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四一四章 驾虎而行,青铜小旗
    道路之上。

    遍地狼藉。

    苏庭站在那猛虎之前。

    猛虎匍匐在地,头颅低垂,以作臣服。

    “也罢。”

    苏庭淡淡道:“换在之前,我多半便把你吃了,现在要回老家一趟,正缺个威风些的看门狗,也算你这虎精的造化。”

    说着,他翻身跃上虎背,那猛虎才缓缓起身,驮着他逐渐行去。

    直到此时,袁方是回过神来,看着苏庭的目光,已是无比复杂。

    不过一念之间,土地迸裂,飞沙走石,又见天象骤变,雷霆炸响。

    而这个被他视为江湖术士的少年,凌空而行,执掌雷霆,连山都被打得崩塌。

    这样的手段,不是神仙,又是什么?

    适才这头仿佛不可抵挡的凶虎,此时匍匐在那少年脚下,如同一只温顺的黄猫。

    若说他心中还有几分固执,觉得先前的场面,是江湖术士蒙蔽世人的幻景,那么连猛虎都为之所蒙蔽,又与真正的神仙法术,有什么区别?

    “苏……”

    袁顿了一下,勉强撑起身子,双膝跪地,拜伏道:“苏先生。”

    苏庭头也不回,随手一挥,道:“本神君大人有大量,你我以往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袁神色复杂,看着那头猛虎,驮着那少年,渐渐远去。

    “袁大哥?”

    适才那青年忽然开口问道:“你认得那位神仙?”

    “我……”

    袁沉默了下,道:“我之所以弃去朝廷俸禄,便是因为他。”

    那青年惊道:“还有这样的渊源?”

    袁顿了下,扯出一缕僵硬的笑意,道:“今后,我与你们细说。”

    苏庭孤身出去,转眼便骑着一头庞大的猛虎归来。

    那七只精怪见了,都瑟瑟发抖。

    山林之中,猛虎一吼,寻常生灵都要为之震颤,而就算是精怪,往往也难逃虎口。

    何况这一头猛虎,也是成了精的。

    两匹马精连同五怪,都感到惊惧。

    倒是小白蛇,以及那只猫头鹰,都已成妖,不大把这头凶虎放在眼里。

    “你没事骑只老虎回来干什么?”

    小精灵偏了偏头,道:“道行这么低,有什么用?你要是能把上次在仙酒那里种下印记的妖仙老虎给降服了,才叫本事。”

    苏庭咳了声,说道:“这不是没遇上嘛,日后见得那妖仙,再降服了它,至于这头……现在我要回家,衣锦还乡,充个脸面呗。”

    小精灵翻了个白眼,嫌弃道:“一只虎精,都没能化妖,平白跌了你苏神君的名声。”

    苏庭摸着下巴,道:“姑且当个口粮罢,过些时候,杀了过年,大概比杀年猪,要好吃些罢?”

    这虎精颤了一颤,眼神之中,露出了骇然色彩。

    苏庭吓了它一回,稍作打压,也没有再多言,免得这虎精自觉必死无疑,鱼死网破。

    而他话锋一转,提起了跟袁以往的恩怨,又有一种全然不把这老虎放在眼里的味道。

    虎精心中愈发颤动,更为惧怕,战战兢兢,生怕出错。

    “你跟那中年人,还有这么一段渊源?”

    小精灵稍有感叹,道:“不过以你的性子,没有把他弄死也就怪了,今次居然还救了他?”

    苏庭嘿然笑道:“苏神君大人有大量嘛,不过话说回来,九天之上的真龙,怎么会跟土地之下的蚯蚓过不去?当初跟袁那点儿事情,我也并未放在眼中,他之前在我眼中,如同蝼蚁,但此次我从外边游历归来,再见得此人,倒也觉得,他勉强也算个故人。”

    说到这里,苏庭却忽然一叹,道:“我才出去没有多久,便有了这样的想法,日后修行漫漫长路,不知多少亲朋故旧离世,不知那时,又是怎样的心境。”

    落越郡就在眼前,遥遥可见。

    苏庭骑虎走了小半天,还是觉得坐在马车上更为舒适,改而驾车而行。

    那头虎精,跟随在后,但苏庭给它施了个法术,落在寻常人眼里,就是个块头极为惊人的大狗。

    毕竟官道上,也有行人来往,看见这么一头大虎,难免惊惧,吓坏了人可不好。

    “那个地方。”

    苏庭指着一处拐角,道:“我初出落越郡,有人前来追杀,我便是在那儿等侯,杀尽了他们,而且用五行甲,化成水行力士,溺死了他们,看起来像是意外……也是袁执意要将我捉拿归案的原因之一。”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当时自己在那儿等侯追兵,结果那几个脑袋被门夹了的家伙,直接便沿着官道追过头了。

    他这般念着,有些想起表姐,心中盘算着,待得什么时候,踏破阳神境界,便可以去寻表姐了。

    他才这么想着,前方却有一家三口,背着包袱,徒步而行。

    “爹,娘。”

    那小孩儿指着苏庭,道:“你们看,他是来咱们这儿演杂耍的罢?要不然咱们明天再去寻亲,今晚回去看杂耍罢?”

    “……”

    苏庭怔了一下。

    小精灵斜了他一眼,神色古怪。

    苏庭扯了扯嘴角,暗骂道:“这是哪家的熊孩子,我怎么没见过?什么叫演杂耍的,这小子是瞎了么?有我这么气质出众的神仙中人,来演杂耍?”

    他翻了个白眼,不禁四下打量了几遍,又沉默了下来。

    小精灵扮成了青鸟。

    虎精扮成了大狗。

    两匹骏马,五只小怪,连同一只猫头鹰。

    这样的阵仗,还真有些像是游历四方,演杂耍为生的江湖客。

    “下次不能再收留精怪了,要收也要收大妖王。”

    苏庭心中盘算,暗暗想道:“再这么下去,我都可以回落越郡开动物园了,迟早让松老和青平这师徒两个给笑死。”

    落越郡。

    雷神庙。

    天色渐晚。

    青平神色凝重,手中握着一支铜旗,仅有巴掌大小,通体均是青铜所制。

    而这铜旗之上,已经遍布裂痕,几乎破碎。

    “还有三天。”

    青平低头看着这只铜旗,神色之间,隐有些许绝望。

    这支铜旗,固然是一件难得的法器,但经过七日的斗法,加上他本身道行太低,也让这法器,支撑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