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三七四章 悦城来了苏神君
    道观之中。

    道童奉茶上来,茶香扑鼻。

    苏庭饮了一口,看向眼前的中年男子,缓缓说道:“你们司天监对于悦城的监察,倒也真是严密,苏某昨日进城,而且还是徒步而来,未有显露什么道法手段,可今日司天监倒是亲自来寻我了。不过,就算你们不来找我,我也会主动来找你……”

    这中年男子名为罗天,是司天监在此的主事人,并非正统的道门羽士,但师承于司天监的一位真人,如今道行也至上人境,奉命执掌悦城所在。

    他道行在五重天的巅峰,近来也听过苏庭的名声,未敢怠慢,礼数周全。

    “不知神君来悦城,是有何事?”

    “我不过路经悦城,来游玩罢了,并非有事而来,只是昨夜倒在悦城发现一事……咦?”

    顿了一下,苏庭摸着下巴,道:“我总算明白你们司天监为何今日就知我苏神君在悦城了,昨天夜里偷窥我的家伙,跟你们有关?”

    罗天咳了声,忙是起身,歉然道:“神君勿怪,那位前辈是国师的好友,两日前才来悦城,但昨夜他在悦城发现一件异事,故而探查全城,也就知晓了苏神君来到悦城,随口告知于我。”

    苏庭听得这个解释,心中些许恼怒也消了去。

    按照罗天所说,对方倒也并非有意直接窥探,只是发现一件异事,故而放开感知探查,但又正逢苏庭运用法力,所以才稍微停顿了一下。

    “原来如此,苏某还当悦城潜入了一位高人,连你司天监都不知晓,故而通知你们一声,既然是场误会,也就罢了。”

    “也不算误会……”罗天顿了一下,道:“确实有位高人,潜入悦城,连司天监都不知晓。”

    “什么?”苏庭略微皱眉。

    “此前司天监根本不知。”罗天说道:“但昨夜发生事情,那位前辈察觉端倪,放出感知,才能发觉,如今这位前辈已经追索过去。但这位前辈临行之前留下话来,悦城还须再有高人坐镇,凭罗某的道行,还是不足,故而罗某已向京城发出请求,但在此之前,还想让苏神君相助,故而今日才派人前去叨扰。”

    “请我相助?”苏庭忙是摆手,说道:“我是来游玩的,不是来给你们司天监办事的……而且,既然你这五重天巅峰的道行都不够资格来坐镇悦城,想来我这六重天道行,也不堪大任。”

    这是小精灵和小白蛇,第一次听见苏庭如此谦逊,甚至不惜贬低自己,两个小家伙面面相觑,十分惊讶。

    “神君自谦了,近些时日,您名声大震,乃是当代年轻一辈,真正的翘楚。”

    罗天施礼道:“就连天岭老人这样临近于半仙的老辈人物,也都不是您的对手,这坐镇悦城一事,自然不在话下。”

    苏庭喝了口茶,道:“既然话说到这个地步,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来悦城是游玩的,没事找事干什么?”

    罗天低声道:“罗某传讯京城,告知悦城之事,也请求一位阳神真人前来坐镇,但是中官正得知您在此处,便只说以苏神君坐镇。”

    苏庭嘿然道:“中官正又怎么样?他这个后辈还敢指使我这长辈?我告诉你,就是国师发话也没戏,除非他求我……这家伙不久前可是坑了我一把。”

    罗天微微皱眉,想起了中官正来信的指点,当下便道:“中官正说,只请苏神君坐镇两日即可,待得两日之后,您在明源道观的事迹,新任主簿给您添回去,并加以美化,必定让您名声大噪。”

    苏庭闻言,顿时心中有了几分挣扎。

    罗天又道:“此外,如若悦城出现变故,神君可以弃了此处,自行离去,司天监也不会怪罪。这两日之间,只是想让外人知晓,悦城仍有一位高人坐镇,不是阳神,胜过阳神,足以让某些人物,不敢轻易妄为。”

    苏庭摸着下巴,没有回应。

    罗天低声道:“中官正还说了,既然苏神君是来游玩的,这两日之间,苏神君现在道观之中,展露身份,此后可尽情玩乐,在悦城的一切花销,尽都免去费用,全有司天监付账。”

    苏庭眼睛一亮,稍微闪烁。

    但还没应话,小精灵则已是欢呼出声。

    苏庭白了她一眼,又考虑了一下,这差事倒也可以做得,反正这回也要在悦城游玩,不过就是先在这里展露一下气息,让各方修行人察觉而已。

    这就相当于让人知晓,苏神君在悦城的司天监中,震慑他人。

    如果震慑不住,对方非同寻常,那么他就是跑了,司天监也先答应,不加以追究。

    现在还添个花费可以报销,照这么看来,司天监除了国师之外,简直是充满了良心。

    “苏神君考虑得如何了?”罗天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个……”苏庭沉吟着道:“司天监好歹也算是为了维护这人世秩序,为了让各方修行人能够安分守己,为了让大周朝廷可以安稳平静,为了让百姓可以安居乐业,着实是劳苦功高。而苏某人也是心怀正义,如今要镇守悦城,以非凡的本事,震慑八方宵小,让悦城继续处于平静之中,自然是义不容辞的。”

    又到夜间。

    倏忽一股气息,传遍悦城。

    普通人自是不知,然而修行之辈,真气法力,均有感应。

    这一股气息,浑厚浩大,且气息霸道,非同寻常。

    “悦城何时又来了这样一位高人?”

    “这股气息,似是阴神之风,但论起霸道沉凝,似乎比老夫见过的阳神真人,也不逊色,倒也真是怪了。”

    “这股气息起自于那道观之中?”

    “可要探查一二?”

    “苏庭?苏神君?”

    “当代年轻修行人之中的第一人?”

    “以上人境界,杀阳神真人,创惊世之举的苏神君?”

    “正是这位苏神君。”

    城南。

    深夜。

    阁楼之中,忽有一声幽婉低吟,颇带魅惑之意。

    “昨日才引走了个真人,今日又来了个杀过真人的上人?”

    这是个女子声音,悠悠自语:“看来悦城待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