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百二十章 坎凌苏家
    坎凌。

    苏家。

    今日闲暇,苏家老家主一时兴起,聚集了几位同辈族老,品茶闲谈。

    这几个老人,都已是花甲年岁往上,是苏家仅存的几位族老。

    他们或许不是如今苏家权势最大的人,但却是苏家辈分最老,地位最高的几人。

    他们曾经是苏家的中流砥柱。

    而如今苏家的中流砥柱,也都是他们各自挑选出来的后辈。

    正当品茶闲谈之际,忽然便见有大管事匆匆而来。

    “家主,诸位族老。”大管事近前来,施了一礼。

    “大管事,怎么了?”老家主问道。

    “门外有个少年,自称姓苏,从落越郡来,是来认亲的。”大管事面色不大自然。

    “认亲?落越郡的亲戚?近些年来,咱们似乎没有哪家的后辈,嫁到落越郡去。”

    年逾古稀的苏家老家主,目光扫过,看向诸位族老。

    诸位族老面面相觑,俱都摇头。

    过了片刻,才有人说道:“近些年来,倒没有嫁去落越郡的,只不过,咱们苏家向来是家大业大,这些年来,在外落地生根的,或是外嫁出去的,三五代后,穷困潦倒,来主家投亲的,也不少见。”

    这话说了出来,也就给外头那少年的来历及来意,定下了性质。

    “这么说来又是一个穷困潦倒,来投亲的么?”

    “**不离十,既然咱们这大管事都不认得他,显然他还是第一次来苏家。”

    “不是熟面孔,那是隔代了?”

    “何必理会,随便打发了便是。”

    几个老人相互谈笑,颇是畅快。

    来的是一个年轻人,在这群老者心中,倒没有谁真正放在心上。

    “落越郡?”苏家老家主略微沉吟,道:“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他家大约三五百代之前的先祖,应该是从坎凌苏家出去的。”管事面色古怪,道。

    “……”

    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哪怕淡然如苏家老家主,也不由得眼角抽搐了一下。

    几位族老,俱都怔然。

    “三……三五代?”

    “不。”管事迟疑了下,道:“他明说了,是三五百代。”

    苏家老家主沉默了下来。

    几位族老一时间相顾无言。

    “三五百代?”

    “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全没了……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三五代的亲戚还比不过邻居来得亲近,他这三五百代,与路人有何分别?”

    “三五百代,咱们祖上还当过皇亲国戚呢,怎么不去京城认亲?”

    “哈哈,这混账小子,是来消遣咱们的么?”

    “让他滚蛋……”

    “这个……”大管事神色愈发古怪。

    “怎么了?”苏家老家主露出异色,道:“那年轻人有什么特殊之处?”

    “他是驾马车来的。”

    “马车?”

    “双驾马车,价值不菲。”大管事道:“两匹好马,一黑一白,照小人看来,那白马神骏非常,堪称宝驹,不比苏立少爷那匹爱马逊色。”

    “哦?”

    苏家家主目光微凝。

    几位族老声音也为之一滞。

    情况似乎与他们所想的有所不同?

    双驾马车?且是宝马拉车?

    这种排场,倒不像是穷困潦倒的亲戚,上门投亲来了。

    “请他进来。”

    苏家老家主笑道:“这年轻人说话有趣,老夫也想见他一见。”

    ……

    苏家门前。

    一辆马车,停在门前。

    车厢宽敞,两马神骏,颇为不俗。

    马车之上,苏庭稍作打量,只觉这苏家宅邸,着实辉煌大气。

    没有孙家那种古朴沧桑,却有一种新的大气磅礴。

    孙家是祖宅流传,不断修缮,但这苏家的宅邸,显然是重修了多次,改变了多次。

    “小庭……”苏悦颦的声音,在车里传来,带着几分忧虑,道:“咱们来认亲戚,你说是三五百代之前的亲戚,人家能接见你吗?便是去查族谱,怕也查不到了吧?”

    说着,苏悦颦也叹了一声。

    三五代的亲戚,也就够远的了。

    这三五百代之前……哪有这样的亲戚?

    “没事。”

    苏庭摆了摆手,笑道:“咱们进苏家的门,凭的可不是三五百代的亲戚……看见咱们这辆马车了么?”

    “马车?”

    “不错,就是马车。”

    苏庭道:“在景秀县丁家,不是挺好使的么?这就是身份,许多时候,也是通行的铁令。”

    苏悦颦低声道:“这能行么?”

    苏庭笑道:“坎凌苏家,一向势大,但越大的家族,越是注重礼数。”

    说着,他又继续解释,说道:“咱们若是徒步行走而来,穿着残旧,人家或许就当乞丐,随便把咱们这穷亲戚打发了。既然是驾马车而来,明显就不是普通的穷亲戚。”

    “再者说,就算不谈亲戚身份,只是来拜访的,在不知道咱们底细的情况下,看在这辆双驾马车的份上,他苏家也会看重两分,不会失了礼数,避免得罪了人。”

    “放心好了,我听松老说过了,苏家老家主是个老狐狸,不会鲁莽的。”

    “你看,这不就来了?”

    苏庭呵呵一笑,指着门口,但见那大管事匆匆出门,朝这边过来。

    “姐,咱们下车,一起进去,看看他苏家里头,有多气派。”

    “这……”

    “走吧,咱们这次是来做生意的,又不是真正来走亲戚的。”

    苏庭笑道:“咱们要的药材,可不简单,别说三五百代的亲戚,就算是苏家嫡系弟子,都没那个分量……所以啊,什么辈分的亲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咱们做生意的本钱。”

    苏悦颦微微点头,道:“好吧。”

    苏庭下车来,又扶着表姐下来,才对着苏家来人吩咐道:“好生看管我的马车。”

    ……

    苏家之内。

    苏家老家主微微沉吟。

    几位族老相顾无言。

    过了片刻,就见大管事领来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俱是年轻人。

    女子五官精致,清静美丽,只是脸色苍白,略感柔弱。

    少年则背负双手,闲庭信步,徐徐而来,仿佛游览自家后院。

    “少年人,你就是我这一脉,三五百代之前的亲戚?”

    苏家老家主笑吟吟道:“到这一代来认亲,隔得远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