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四九九章 本座无敌神君,苏庭是也!
    “是谁要拿我家的蛟龙去当护山神兽?”

    这一句话,语气平淡,声音清澈,显然那出声之人,尚是年少。

    听得这个声音,那头在海中翻弄浪潮的蛟龙,倏忽却平静下来,眼眸之中,似是放松了许多。

    至于这头白鳞小蛟,更是十分欢快,若不是被母蛟拦住,它便想要朝着声音来处游去。

    而周边法船,俱已结阵,因为先前结阵之时,被那蛟龙搅弄浪潮,打碎了十余艘,故而余下之人,心有戚戚,均是凝重。

    至于天上的十余位上人,以及那位真人,本以为降服蛟龙,已在眼前,哪知忽然多了一个少年声音,不禁让人心中一凛。

    “何方来人?”

    那真人喝道:“现身出来!”

    他阳神扫视各方,一无所获。

    而就在这时,那少年徐徐说道:“别瞎看了,我这便过来。”

    声音才落,这位真人便见前方天际,来了一艘楼船,乘风破浪而来。

    那楼船格式极为精致,但不似东海风格,似是中土船只。

    真人眸光落去,只见那船头之上,立着一个少年,背负双手,神色淡然,颇有高人姿态。

    而在少年肩上,站着一只青色鸟儿,身侧则有一道阴神伴随。

    船头上还趴着几只精怪,朝着这边看来。

    “少年人,适才开口说话的,便是你么?”

    这阳神真人扫了一眼,虽然觉得这少年气息寻常,道行不高,但这艘楼船,却是上等法船,并不简单,故而语气还算客气。

    那少年闻言,微微点头,道:“正是。”

    阳神真人缓缓说道:“这头蛟龙乃是东海生灵,堂堂妖王之尊,何时成了你的蛟龙?小小年纪,胡说八道,也不怕闪了舌头……念在你还未坏本座大事,给你长辈一个颜面,你自行退去,本座便不追究。”

    他倒也颇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少年人,只是这法船太不寻常,兴许背后便是一大宗门,又或是哪位高人的真传弟子,终究让他有些忌惮。

    只是这少年笑着说道:“你也还算客气,如此也罢,本神君不追究你的罪责,你撤了这法阵,带着你满门老小,回家去罢。”

    这阳神真人闻言,当即大怒,喝道:“便是你家长辈来了,怕也不敢让本座就此退去……就凭你这少年,口出狂言,阻我大事,是要寻死不成?”

    他为了围杀蛟龙,布置多日,便是为了取得蛟龙血,炼就一炉大药,能使他道行增益,达到七重天的巅峰。

    阻人修行路,便是深仇大恨。

    此时此刻,这真人却是动了真怒,甚至想要出手。

    只是他正要出手之时,却见那少年蓦然往前迈步。

    少年的脚步,迈出了楼船之外,踏在了半空上。

    而另一只脚,也迈了出来。

    他没有落下。

    他双脚悬空,立于半空。

    “你……”

    这真人心中一凛,露出讶色。

    身后的诸位上人,无不为之心惊。

    面前这少年,分明是气息低浅,如何能够踏空而行?

    须知脱离大地,踏空而行,腾云驾雾,少说也须六重天境界的上人,才有这个本事……甚至于在东海,许多修行流派的不同,还须达到七重天的层次,方有腾云驾雾的本领。

    然而这个少年,怎会如此令人捉摸不透?

    “你要动手?”

    少年身上蓦地迸发出一股气势,煌煌如烈日,浩荡如仙神。

    虽是真人,却比寻常真人,更为强盛许多。

    对面那真人蓦然一震,闷哼一声,惊退半步。

    苏庭背负双手,倏忽收了气息,缓缓说道:“念在你适才还算客气,没有直接动手,苏某便给你一个先出手的机会。”

    那真人面色变了又变,又朝着那蛟龙看了一眼,满是忌惮之色。

    或许这少年没有大放狂言,毕竟是阳神真人,兴许这蛟龙当真与他有些关系。

    这一条蛟龙,已经是妖王之境,且论起本领来,作为龙属,比之于寻常真人,更为强悍……所以他也不敢言胜,才要借助身后这些位上人来结阵,更是让门中弟子,借助楼船,在海面上结成大阵,才有把握将蛟龙拿下。

    如今加上面前这位阳神,两相联手,如何还能得手?

    苏庭似是看出他的念头,徐徐说道:“你大可放心,我让它先不要动弹,再来与你单挑,而且我还不使法宝,你可以尽出手段,包括你身后那些上人,可以一起结阵上来,正好让我练练手。”

    那真人面色变了变,他尽管心中恼怒于这少年语出狂妄,但心中却也更是忌惮。

    这少年越是狂妄,便显得他越是骄傲。

    而越是骄傲的人,往往越有本领。

    只是心中虽然忌惮,可作为一宗之主,此番举宗之力尽出,前来擒拿蛟龙,眼见功成,若是就此退去,无功而返,未免令人太过于不甘了些。

    而且如此示弱,日后这宗主之威,怕也不能服众。

    他心中犹疑不定,但自忖有着十二位阴神修炼到上层境界的六重天同门,未必不能击败这个少年。

    但他正要应战之时,心中却忽然一凛,想起了近来声名鹊起的一位人物,也是性情狂放,胆敢与先秦山海界高徒一决生死的中土少年人。

    更巧合的是,那位中土当代人杰,自称姓苏。

    而适才这位,也以“苏某”二字自称。

    难不成眼前的少年,便是近来名声显赫的那一位?

    这真人心中略感忐忑,深吸口气,道:“适才是我看走眼了,未有察觉尊驾竟是一位真人,只当后辈看待,着实失礼。”

    说着,他神色凝重,施礼道:“敢问尊驾是哪一位真人?”

    而在此时,那少年楼船来时的方向,也有不少动静。

    有些人腾云驾雾而来,有些人驾驭法船而来。

    这些人多是刚才与苏庭同在岛屿之上,被这真人率领全宗围杀蛟龙的动静,所引来的。

    其中一座楼船,赫然都是女子,其中一个,正是先前跟苏庭说过话的少女,名为云玲。

    “咦?”云玲看见了前面的楼船,也看见了脚踏半空的少年,露出惊讶神色。

    “怎么了?”她的师姐这般问道。

    “师姐,这就是我先前说的那个少年。”云玲惊讶道:“他好像道行也不高的,怎么会踏在空中?”

    “这个少年?”那师姐倒吸口气,适才云玲说过,在岛上遇上一个带着青鸟的少年,她还不以为意,此时却不禁心中震动,低声道:“他绝不是寻常少年。”

    正在这时,那位率领着十二上人的阳神真人,也已开口。

    “尊驾是哪一位真人?”

    听得这句问话,苏庭忽然觉得对面这家伙有些上道,这回“正名”的机会又来了,不禁心头暗爽。

    于是众人所见,只见那少年双脚凌空,双手背负在后,望着天空,满是寂寞萧索之态,不缓不急,徐徐说道:“本座……无敌神君,苏庭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