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四八零章 豪气顿生苏神君!
    场面寂静,众皆沉默。

    先前苏庭与齐近林斗法,仅以天眼神通,即可取胜。

    这样众人便也有一种错觉,他只是仗着这只天眼的神通,仅此而已。

    东樵便是这般认为,他自觉斗不过齐近林,但齐近林败在天眼神通之下,他却未必会败,毕竟己身体魄强悍,应能承受天眼神通接连轰打。

    只须近身来,便可将这孱弱不堪的少年,一拳击败。

    然而,他确实承受住了天眼神通。

    但这看似孱弱不堪的少年,竟是在瞬息之间,穿上了一层极为古怪的甲胄,顿时气力暴涨,将他抵御住了。

    若仅是如此,也便罢了。

    那少年的法力之中,竟然带着几分雷霆,将他瞬息僵住。

    而接下来,他还未恢复,便被拍了一砖。

    他直至此时,也颇是不服,但却已无力再战。

    “东樵失算了。”

    “这少年天眼神通,着实厉害,但他本身,似也不差。”

    “适才爆发的力量,能与东樵抗衡,但未有压制住东樵,还局限在七重天之内。”

    “若是有人自觉可以抵挡得住他的天眼,本领在七重天之上,倒是可以与他争上一争。”

    “为了那宝册,老夫以大欺小,倒也顾不得了。”

    就在这时,忽有一人上前。

    这是个老者,鹤发童颜,既是白眉白须,又是身着白袍,颇有道骨仙风姿态。

    而他一身气息,赫然是在八重天的境地。

    红衣面色微变。

    小精灵也略有担忧。

    “忒不要脸,这么老了,居然还来欺负我家大牛?”

    “先前葛正轩说过,憾未能与苏庭同等境界一战,只因苏庭修行太晚,时日不长……这老前辈如今倒颇有以大欺小之嫌。”就连红衣也不禁为之蹙眉。

    “没事的,不用怕,我家大牛可聪明了,能屈能伸的,才不会被人占便宜,任人家以大欺小的。”小精灵坚定地相信大牛道人,满是肯定,连连点头道。

    “来来来!”

    苏大牛豪气顿生,指着那老者,道:“过来过来。”

    “……”

    “……”

    小精灵和红衣顿时沉默无言。

    苏庭斗得心念正盛,体内仿佛有一层气息,炽烈无比,意欲喷薄而出。

    他心知这是一个契机。

    物极必反!

    阴极生阳!

    他的阴神,已经修炼到了极致。

    此时的迹象,便是物极必反,阴极生阳的征兆!

    只要把握住这个契机,便可成功在阴神之中,孕生一点阳气,种下阳神的种子!

    到了这一步,便堪称是半步跨入了阳神真人的境地!

    “压下两件法宝,赶紧上来!”

    苏庭急不可待,颇有欲火焚身之状。

    “……”

    白袍老者怔了半晌。

    “……”

    场中众人,总觉得这好端端一个正经的场面,显得十分古怪。

    先秦山海界之中。

    “这少年倒真是出人意料之外。”

    掌教眸光闪烁,道:“先后击败近林,以及及那个东樵,如今又不惧这八重天的人物,似乎每次出手,都不曾尽力,本领一点一点展现出来,倒是古怪了。”

    齐宣眉宇紧皱,道:“但他的道行,究竟位在哪个层次?”

    掌教闻言,侧头问道:“关于中土苏庭的消息,调出来了么?”

    那长老正要说话,忽有喜色,道:“来了。”

    他取出一本簿册,烧去一张符纸,贴在其中一页,旋即擦去符纸灰烬。

    符纸灰烬擦去,原来空白的页面,顿时便是呈现出许多文字。

    待到此时,这位长老方是将这一页撕下,恭敬递上。

    掌教接过了关于苏庭的消息,顿时沉默,他眸光闪烁,又递给了众人。

    诸位长老均是过目,面面相觑。

    齐宣道行虽高,辈分较低,最后才接过这页纸张,待看清手中的记载,顿时沉默下来。

    “好一个苏庭!好一个大牛道人!好一个无敌神君。”

    掌教吐出口气,神色之间,颇是异样。

    齐宣神色微沉,一言不发。

    从上面记载,这位所谓的苏神君,有着战胜阳神的本事,但他目前,应是货真价实的上人。

    只是这个上人,在场之中,谁也不敢轻视。

    因为他着实不是一般的上人。

    不提他的事迹,单是他的修行进境,便太过于惊人了些。

    初出茅庐,名声初起,在中土大周京城司天监盛会之中,当时尚是三重天道行,年轻一辈争锋,踏破四重天,成就上人之后,斩获魁首。

    若仅如此,到不足以让这些位阳神真人感到惊异,只是一个杰出后辈而已。

    然而此后,苏庭事迹,当真有些惊世骇俗。

    尤其是诛灭一位八重天巅峰的大真人,从而名声大燥。

    他虽是上人,却有胜于真人的本领。

    但这一点,先秦山海界之中,六重天巅峰的弟子,未必便办不到。

    可是短短时日,从三重天道行,直到踏破上人境,到了如今,阴神造诣修至极致,成为六重天的上人……如此进境,先秦山海界之中,竟是无人能比。

    “阴神之辈?”

    “可他分明展露出不逊色于阳神真人的神通。”

    “你怎么不说,他还曾经诛灭过八重天的大真人?”

    “会不会近来已有突破?”

    “那便更是代表,此人之天赋,尤在你我猜测之外……”

    “先前他出手时,确实是阴神的法力,并未有所进益。”

    “这个……”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一个未成阳神的后辈,将之击败,又能让先秦山海界挽回多少颜面?

    问题在于,现在更不是击败了他,而是本门的一位阳神真人,败于这上人的手中。

    此事一旦传开,必定是会引起轩然大波,可谓颜面扫地,甚至比葛正轩之事,尤为令人羞耻。

    “本门作为道祖传承,道统深沉,传承至高,所学所识,俱是当世绝顶,门中弟子更是根基稳固,俱有长辈教导,向来有着越境界而败敌的本领,今日竟被人反过来,阴神上人败了本门阳神真人?”

    “这等奇耻大辱……不如趁着他修为境界未有被人知晓,提前将他灭口算了?”

    “鲁莽!简直胡说八道!”

    “可问题是击败了他一个上人,却是全然无益,可不能败他,岂非坐实了本门后辈远不如正仙道与元丰山的传言?”

    “这场挑战,简直是吃力不讨好,如陷阱一般……葛正轩莫非是又挖了个坑,让咱们去跳?”

    “众目睽睽之下,已是跳下去了,如今该怎么办?”

    “近林师弟败了,本门八重天以下,无人是其对手。”

    齐宣看向掌教,低声道:“而即便阳神真人能胜,也是以境界相压,难免落人口实……”

    掌教回身问道:“那么,同等境界,与之一战?”

    齐宣顿时苦笑出声,低声道:“本门阳神真人,七重天之内,尚且没有取胜把握,何况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