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六四零章 仙宝楼船!应风转世!
    元丰山中。

    红衣魂魄已入青莲,经信天翁及掌教处理,栽入通玄界之内,等侯青莲生成神体。

    而苏庭归返洞府,则在静修。

    小白蛟以及那五只小妖,则因此次建功,受益极大,而今也俱在修行当中。

    至于那头老虎,还有两匹马儿,俱都十分羡慕。

    “千变万化,不死之身,得以小成,在人世间,堪称立于不败之地。”

    苏庭暗道:“除却得道的仙家,天宫的正神,便可无所畏惧……那千年老魔或许有击破不死之身的本领,但是没有十足把握,倒不至于出手了。”

    他此番斗法,亦有许多领悟,也还残存着不浅的伤势。

    不死之身,变化血肉,从而避开要害,但剑气存留,却非那般容易驱离的。

    何况关于神甲之事,他也还颇是心疼。

    只不过经此一事,他在元丰山之中,地位之重,无可撼动。

    在七尺白鹤一族中,苏庭成了主事之人,并在攻破七尺白鹤一族的过程中,出力最大,堪称定了胜局。

    同行的诸位长老之中,哪怕是半仙之辈,也对他已是极为敬服,未敢失礼。

    此事暂未传开,但不过两三日间,诸位长老教导弟子之时,关于其中的一切,必将传遍元丰山。

    “也算名正言顺了。”

    过得三日。

    苏庭才将自身的修行,梳理清晰,也将残余的伤势,尽数清理干净。

    他此时方是出关,又对这一虎二马,稍微加以指点,命它们看护洞府,才下了山去。

    一路行来,门中上下,无数目光,无不饱含敬畏。

    门中上至长老,下至弟子,俱有敬色。

    不乏许多弟子,对他躬身行礼。

    就连前次被苏庭所伤的松溪,得见苏庭时,却也神色复杂,却拜了一礼,口称苏长老。

    “客气了。”

    苏庭待他行礼完毕,伸手将他扶起,鼓励道:“好好努力,如能早日得道成仙,必是本门中流砥柱。”

    松溪满面复杂,终是点了点头。

    苏庭拍了拍他的肩膀,才朝着炼器阁而去。

    之前那件仙宝,轰破了七尺白鹤一族的护族阵法,沉入海面之下,大地之底。

    但在苏庭斗法老鹤之时,因是谢长老的法力残存,便被谢长老收了回来,于法船之上,交还于苏庭。

    此宝展露出来的威能,可谓是极为不凡,曾是天岭老人所在宗派的镇山至宝。

    只是对于苏庭而言,此宝积蓄的时候,着实太过于长久,如此次攻打白鹤一族,也是经过谢长老与邱长老二位半仙,接连不休地灌注法力,才能展现出这样的本领。

    对于个人而言,此宝有许多方面,着实不便。

    故而苏庭还是有心将此宝交与元丰山。

    而掌教却也因苏庭的功劳,准许苏庭在门中,换得一件仙宝。

    苏庭挑选不得合适的仙宝,反倒是取了一座堪比仙宝的楼船。

    从此之后,人间之内,可轻易去得。

    “不急不急。”

    苏庭暗暗说道:“待我得道成仙,再寻个机会,将如今手中的宝物,尽数炼成仙宝层次……到时本领必然更上一层,而今毕竟道行不足,便是有仙宝,也不见得可以尽数施展出来。”

    他这般念着,宽慰自身,朝着炼器阁而去。

    炼器阁的矮胖老者,近来心情不好。

    因为苏庭对于那楼船的装饰,不甚满意,而掌教下令,让许长老修整一番,改换风格。

    那矮胖老者郁闷了许久。

    而苏庭每天都得去看一看,自家那楼船改变的进度。

    这一日。

    苏庭从炼器阁下来。

    可却碰上了一位道童。

    这是元丰山主峰大殿前的道童,常为掌教传讯。

    见得这个童子,苏庭便停下了脚步。

    “是来寻本长老的,还是上炼器阁寻许长老的?”

    “弟子奉掌教之命,来请苏长老。”

    “好罢……”

    苏庭耸了耸肩,倒也不怎么觉得意外。

    他跟随这道童,徐徐往主峰而去。

    拾阶而上,直至大殿之中。

    “见过掌教。”

    入殿之后,苏庭便朝着掌教行了一礼。

    “苏长老无须多礼。”

    掌教稍微抬手,道:“苏长老可知,本座寻你至此,所为何故?”

    苏庭微微摇头,说道:“不知。”

    掌教叹道:“是地府一事。”

    苏庭闻言,心中略沉。

    掌教说道:“前次攻打七尺白鹤一族,本门折损多位长老,魂归地府之中,半数则顺应天机,经六道轮回,即将投胎转世,而余下的数位,愿留于地府,作为阴冥鬼神。”

    苏庭叹了一声,说道:“如此,也未尝不可。”

    掌教说道:“本座与地府探寻了一番,得知诸位长老魂归地府之后的去向,也已得知应风的所在。”

    苏庭闻言,沉默了下来。

    此次攻打七尺白鹤一族,元丰山长老俱有折损,而应风的授业恩师,虽未身殒,却伤重至今,尚未恢复。

    至于应风之事,这位长老至今都未知晓,也因伤重,而来不及问询苏庭。

    但此事迟早要让他知晓的。

    他这一生,最为骄傲的,不是他本身半仙层次的道行,而是他教导出来的真传弟子,未足百岁,已有得道成仙之望。

    然而如今应风夭折,一旦知晓,这位长老心绪如何,却也难料。

    “应风投在何处?”

    “葛判查阅了一番,告知我元丰山,应风投于北方。”

    “北方……”苏庭顿了一下,问道:“中土北域?”

    “大周境外,北域之北。”

    掌教叹了声,说道:“这是关于应风今世的出身,你且看看。”

    言语落罢,便见掌教取过了一物,抛了过来。

    苏庭伸手接过,只觉十分阴冷,心知这是阴冥的符诏,当下法力运转,观看应风今世的出身。

    过得半晌,苏庭手中的阴冥符诏,倏忽燃尽。

    “苏长老想要如何行事?”掌教叹了声。

    “还能如何?”

    苏庭神色如常,说道:“他前生因我而遭劫,今生自当度他回山。”

    掌教沉默了片刻,说道:“前世今生,怎能说得尽?”

    苏庭低声道:“而今对他有愧,但求得以问心无愧……至于回山之后,便留还他恩师教导罢。”

    掌教神色异样,但终究是点了点头。

    “除应风之事外,还有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