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二二四章 送上门的菜,元丰山的意
    画卷当中。

    苏庭走出洞穴之外。

    小精灵问道:“咱们现在找谁去?”

    苏庭随口应道:“杜恒。”

    小精灵似乎听得不甚清楚,问道:“什么?”

    苏庭偏头道:“找他不好么?”

    小精灵忙是点头,应道:“当然不好,他可是眼下风头最盛的,自身本领是最高的一列,还收服了好些个厉害的人,这天底下最不好招惹的就是他。”

    “再不好惹,苏小爷都惹得起。”

    苏庭摸着下巴,说道:“不过现在确实有点儿早,所谓树大招风,这家伙的根基,并不算稳固,只怕不少个暗中藏私,想要扮猪吃老虎的,正盯着他这只老虎。”

    说着,苏庭笑道:“这个纸老虎,别看他势头凶猛,身边的人,十有**都是心怀鬼胎,找到机会就会反噬他……咱们现在动手,确实早了,等到最后,自然有人盯着他。”

    小精灵问道:“那现在咱们干什么?”

    苏庭笑了两声,说道:“现在?”

    他指着前头,微微笑道:“前面便有一个盯上了我的蠢货,而且似乎令牌积蓄的精气,多得有些能让人流口水,只要将他打趴下,就算比不得杜恒,但名次也不会低了。”

    他语气平淡,声音悠然。

    而在前头不远处,似乎有了些许动静。

    隐约能见那片场景,忽然扭曲了一下。

    一个道人身影,一闪而逝。

    正是精于刺杀的五月道人!

    他见苏庭一语道破自身藏匿之处,心知这个看似三重天的人物,感知敏锐,不甚寻常。

    虽然自身乃是上人,道行高于对方,但也不想节外生枝。

    最主要的是,这个少年,身上的令牌,没有半丝精气积蓄。

    一个穷鬼,不值得浪费气力。

    “想走?”

    苏庭哈哈一笑,说道:“等的就是你!”

    只见前方百余丈,土地忽地拱起。

    一个土石圆球,离地而出。

    嘭!

    那石球炸开,中间一尊土石力士,撑开石球而出,朝着身侧砸了过去。

    轰然一声!

    刚刚临近此处的五月道人,硬生生被砸落在地。

    原本无形无相的虚空,顿时显化出一个道人身影,嘴角带血,脸色阴沉。

    “果然古怪。”

    五月道人抹去血迹,只觉气血翻涌,心中暗自后悔。

    原本见到这个少年,便觉得古怪。

    盛会到了如今,已近尾声。

    但这个少年的令牌,没有半点积蓄,没有杀精怪妖物。

    要么这少年本领低微,杀不了精怪妖物,毕竟才仅三重天的道行。

    但这少年没有被人踢出去,或许是胆小怕事,躲藏了起来。

    五月道人杀他一回,本就只是一时兴起,毕竟这个少年的令牌,没有半点积蓄。

    但未有想到,这个一时兴起,似乎招惹了不好惹的。

    “能看破我的隐匿之法,算你厉害。”

    五月道人面色微变,沉声道:“但我的本事,不仅如此,你终究还只是个三重天的散学修士而已。”

    苏庭听了这话,似乎觉得有些古怪。

    他偏过头,跟小精灵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类似的话,在白堪山听过。

    当时白堪山的那个青衣上人,说完这句话,阴神侵入了苏庭的脑海之中。

    然后被苏庭所灭。

    然后被小精灵用风劈成了个猪头。

    难道这家伙要直接送菜?

    “这菜送得比外卖还方便。”

    苏庭念头一闪而过。

    然后便有一缕阴森的气息,渗入了泥丸宫之内。

    苏庭顿时僵住不动。

    小精灵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这菜自己跳进了盘子里!

    京城。

    道观。

    这里是元丰山在京城建立的道观,算是这座道门圣地,在红尘浊世之中的眼线所在,用以观察朝局动荡,推测天下走向。

    余仁看向司天监方向,皱眉说道:“盛会开始了很长一段时日,按道理说,应当已近尾声了,不知二老爷在此次盛会之中,有何展现?”

    余仁身边,还有位师兄,刚刚出关不久,也在不久之前,才知晓了门中这位二老爷的嫡系。

    他名为余禁,道行临近六重天,几近腾云驾雾的本事,听了余仁这话,只是微微一笑,手中一扬,似乎是一道符纸。

    余仁见自己才刚提及二老爷,师兄便扬起这符纸,顿时心中略有明朗,问道:“师兄知晓司天监此时动静?”

    余禁略微点头,说道:“不错,我刚刚从司天监之中,得了些消息。”

    余仁问道:“有二老爷的消息?他在其中,又是如何?”

    余禁没有回答,只是笑问道:“你似乎对于咱们这位二老爷,十分上心?难道你不觉得别扭?他年纪比咱们小,道行比咱们低,偏偏就是咱们的师叔祖一辈?”

    余仁皱眉道:“辈分就是辈分,哪有什么别扭?他是咱们的师叔祖,那么就是师叔祖,尽管以往不是咱们门中之人,但如今也是门中的长老,他在司天监之中的一举一动,咱们都应关心,他若能得胜,也算咱们元丰山有些脸面。”

    余禁哈哈笑道:“哪有什么脸面?招了一个三重天的散学修士为长老,门中至今觉得羞耻,否则也不至于到现在还隐瞒消息,可见是咱们山门之中,也有不少祖辈,认为这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余仁喝道:“师兄慎言!”

    余禁哈哈一笑,将那符纸一扬,笑道:“师弟可知内中写的是什么?”

    余仁皱眉道:“什么?难不成是咱们师叔祖,已经被踢出来了?”

    余禁微微摇头,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略有嘲讽,说道:“被踢出来了,倒不至于,但是他的名次,却是最后一个……据说他从进了画卷之中,就找了个地方,把自己埋了起来,一个精怪也没动,令牌之中,没有半点积累。”

    余仁闻言,露出思索之意,过了半晌,才问道:“师兄当真觉得,二老爷这是怕了?”

    余禁听他语气古怪,笑着道:“难道不是?他本领低微,有自知之明,所以藏个地方,想要决到最后,侥幸残存,虽然没有令牌的精气积累,但人在其中,毕竟也有个名额。”

    余仁微微摇头,说道:“或许你可以换个角度想……他不将那些精怪妖物,视作猎物,而是将其他修道人,当作了他的猎物。”

    余禁闻言,脸色阴晴不定,但似乎想到什么,嘲讽道:“就凭他三重天的道行?须得知晓,内中就是修成阴神的上人,也都不少。”

    余仁淡淡道:“这场盛会,并不是道行高深,就能够取胜的。更何况,就算是擂台比武,咱们二老爷也不见得会败。”

    余禁笑道:“你以为这个野道士,辈分忽然拔高,就一定是个能人?”

    说着,他摇头说道:“我探查过了,咱们师祖当时是有难言之隐,才认下了这么个同辈的师弟。”

    “难言之隐?”

    余仁说道:“他年纪比你我小,道行比你我低,身份忽然比你我高,辈分更是高不可攀……所以你不服?”

    余禁平静道:“不止我一人不服,虽然门中规矩森严,辈分不可逾越,但他终究是外来之人,年纪太小,资历太浅,本领太低,不能服众。”

    余仁淡淡说道:“难言之隐?你当真以为,师祖认下了二老爷,全都是这个难言之隐?”

    余禁问道:“不然呢?”

    余仁缓缓说道:“咱们师祖,德高望重,地位极高,但是这元丰山,仍然不是咱们师祖一手掌控的……要招一个后辈作为长老,须得经过掌教许可,诸位长老认定,才能成事。”

    余禁冷笑道:“如今门中没有公布他的身份,自然便是门中不认。”

    余仁摇头道:“门中不公布,或许另有隐情,或许只是保护二老爷,但是咱们师祖能够未经掌教许可,未经长老认定,直接便许了一个外门长老的身份,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余禁心中隐约察觉什么,道:“代表什么?”

    余仁缓缓说道:“代表师祖足够看重二老爷,认为他虽然是三重天的道行,十来岁的后辈,依然可以让门中掌教及长老,认可他的身份……师祖胆敢先斩后奏,不怕掌教发怒,不怕诸位长老非议,便是他有足够的信心,二老爷有着足以让人服气的地方。”

    余禁微微皱眉,道:“全是你一人之言罢了。”

    余仁正要说话之时。

    忽然之间,余禁手中符纸,似乎燃烧了起来。

    两人见状,面面相觑。

    余禁将符纸灰烬一扬,洒在空中。

    两人见了符纸内容,神色各异。

    余禁脸色变幻,心中思绪起伏,似乎有些变化。

    余仁吐出口气,道:“果然如此。”

    眨眼功夫。

    没有任何名次的苏庭。

    击败了精于暗杀的五月道人,夺取了对方的成绩,替代了对方的名次。

    这是五月道人出手刺杀以来,第三次失手。

    但却是第一次落败。

    余仁问道:“师兄觉得如何?”

    余禁面色变了变,旋即应道:“五月道人,精于暗杀,但本领才仅四重天,于我而言,不过翻掌杀之,有何能耐?”

    余仁微笑道:“但师兄有六重天的本事,而二老爷出手,凭的是三重天的道行。”

    余禁眉宇微挑,道:“我的道行比他高,就是我的本事。”

    余仁缓缓道:“你的潜力,远不如他。”

    余禁顿时沉默下来,只是过了片刻,又应道:“前提是他不要夭折。”

    余仁笑了声,说道:“这是命数,除了道门的祖师,天庭的帝君,地府的阴天子,谁又能知晓命数的事情?但门中如此看重,那么二老爷,肯定是会让你更加意外的。”

    余禁顿时沉默不语。

    尽管不愿承认。

    但他心中的不服,仿佛消减了些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