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三八七章 荀道人!
    梁安府,遥县。

    此处有一座道观,也算颇具名声,周边百姓前来进香朝拜,请求消灾解祸,也算颇为灵验。

    而实际上,这座道观,正是司天监在此的分部。

    道观之中的主事人,道行仅在四重天的上人境,但是这座道观,乃是司天监的分部,故而地位崇高。

    对于常人而言,县令便是遥县的父母官。

    而对于修行人而言,这位上人才是遥县手掌大权之人。

    此时此刻,这位上人正坐在后院之中,观赏院中景色,而在他身侧,也有一人,貌若中年,颇有书生之气。

    “荀道长。”

    忽有道童前来,躬身施礼,道:“道观之外,有一人求见。”

    这道长眉宇微皱,似有不喜,道:“是什么人?”

    童子应道:“是个少年人。”

    道长再度询问:“气态如何?”

    童子答道:“平平无奇,未有表明来意。”

    道观之外。

    少年神色,显得难看。

    “本座如此气态非凡,出尘脱俗,这童子是眼瞎了么?”

    少年眸光闪烁,咬牙切齿。

    他看着道观之中,仿佛看透了这道观的阵法,看见了内中的场景。

    与此同时,也听清了内中的对话。

    “只是个寻常少年么?”

    道长当下挥手,道:“你没见贫道正在陪伴老友么?既然是个平平无奇的少年,何必扰我?”

    童子当下便听出了意思,躬身道:“弟子这就将他驱走?”

    就在这时,那中年男子笑道:“兴许是闻名而来,求你这位道长,消灾解祸的。”

    荀道长略有不耐,说道:“既然是来消灾解祸的,那便该去大殿朝拜,求见贫道作甚么?这些凡夫俗子,当真认为贫道是想见便能见的么?”

    中年道士笑了一声,道:“你这道观,也不怕污了名声?我要在此住上几日,你要陪我叙旧,何时不成?还是保全一下你的美名罢……”

    荀道长无奈摇头,才看向这童子,说道:“将他带进来。”

    那道童领命而去,退了下去。

    过了约有片刻。

    道童匆匆回来,却只有一人。

    “怎么回事?”

    荀道长问道:“人呢?”

    道童神色异样,低声道:“他说,今日他来了,不是求见您,而是要您出去迎他。”

    荀道长闻言,震怒道:“好大的架子,他是哪家的公子?这梁安府,谁敢在贫道面前,摆这样的架子?”

    那中年人听到这时,却也不禁皱眉,道:“这少年是何来历?敢对一位上人,如此不敬?”

    这荀道长哼了声,道:“多半是凡俗家族的某个少爷,怕是连贫道是何等人物,他也不知,才会如此不敬。”

    说着,荀道长摆手道:“还愣着干什么?把他给我赶出去!”

    中年人听到这里,略微抬手,应道:“还是见一见为好,免得招惹了高人……若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再驱赶出去,实在气不过,你随手打杀了他,也是他触怒上人威严,不算你的罪责。”

    荀道长这般听来,也有道理,只是在老友面前,不愿失了威严,当下挥袖道:“领他进来。”

    童子似乎还要说话,便被这道士打断,喝道:“还真要贫道前去迎接不成?”

    他背负双手,眸光闪烁,显然动了真怒。

    他终究是梁安府司天监分部的主事人,比之于寻常上人,地位更为尊贵。

    那少年就算是修成了阴神的上人,也没有资格在他面前摆下这样的姿态。

    过了片刻。

    轰然一声震响!

    “敬酒不吃吃罚酒!”

    一个少年的声音,从道观之外传来,沉声道:“给本座滚出来接驾!”

    这声音滚滚,穿破道观阵法。

    荀道长蓦地一滞,脸色骤变。

    那中年男子露出惊色,道:“真人级数的法力,来者是阳神真人?”

    道观之前。

    只见一个少年,背负双手,法力浩荡,身外覆盖一层神甲,其气态之高,法力之盛,犹胜于阳神真人。

    苏庭心中震怒,看着道观正门,眸光闪烁,宛如火炬。

    他恼怒的,不单单是这个道人未有前来迎接,而更是因为坎凌之事。

    此事涉及许多人命,并超出了凡俗的范畴之上,应是司天监的职责,但这座道观,却没有半点动静。

    “出来!”

    苏庭声音冰冷。

    而适才那个童子,早已瑟瑟发抖,缩在一旁,不敢妄动。

    只见道观大门,匆匆过来两个人影。

    一个是中年道士,一个是儒生打扮。

    两者气息不浅,均是修成了阴神,凝就了法力的上人。

    “真人恕罪。”

    那个中年儒生,在真人气息之前,不禁颤动,忙是躬身施礼道:“我等先前不知真人身份,故而怠慢,还请莫要动怒。”

    苏庭没有应他,只是看向了那个中年道士。

    中年道士在他气势下,也略感压力,施了一礼,道:“先前是贫道眼拙,还请真人恕罪。”

    尽管压力不浅,但他也只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只是看着苏庭,未有过多的慌乱。

    观他神情,显然是有恃无恐。

    苏庭见状,嘲讽道:“你倒是处事镇定。”

    荀道人吐出口气,说道:“此处道观,并非末流宗门,乃是大周司天监的分部,贫道乃是此处的主事人,真人若有事情,可以与贫道商量……但您须得记住,此处还是司天监。”

    大周司天监,就如同凡人眼中的官府。

    此处的司天监,相当于朝廷在各地的衙门。

    衙门之中的县太爷,虽然没有什么武艺可言,但也不是随便一介武夫,便可以欺辱的。

    尽管眼前是一位阳神真人,但也绝不敢对司天监出手。

    毕竟司天监的背后,是守正道门。

    而司天监的国师,是近乎于半仙的高人。

    纵是阳神真人,对司天监一方主事人下手,也难逃京城司天监的震怒之威。

    先前如若这少年是以阳神真人的身份前来,那么他必然是十分礼遇,不敢怠慢……可如今到了这个地步,这道人却也没有示弱的念头。

    “真人有话,但请直说。”

    荀道人伸手一引,道:“有所吩咐,贫道自当尽力而行。”

    苏庭神色冰冷,说道:“我从坎凌来,确实要问你些事,你且如实答我。”

    荀道人微微皱眉,心中微沉,道:“真人想要问些什么?”

    苏庭问道:“坎凌失踪多人,周边县镇均有人失踪,其中有修行之辈的痕迹,你可知晓?”

    荀道人面色微变,低声道:“此乃我司天监的私事,与外人无关。”

    苏庭叹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道:“这样啊……”

    声音才落,便见他倏忽临近,一掌探出,掐住了这道人的脖颈。

    心念一转,苏庭堪比真人的法力,立时运转开来,将眼前这上人的法力,生生压下去。

    荀道人只觉浑身无力,被他掐住喉咙,竟有一种病弱书生,被武道宗师擒拿下来的无力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