    各宗修行,各有不同,正仙道最注重清静无为,因此,按道理说,论起心境,正仙道出身的云离,本该是最为平静淡然的。

    但云离的言行,着实不似于正仙道真传所应有的风格。

    “怪了……”

    苏庭心中隐约怀疑,云离是否沾染了魔性,试图挑起各宗之间的不合,让这次斩魔之举的联盟,就此分崩离析。

    但细想之下,云离若真是魔道之辈,那么此时此刻,他最明智的举动,该是深藏隐匿。

    眼下在他苏某人面前挑起事端,不免显得令人怀疑。

    苏庭心中暗有疑惑,但对于云离的怀疑,并不算强烈。

    实则各宗之中,历年来均有被魔患所侵的例子,不单是先秦山海界,便是守正道门与元丰山,也不例外。

    但正仙道的真传,心境平淡,少有欲念,反而极少有门下弟子被魔患所侵的例子。

    他正在思虑当中,却听得些许动静,转头看了过去,正是浣花阁诸位长老所在的方向。

    “云宫姑娘?”

    苏庭站起身来,看向了那个年轻女子。

    云宫脸色依然苍白,双唇也无血色,只是相较之下,气色却也比先前要显得稍好了几分,毕竟正仙道的丹药,终究不是凡品。

    “苏长老……”

    “你伤势颇重,还是好生歇息,静心恢复为好。”

    “云宫此次作为主事之人,遭魔道设伏,门中弟子四散而逃,至今不知处境如何,着实难以静下心来。”

    云宫叹了一声,忽然说道:“浣花阁的行迹,被魔宗得知,并能提前设伏,足可断定,仙宗之内,必有入魔之辈,且身份不低,只是至今未知,究竟何人……查不出此人,互相之间,俱都不免心有猜疑,难免心有不安。”

    苏庭微微皱眉,思索道:“你想说什么?”

    云宫轻声道:“守正道门新的主事人,尚未定下,而即便定下,谁也不知新一任主事,是否也已是入魔之辈?而眼下浣花阁众弟子,俱在危局当中,苏长老若能担起此任,发号施令,接引我浣花阁诸位弟子,才能解救得她们安然归来。”

    苏庭微微皱眉,未有即刻回话。

    他心中隐约察觉有着几分异常。

    前头有云离,后方是云宫。

    俱都是劝说苏庭,取代守正道门主事人在此发号施令的地位。

    如若往更深一层去想,此举不免有元丰山取代守正道门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