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二九零章 鬼僧!宗主!
    山林之间。

    虎啸猿啼。

    但见一个年轻和尚,盘膝而坐,闭目修行,禅音阵阵,时而金光闪烁,莲花绽放,如同佛陀在世。

    而在这山中周边,毒虫野兽,纷纷远逃,仅剩五尊强大的妖物,守护周边。

    隐约之间,似乎还有些许阴风阵阵,藏匿于阴暗洞穴之内,藏匿于阴影潮湿之处,远离阳光直射之所。

    他便是东繁僧人!

    大周散学修士中,年轻一辈里,位在前列的人物,也是年轻一辈修行人中,少有的佛门人物。

    而在他来的地方,他被尊为圣僧,人称活佛在世。

    实际上,些许知晓内情的修行人,称之为鬼僧。

    先是以鬼害人,再是收鬼救人,从而有这浩大的活佛名声。

    “这暮阳城中,果然是繁华之地。”

    东繁僧人吐出口气,低沉道:“比之于京城,也仅是逊色一筹……城**奉的诸天正神,城外供奉的城隍土地,山河神灵,香火鼎盛,都是颇为灵验,贫僧若是轻易动手,只恐惊动神灵。”

    他这般想着,实则已生退意。

    暮阳城此处,着实不好传他活佛圣僧之名。

    但天下之大,却也不是都如这暮阳城一样。

    尤其是今次,从京城归来,他眼界更广,而且也更是知晓司天监的不凡,想法早已不似以往那般狭隘。

    “此地不通,另寻一处便是。”

    这和尚缓缓起身,金光散尽,佛光渐消,禅音低落,仿若反朴归真。

    而在他身边,妖物护持,鬼物伴随。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轻鸣。

    天空之上,一只白色大雕,穿云破雾,又从天空之上,斜斜落下,直指此地。

    东繁僧人微微皱眉,似有些许不喜,但终究不敢发作,而是伸手一探,任由这大雕落在手臂之上。

    “师伯命你前来,有何吩咐?”东繁僧人出声问道。

    “宗主近来伤势渐愈,只是那司天监中官正所使法术,颇为阴损,如附骨之疽,只怕须得宗主踏破阳神境界,方能彻底祛除?”白雕口吐人言,语气生硬,亦是生冷。

    “阳神境界?”东繁僧人目光微凝。

    “不错。”白雕说道:“宗主原本来到中土,只是在闭关之前,再有一番积累,未想出现变故,被中官正的法术所纠缠,难以全心全意去踏破阳神境界。”

    “师伯要小僧如何行事?”

    “你在中土成长,颇为熟悉,又去过京城,接触过司天监,最好可以替宗主寻出一条安全的道路,避过司天监的耳目,回到北方。”

    “这怎么可能?”东繁僧人摇头说道:“师伯阴神造诣已至巅峰,修为已至上人境的极致,触及了阳神的境界,尚且没有寻到归回北方的路径,我才初成五重天的境界,怎么可能寻到这条安全路径?就算我在中土成长,但也并非无所不知,至于司天监,高深莫测,岂是小僧参与过一次盛会,便能摸清底细的?”

    “这便仅剩下最后一步了。”

    “师伯还有什么计算?”

    “司天监把宗主列入了追杀的行列,但你却还是大周境内的年轻一辈修行人,而且参与过盛会,就算司天监查实了你曾经的罪恶,但碍于影响,也不会轻易杀你。”

    “宗主是要我去往北方?”

    “不错,修行人游历天下,增长见识阅历,自是天经地义,就算是司天监,也不可能将你们囚禁在大周境内……”白雕顿了一下,说道:“你手执令牌,去往北方,寻得本门,到时门中自有处置,就算门中太上长老碍于司天监,不能踏足中土,但至少会给你一株宝贝,能助宗主踏破阳神境界。”

    “哦?”

    东繁僧人眼神之中,阴晴不定,似在考虑。

    他在考虑此去,是否会有什么危险?

    他也在考虑,此去又能获益多少?

    甚至还在思索,如果他将这位师伯的“天材地宝”,用于自己身上,是否能让自身的道行,更进一步?

    咚地一声!

    白雕口中突出一块铁牌,落在东繁僧人怀中。

    东繁僧人将之接下,神色异样。

    白雕展翅而起,盘旋了一周,似有思索,又落了几分,在东繁僧人头顶上绕圈而飞,说道:“念你还有几分天赋,老雕奉劝你一句,不要有什么坏心思,本门之内有不少六重天巅峰的长老,但宗主可以脱颖而出,成为一宗掌教,其手段可不是你这后辈能够想象的。”

    东繁僧人神色如常,躬身道:“受教了。”

    白雕略有满意,展翅高飞,腾空而起。

    东繁僧人目光渐渐冷冽。

    他这和尚,只是个散学修士,早年机缘巧合,得了佛门功法。

    但实际上,当时他遇上的机缘,是一位北方的蛊道高人,只是这位死去的高人,修行的是佛门的功法,借佛门的法力,施展蛊道的本领。

    正是因此,他虽然是佛门功法,但对敌的手段,却偏偏极少是用佛门的神通法术。

    至于这位北方的宗主,是他后来偶遇的一位高人,乃是他名义上那位师父的同门兄长。

    当日遇上这位宗主之时,这位便宜师伯正遭受司天监追杀,已是身受重伤,却认出了自身的来历,强行躲入了自家的寺庙,借香火为遮掩,庇护于他。

    尽管这位宗主其实让他十分不喜,但却也并不吝啬,念在同门的份上,偶尔会赐下蛊道的高深法门。

    更何况,这位宗主的本领,已经是上人境的极致,临近于阳神境界,而且许多认知,已有了阳神真人的眼界,对他的修为,颇多指点,获益良多。

    他心中本也有几分打算,但后来才发现,这位师伯哪怕被司天监打得身受重伤,仍然不是自己可以应付的。

    “也罢,就依了他。”

    东繁僧人眼神变幻,暗自想道:“他若踏破阳神境界,摆脱中官正法术的纠缠,想来我所能获的益处,也是不小。”

    他这般吐出口气,将令牌收好,取出了一个皮袋,命这许多个妖物撑开,遮住了小半片的树林,遮住了阳光。

    旋即他念了个咒言。

    倏忽之间,阴风阵阵。

    藏在八方的阴灵鬼物,纷纷临近身周。

    东繁僧人咒言停下,准备收了皮袋,将诸多阴灵鬼物尽数收在里头。

    然而就在这时,脑后生风,瞬息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