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百七八章 元丰山父女!
    院落之前。

    清风徐徐。

    老者面带微笑,十分和善。

    然而苏庭却是浑身寒意,只觉得这老货的笑容之中,不怀好意,笑里藏刀。

    小精灵催促道:“还不快跑?”

    苏庭神色冰冷,将她拨开,抛到了身后。

    老者对她没有多少恶意。

    但这老者坑的是自己。

    这元丰山来的老鬼,高深莫测,根本逃不掉。

    反正也逃不掉,任由对方拿捏,根本不是苏某人的作风。

    “老家伙!”

    苏庭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神刀便斩了过去,喝道:“你敢坑我,今天苏老爷跟你拼了!”

    “你干什么?”

    一声清冷低喝,骤然响起。

    老者侧了侧身子,笑着避过了这一刀。

    刀光一闪,落回苏庭手中。

    苏庭听见这声音,忽地松了口气,却看向院内,怒道:“干什么?你这什么印记,坑了我一路,险些让苏某人栽在了白堪山里头。”

    闻言,内中静了一下,旋即一个声音,质问道:“怎么回事?”

    这红衣女子的质问,显然是冲着那元丰山的老者。

    听到这一声,苏庭心中略微定了些。

    尽管与这红衣女子接触几日,勉强对她性情有几分了解,但她毕竟跟这老者都是元丰山的同门,苏庭看似底气十足,心中不免有些惴惴不安。

    但眼下,至少从这一句质问看来,这红衣女子倒并没有直接偏向那老者,还能有几分主持公道的念头。

    “这个……”

    老者微微一笑,正要说话。

    然而苏庭却不等他开口,已是嘿了声,道:“这位前辈可厉害得很,被你元丰山印记吸引而来,向我问明了一切之后,自称是结个善缘,把龙虎玄丹留还与我,可他偏偏临走之际,借刀杀人,竟然把龙虎玄丹一事,遍传白堪山,让我以一己之力,抵挡白堪山所有修道人!”

    说着,苏庭愈发恼怒,拂袖道:“若不是我天赋绝顶,临阵突破,凝就法意,拥有了绝顶的本事,接连诛杀几十位上人,击退一位阳神真人,就此狠狠杀出一条血路来,在又如何能够活命归来?”

    小精灵听到接连诛杀几十位上人并击退一位阳神真人时,不禁伸出小翅膀,捂住了脸。

    而院中也静了半晌。

    “他说的是真的么?”红衣女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怎么可能?”老者怒道:“这混账小子,满口胡言!整个白堪山的上人,都不过十来人,至于阳神真人,影子都没见到……他哪里找几十位上人来杀?何况,就凭他这点本事,阳神真人来了,逃都逃不掉,还有脸说击退一位真人?”

    “苏某人从不说大话!”苏庭冷哼了声,拂袖道:“我也不跟你多说,你只应她,又没有坑我?”

    “没有。”老者咳了声,道:“老夫见你是个杰出的苗子,但缺少磨练,不忍你这有才之士,因缺乏磨练,今后泯然于众人,故而给你准备了些磨刀石而已。”

    这番赞赏,苏庭虽然十分受用,但也没有被他蒙骗,嘿然道:“磨刀石?难道不是借刀杀人?他们倒不像是磨刀石,像是钝刀!”

    老者看了院子里一眼,摆手道:“老夫是什么人物,还能说假话?老夫早已看出,你资质极好,道行虽然浅薄,但却能敌三重天之辈,故而给你准备了磨刀石而已……其实老夫都没有告知于山中的上人,就是给你留了退路。”

    他停顿了一下,看向苏庭,说道:“你扪心自问,区区几个堪堪凝法的,能杀得掉你么?”

    “当然不能!”

    苏庭道:“我天纵奇才,虽在二重天,本领可不低于凝法之辈,又怎么可能被三重天的修道人所杀?”

    老者点头道:“所以说嘛,这就对了。”

    苏庭正要点头,忽然觉得不对……怎么好像这老货是抓着自己“厚脸皮”的点,忽悠自己?

    “呸!给我找了几个凝法修道人,试图借刀杀人,这事你也算认了罢?”

    “少年人,老夫是出了名的心善,怎么可能害你?”

    “你……”

    苏庭脸色变了又变,居然遇上了个脸皮能与自己并肩的高手?

    老者看了他一眼,却没多理会,只是看向院落之内,低声道:“闺女,你信为父的,可不要信这混账小子的。”

    “闺女?”

    苏庭倒吸口气。

    这老货居然是那红衣女子的父亲?

    也即是说,这老家伙压根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先前那一番对答解释,其实就是对他女儿解释的。

    老者对这院落之中,解释了两遍,未听得回应,不禁叹了口气,又见苏庭满面不可置信,怒道:“看什么看?老夫如此清朗中正,我那闺女也是如此仙气,莫非不像么?”

    苏庭昧着良心道:“非常相像。”

    顿了一下,他凑近前去,问道:“你家隔壁的邻居,是不是姓王?”

    老者也未有修得如佛门“他心通”之类的道家法门,自然也听不出苏庭言外之意,正要继续开口,却听内中传来声音。

    “你们一起进来说话。”

    声音清冷,平静淡然。

    ……

    一老一少,对视一眼,互相哼了一声。

    进了院子之中,苏庭扫了一眼,不见表姐,于是看向了那一卷画。

    画上的红衣女子,目光微转,落在苏庭身上,道:“我立过誓言,必定护她周全,只要我还没有烟消云散,她就不会有事……眼下她只在里屋小憩,但咱们的话,她最好不要听得太多,所以我让她睡熟了些。”

    苏庭朝着里屋看去,目光微凝,感知放开,察觉表姐状况,便点了点头。

    然而那老者却惊讶道:“闺女,你居然立了誓言,拼命去保护人家?这怎么能行?你自幼在咱们山中,便是众星捧月,乃是真正的宝贝女儿,怎能立下这样的誓言?”

    苏庭看了他一眼,呵呵了一声。

    画卷上的红衣女子,目光看向这老者,只是淡淡道:“闲话少说,你只与我说,他所言可有虚假?”

    老者却没有什么辩解,只是低声道:“为父只是见这少年,与你有所牵扯,稍微有点儿心思罢了。”

    说着,老者悄然抬头,往上看了一眼,叹道:“虽然心知你眼高于顶,又见惯了人杰俊彦,必定看不上他,但流落在这尘世之间多年,或许与这少年相处太久,有什么不必要的说法……所以想要探一探他的虚实,看一看他的本事,仅此而已。”

    “如若我本事不足,便是在白堪山中,连尸体都凉了?”

    苏庭嘿了一声,冷笑道:“那现在看来,我活下来了,算是通过了你的考验,以后跟你闺女有什么说法,你也不阻止了?”

    老者惊道:“绝对不成!”

    苏庭指着他,喝道:“露陷了罢!我通过了所谓考验,依然不成!这就代表,你压根没有考验,只想把我置于死地!”

    老者怒道:“老夫真要弄死你,一只手指便把你捏死了……你可知老夫是什么身份?你对老夫不敬,可是要生不如死的!若不是顾忌着我闺女,老夫早一指头捏死你了!”

    苏庭看向红衣女子,点头道:“看见了吧?要不是顾忌着你,他还犯不着借刀杀人,直接便出手了。”

    说着,苏庭往前走去,道:“我这一次,被你这印记可坑得惨了,先引来你爹,险些害死了我,后来又碰了个上人,碍于所谓元丰山的身份,想要将我灭口。”

    “是我考虑欠妥。”

    画卷上一阵阴风垂落。

    老者面色微变,忙是施展法力,遮蔽这方院落,使得院内,变成了暗色。

    红衣女子阴神显化,朝着苏庭施了一礼,道:“此次前去山中,是我教你去,也是我让你陷于险境,是我的疏忽。”

    老者面色难看,瞪了苏庭一眼。

    苏庭回瞪一眼,却也不惧他的威势,只是看了红衣女子一眼,叹息了声,道:“苏某人一向自觉智谋高远,算无遗策,从不会被人算计,今次算是栽了,也好在我本事高,逃出生天。若不是我本事高,将那几个家伙逐一反杀,最后还灭了一个上人,那可真要被你这印记坑得死透了!”

    他这一句话,发自内心的感叹,没有夸大与虚假。

    场中父女,都不是常人,便是听出了差别。

    先前苏庭自称诛杀数十位上人,击退一位阳神真人,这父女都没有当真,但此时则都为之惊讶。

    红衣女子目光微凝,道:“你当真凭着这点儿道行,杀了一位上人?”

    元丰山老者脸色微变,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异色。

    苏庭受到质疑,哼了声,道:“苏某人的本事,你不也清楚么?我二重天时,三重天凝法修道人,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三重天时,自然可比上人!”

    “话不能这么比。”

    那老者沉声道:“三重天与四重天之间,虽然只是隔了一个境界,然而其中差距,却是寻常修道人与上人之间的差别,乃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境地。”

    “你二重天时,本领高妙,能敌三重天凝法之辈,按道理说,当你凝法之后,也只是在三重天之中位列上游,本领属于顶尖,但不应该超出三重天的范畴,匹敌上人!”

    他看向苏庭,道:“你没说实话!”

    老者目光微凝,再不是看着一个弱小不堪的蝼蚁,而仿佛看着一块璞玉,带着几分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