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第九十八章 潜龙出渊,幼鸟展翅
    大夫人听得这话,略微点头。

    大管事依然跪伏在地,偶尔抬头,看向灵堂上的棺材,心中仍然有些恍惚。

    在他心目中,家主智谋远虑,手段狠辣,尽管人已老迈,却也仍是垂暮的雄狮,威严雄壮,如同神灵一般。

    他也认为,家主日后必定踏上先祖的道路,从而成就神仙中人,成为真正的神仙。

    但这样一位在他心中,宛如高山般的人物,却如此轻易倒下了。

    他不知道施法的是苏家那小子,还是神庙的庙祝,又或是家主触怒了那位秦宗主……但时至今日,他对于家主归天一事,仍然是宛如梦中,难以置信。

    “苏家小子呢?”

    大夫人似是想起什么,忽然问了一声。

    大管事低声道:“据说租出了店铺,花了大价钱,买了一辆上好的马车,准备离开落越郡。”

    大夫人冷哼了声:“想走?”

    大管事闻言,沉吟着道:“夫人的意思是?”

    说着,作了个手势,问道:“截杀?”

    大夫人摇头道:“县官方庆的人,近日盯着孙府,也不可妄动,并且,老爷生前最恨有人擅自动手,打草惊蛇,咱们不能动手。”

    “那该如何?”

    “王家。”

    大夫人冷声道:“王家断了根苗,恨极了一切与此事相关之人,眼下赵沃已经要处死,他这位王家家主,也有心思可以理会这个苏家的小子了。想来以他如今疯狂的性子,也不愿意放过这苏家姐弟。”

    “小人明白。”大管事低声道:“小人这就派人去给王家家主传讯。”

    ……

    神庙。

    池水悠悠,涟漪荡漾。

    “苏庭离开了?”

    松老这般问道。

    青平站在身后,低声道:“弟子将他姐弟二人,送出了落越郡之外,这才回来的。”

    松老点了点头,神色中有些复杂,终究是叹了一声,道:“落越郡这一亩三分地,只能养得住老夫这井底之蛙,却容不下一条蛟龙。”

    他指着那池塘中的鲤鱼,缓缓说道:“都说池鱼满三千六百,或出一蛟……可这落越郡之内,也就只有你我他三条池鱼罢了,但他却也仍然化了蛟龙。”

    青平默然片刻,想起苏庭修行以来,那令人难以置信的进境,不禁叹道:“他性子虽然跳脱,但天赋绝顶,兴许本就是蛟龙种,不必化龙,只成长开来,便是真龙了。”

    “也许罢。”

    松老吐出口气,指着那天空,充满感叹地道:“潜龙出渊……幼鸟展翅了。”

    青平站在他的身后,只觉松老的身影,充满了落寞,充满了遗憾,仿佛几近腐朽的枯木,仿佛垂垂老矣的狮子。

    可他想起苏庭,却又不禁有了相似的落寞之感。

    今日潜龙出渊。

    但这一头幼龙,尚未成长,还是年幼,便已堪比虎狼了。

    ……

    县衙。

    方庆今日审理了一桩案子,圆满结束,正走出公堂之外,便想命人备马,去送一送苏先生。

    然而才出门口,便见师爷匆匆而来,凑在耳边,说了几句。

    方庆脸色变了又变,阴晴不定。

    良久,才听他道:“苏先生离了落越郡了?”

    师爷点头说道:“神庙的青平,刚刚送他离开,但王家的人,或许追得上。”

    方庆默然不语,仰面看天,叹了声,道:“人间有福不愿享,地府有门偏要闯。”

    说着,他微微摇头,忽然问道:“袁捕头可知晓此事?”

    师爷点头道:“盯着王家的捕快,是袁捕头的下属,在王家有了动静时,他派了两个人出来,一个报知于您,一个报知于袁捕头。”

    方庆沉默了片刻,眼神中闪烁不定,深吸口气,道:“随我去袁家里一趟。”

    师爷闻言,微微一怔,略有不解,道:“这事与袁捕头有何干系?”

    方庆缓缓说道:“暂时没有关系,但本官怕他会牵扯上关系,所以咱们两个,先买两壶酒,去找他饮酒。”

    师爷对于事情来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觉大人举动古怪。

    方庆没有多说解释,只是拍了拍师爷的肩膀,道:“今日灌醉了他,也就是救了他。”

    师爷略有茫然。

    方庆只是叹了声,便当头往前而去。

    他心里知道,一旦袁得知王家派人去截杀苏庭,无论出于什么想法,作为落越郡的捕头,也必然是要前往的。

    但苏先生的本事,高深莫测,王家之人此次前去,无异于自寻死路。

    倘如袁到了,却见苏先生施法杀人,亲眼目睹之下,证据确凿,袁这不敬鬼神的武人,势必要出手捉拿苏先生。

    以苏先生的本事,绝非江湖上那些卖弄戏法的假道士可以相提并论,袁怕也斗不过他的神奇法术……而袁一旦动手,以苏先生的性子,也不会坐以待毙,更不会因为袁是捕头,而网开一面。

    所以他心中明白,今日袁去了,八成也就回不来了。

    方庆与袁虽然如今有些理念不合,但毕竟共事多年,也算融洽,不说情同手足,却也曾引为知己,无论出于什么念头,他都不愿让袁赴死。

    “务必拦住袁!”

    方庆深吸口气,暗道:“王家之人赶赴幽冥地府,苏先生不许我拦,但袁总是不能任由他去。”

    ……

    落越郡往东,约有一里。

    有一辆马车,沿着官道,徐徐行走。

    这匹马虽然被苏庭用真气点化过,但也仍然够不上烈马良驹,日行千里的程度,拉着一辆车,坐着两个人,又有一堆行李,也是沉重。

    这匹马能拉动这么一辆车,行走依然稳健,已算不错,非是劣马。

    “真慢……”

    苏庭吐出口气。

    驾驭马车,自然不能比得骑乘快马那样一骑绝尘而去,除了一些特殊情形外,在大多数时候,也都是缓慢行走。

    一来,马匹拖着车厢,奔跑久了,难免疲累,甚至累死半途,也是常见。二来,马车跑得太快,容易颠簸,坐车之人是否晕车还是两说,但倾倒侧翻的危险,也还是有的。

    顾及到表姐还在车上,因此苏庭驾着马车,缓缓而行,如同悠闲散步一般。

    实际上,马车虽是徐徐而行,可却也要比常人行走,要来得快些,但上辈子苏庭开车,如同疾风,习惯了风一样快的速度,如今倒是慢得让人焦急。

    “嗯?”

    忽然之间,苏庭眉宇一挑。

    他伸手一拉,拉住了马头,停下了马车。

    而在马车之后不远处,烟尘袅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