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六四四章 各宗筹备!
    浣花阁。

    此番已然定下,以云宫为首,带领门中六十余位弟子,北上斩除魔患。

    实则此次,也算是对于各家仙宗弟子的一场磨练。

    不出苏庭所料,苏悦颦也在此列。

    只是他并未想到的是,小精灵也在此中。

    此次倒是小精灵主动前往,只因为苏悦颦北上斩魔,她有些不大放心的缘故,其次,在浣花阁中,跟随前代阁主修行,所获不小,也须一场磨练,检验自身所学。

    “我家大牛也去北方哦?”

    小精灵鼓了股脸颊儿,道:“不许骗我。”

    当代阁主颇感无言,说道:“他而今堪称仙家之下,斗法本领最高,元丰山此行主事的半仙,已换成了他,并有六位长老同行,骗你作甚么?”

    小精灵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对了,刚才说我去北方,打死一个入魔的,奖我一瓶丹药,要怎么来算的?”

    当代阁主取出一物,交与小精灵,说道:“此物自然会有记载。”

    小精灵甚是满意,取过了此物,便朝着苏悦颦那边飞了过去。

    阁主沉默了许久,轻叹了一声。

    一尊天地孕育的真神,如何就变得如此财迷了呢?

    先秦山海界当中。

    “此去北域斩除魔患,以齐宣主事,诸位好生相助。”

    “是。”

    谁都知晓,齐岳死后,齐宣再无阻碍。

    尽管当代掌教并未授意,但门中长老弟子,凡是明眼之人,俱都知晓,先秦山海界未来掌教便是齐宣。

    而近来几桩事情,均是齐宣为主,处置妥当。

    这是掌教给予他的机会。

    这是积攒功劳资历的机会。

    只要齐宣没有出错,几回下来,功劳显赫,便可名正言顺,继承此位。

    尽管未有明言,但众人尽都心照不宣。

    “祖师有言,此去北域,小心谨慎。”

    掌教看向齐宣,说道:“这次北上斩魔,乃是天帝亲自下旨……据祖师听闻,就在你从地府归来的前后,六道轮回之所,经魔道所侵,秩序乱了许多,天帝下令除魔,应当与此事有些干系。”

    齐宣微微点头,神色稍微凝重了几分,却想起了苏庭来。

    苏庭在他之后,离开的地府。

    那么魔道乱了轮回秩序,苏庭可碰上了否?

    “此次元丰山主事之人,又是何人?”

    “正是苏庭此人。”

    “看来元丰山确实对他极为信任,先是攻打七尺白鹤一族,又是北上斩魔之事,尽都交与苏庭主事……未来他即便不能成为元丰山掌教,也必是元丰山的中流砥柱。”

    “不错,苏庭此人,今后须得多加注意。”

    “弟子知晓。”

    守正道门之中。

    司天监屡屡传来的诸般事情,也让这座中土第一仙宗,颇是感到惊讶。

    但这却也并不妨碍斩妖除魔之事。

    尽管中土以北,非属守正道门所在,但三界六道之内,但凡妖魔作乱,守正道门弟子,便有斩妖除魔之责任。

    “天庭有令,我等仙宗,北上斩妖除魔。”

    掌教传令道:“本门此去八位长老,百位弟子,务必除去魔患之影响。”

    众弟子尽数应下。

    而此事却也传至葛正轩耳中。

    在前次得知苏庭与老鹤一战后,这位生而仙体的谪仙,如今也已真正踏破仙道的仙家,也不禁沉默了许久。

    只因为那老鹤非属凡俗,乃是白鹤童子的传承,更得了三式剑道之中的第一式。

    葛正轩悟得一式,深知此剑之不凡。

    但苏庭道行低于老鹤,依然能够在老鹤剑下存活。

    这不禁让他陷入沉思之中。

    但这一番思索,也未过多久,便被他抛之脑后。

    而今放眼世间,最是吸引他的,莫过于这三式鬼神莫测的剑道。

    北上斩魔之事,也传至他的耳中,但他并不在意。

    “守正道门以除魔卫道为己身,此去北方斩魔,意料之中。”

    葛正轩暗道:“正仙道最是清静无为,好生在山中炼丹求道,也就是了,何苦如此多事?”

    这一番话,正是他记载符纸当中,传于正仙道掌教的言语。

    正仙道与守正道门,同样被誉为道门祖庭。

    只是相较之下,正仙道一向对于世间之事,不甚在意。

    西方。

    佛土。

    禅音阵阵,佛光绽放。

    上头有一尊菩萨,光华闪烁,面带慈色。

    “听闻玄策入灭之时,魔道宗主苏关儿,侵入轮回,搅乱秩序,错乱了许多投胎转世的方向与时机。”

    “而今阴天子震怒,上报天庭。”

    “天庭帝君传下旨意,斩除北方魔患。”

    “天帝旨意当中,虽未提及我西土佛门,但度化魔头,清静世间,还得一片祥和大地,也是我佛慈悲之心。”

    “你等三十余佛子,尽都修行有成,但不曾离开这佛门净土,此次北行,正可知晓,世间险恶,魔道凶狞。”

    “入世之后,方知出世之可贵,才可领悟佛法之真谛。”

    那菩萨徐徐说来,语气平静。

    下方三十余位佛子,尽数躬身应是。

    元丰山中。

    “此次北上,本该有谢长老主事,但前次攻打七尺白鹤一族,谢长老伤势未复,而苏长老有意北上,故而此番便由苏长老主事。”

    掌教说道:“陈长老,你等几位,均是修行多年,而苏长老本领虽高,可以稳住局面,毕竟年纪尚浅,余下许多繁杂事情,他或许处置不来,甚至不愿理会,便还须你等同往。”

    这些位长老,神色之间都有些怪异,俱都躬身应是。

    前次攻打七尺白鹤一族,这几位长老,并未一同前往。

    故而未曾真正接触过苏庭,只知此人本事极高,但却修行日浅,实则只是个后生晚辈而已,并且还是从山门之外,招揽回来的。

    对于这位苏长老的本事,他们虽然难以置信,但诸位同辈长老俱都赞赏不已,倒也让他们没有多少质疑。

    就算有所夸大,但能斩半仙,却还是事实。

    这样的本事,也足以让他们压下心中任何不满。

    掌教缓缓说道:“六十位弟子,尽都挑选完毕,明日启程。”

    陈长老迟疑了下,道:“既是苏长老主事,那么苏长老人在何处?”

    掌教顿了一下,苏庭此去黎山,是为私事,但他声名才起,不免有些损害名声。

    考虑了下,掌教才说道:“苏长老攻破七尺白鹤一族后,又得本座之令,另有要事,先行去往黎山处置,并留下了一艘法船,等侯陈长老等诸位,前往黎山汇合。”

    陈长老闻言,肃然起敬,道:“苏长老虽非出身于此,却不亚于我等长老,攻打七尺白鹤一族,出力最盛,又马不停蹄,再执掌教之令,如此尽职尽责,着实令人敬佩。”

    掌教神色古怪,却未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