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第六十七章 五灵搬运术【上】
    这声音是个男人,声音有些尖细,语气倒还没多少火气。

    只是苏庭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是陈叔叔。”

    苏悦颦轻声道:“我在墙头上晒了床被子,他多半是不高兴了,我去收了吧。”

    苏庭抬起手,笑道:“姐,我去收好了,你去帮我盛碗饭。”

    苏悦颦点头道:“也好,不过他这人有些小肚鸡肠,你别理他太多。”

    苏庭笑道:“我知道的。”

    这个所谓的陈叔叔,就是那个陈友语。

    在他遇上王家公子的第一天,这厮上门来,旁敲侧击,问了些店铺契约的事情,多半是被孙家收买过。

    而关于这个人,在苏庭原身的印象中,是个典型的市侩小人。

    这种人不仅市侩,还喜欢占人家的便宜,可却连人家扶着他家的一块砖石,都仿佛被人占了便宜,心里堵得慌。

    而更重要的是,这人见不得别人好,见得人家好了,心中总是添堵,哪怕损人不利己,也要想办法搅黄人家的事情。

    当年苏家父母,药店生意不差,偏是这厮总要找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来捣乱。

    若是如此,两家关系就此交恶,也就罢了,但这厮脸皮贼厚,捣乱过后,第二天他还能很热情的向苏家父母问好,甚至坦白直言,说自己看着人家好,心里不大舒服。

    “倒真是个有趣的。”

    苏庭缓缓走来,看着墙头上晒着一面被子。

    而墙的另一头,陈友语的声音,不断传来。

    “赶紧收回去啊,我还得在这儿晒太阳呢。”

    “苏家丫头,听见了没?”

    那边声音似乎变得有些急切。

    苏庭眉头挑了挑。

    两家的墙都是齐头高,中间隔着三尺小巷,这被子晒在自家墙头,怎么也挡不到他家的太阳吧?

    苏庭没有多想,摇了摇头,随手一揽,被子收了回来。

    这时,那边才说道:“这才对嘛,这巷子又不是你家的,也有我家的一份,以后什么东西,不要占着这巷子,好了,我不晒太阳了。”

    苏庭眉宇抽搐了一下。

    就因为被子另一端,落在空巷处?

    这就觉得被人占了便宜?

    “这特么连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算不上吧?”

    苏庭想起这厮曾经被孙家收买,旁敲侧击地问过契约,不禁想道:“难不成是孙家让他没事找事?”

    而那边墙下,声音又传过来了。

    “苏家丫头,你吃饭了没有?”

    “话说回来,你们家店铺也要开张了吧?哪天开张啊?记得开张的时候,东西不要放到我铺子这边过来,可不能越界的啊。”

    “苏家丫头,你怎么不回我话?”

    听着这些屁话,苏庭脸色十分难看。

    谁是丫头?这个满肚子小肚鸡肠的家伙,才是长舌妇吧?

    苏庭抱着被子,摇了摇头,就要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墙那边低声咕哝着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边。

    “真是没大没小,走了也不答一句,该你命苦,还摊上了苏家小子那么个病秧子。”

    “那病秧子要是哪天又病死了,我迟早收了这店铺,跟我家店铺合在一起,办个大生意。”

    “指不定老子还能看得起你,养个小美人儿。”

    “咒你家店铺开张之后,天天没生意,然后把苏家丫头卖给我。”

    “不过得罪了孙家,估计也没好日子过了,该!”

    这声音不高,低声自语,闲碎得很。

    但苏庭如今的感知,便是修成内劲的武者,都远不如他,也便听得一清二楚。

    苏庭面色阴沉,站了片刻,抱着一床被子,回望了一眼,低声道:“小爷正好还有一法,须得试验一番,练成了此法,就拿你家试法。”

    ……

    入夜。

    房中。

    苏庭负手而立,看着眼前五个笼子。

    五个笼子,五种动物。

    狐狸,黄鼠狼,刺猬,蛇,老鼠。

    这五种动物,在落越郡有一种说法,唤作“精生”,即是有望成精的生灵。

    而这五种动物,比起其他动物,也确实更有灵慧,更为狡猾阴毒,绝大多数猎人捕捉了它们,也往往是告罪一声,便放归山林,俱都不敢招惹。

    甚至有些信奉神灵的,将它们奉为五仙,但除了北方偏上的地域之外,大周朝廷之内的百姓,极少有人立庙供奉,多是避之而唯恐不及。

    大周司天监,也将这五仙的性质,定为邪辈。

    实际上,在修道人眼中,这五类动物,也确实是更具灵性,或者说更为奸猾狡诈,智慧较高,灵智易开,更易修成精怪。

    而在大周北方,也不乏这五类精怪,修行有成后,装神弄鬼,受人供奉。

    “五仙……五灵……”

    苏庭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五种动物,他找了好几天,蛇鼠二类倒还简单,只是狐狸,黄鼠狼,刺猬这三类,不大好找,还是他花了些钱,等了两天,才有人捉来。

    至于他抓来这五种动物的原因,倒也简单,源自于传说中的五鬼搬运术。

    道门也有五鬼运财术,两者异处不大,但一般的方士,请的是五鬼,而道门中人,请的是天上五位瘟神。

    苏庭未登上人境,阴神未凝,未能抓鬼,未能请神,只是以他的道行,配合法门,却足以驱使这五只动物。

    他运转功法,真气外溢,只见气息鼓荡,顿生肃杀之色。

    他气质顿变,高不可攀,威严霸道。

    这五只动物,较为灵慧,源自于本能的恐惧,使它们尽都瑟瑟发抖。

    这是源自于修道人的压迫,源自于生命层次的压迫,也是它们源自于本能的恐惧。

    这种压迫,跟孙家家主不同,他以权力熏陶出来的威严,可以震慑常人,可以让人心生怯弱,但却压迫不了阿猫阿狗这些动物。

    但苏庭可以,他的气息压迫,乃是层次上的碾压,便如猛虎威压野狗!

    “你们五个听着。”

    苏庭沉声道:“本座苏庭,今日施法,赐你们一场机缘,日后须得尽力为我,不得忘却今日恩德!”

    说过了这场面话,他真气运转,导入指尖,点在了笼子内的黄鼠狼头顶上。

    雷光真气,颇为霸道。

    黄鼠狼颤了一颤,颓然伏下。

    苏庭收回手指,真气再转,点到了那狐狸头顶上。

    接连五次,这五只动物,都被他真气点化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