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仙庭封道传 > 第六十六章 钉头七箭书
    入夜。

    烛火昏黄。

    苏庭盘膝而坐,神刀放置于前方。

    他呼吸吐纳,一缕真气落在神刀之上,复又流转,从口鼻归入。

    在他踏破二重天之后,体内真气产生质变,凝成一团雷光,日渐壮大,威能渐盛。这几日间,他炼化神刀的速度,已加快了不少。

    苏庭呼吸吐纳,过了许久,才缓缓收功,将神刀捧起,放回玉盒之中。

    玉盒之中的金玉之水,幽蓝依旧,而两株人参也染上了几分蓝色。

    “炼化神刀,也是不急,眼下我已入二重天,护身之法甚多,足以自保。”

    苏庭收了玉盒,目光微凝,想起了那日,他伸手去拍孙家家主的肩膀时,那个出手拦阻的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体格健壮,步伐稳健,手臂刚硬,显然功夫练到了家,几乎到了可以凝就内劲的地步。

    只是苏庭毕竟踏破了二重天,算是高了他一个层次,真气迸发之下,对方一掌也就没能落下来。

    当时那中年人神色骇然,但苏庭目光落在孙家家主身上,对他也不甚在意。

    但事后想来,那中年人的本事,倒还当真不差。

    “习武之人,血气旺盛,内劲强悍,刚猛霸道。”

    “我修道之辈,真气以养身为主,较为温和,养生长寿,却不如内劲来得猛烈,故而,在三重天凝法之前,真气的杀伤力,多是弱于内劲。”

    “但我修行雷法真传,本身就带有几分霸道,哪怕尚未凝就法意,但体内真气,也不见得弱于内劲。”

    “修道有三重天,武道也有三重天。”

    “我道行高了对方一筹,便压了对方一头。”

    “但实际上,当时真要正面打斗起来,对方精通招式技艺,我在拳脚招式上稍逊一筹,体魄也不如似那般刚硬,也是个弱势。”

    “这般说来,那时要是打起来,我若不施法术,不用法宝,正面打斗,还真未必拿得下他。”

    苏庭这般念着,沉吟了一下,稍作比较,暗道:“不过正面打斗这事,倒也无须过于上心,在我眼下这个境界,真正让人敬畏的,还是法术的玄妙,而不是正面打斗。真要让我施法完成,哪怕他是武道大家,都难活命下来。”

    他心中把自己和当下世间盛行的武者,稍微做了个对比,细究优劣之处,避免日后吃亏。

    他一番思索,旋即站起身来。

    他看向了西北角落的方向。

    “施法完成……老孙子,这回怎么活命。”

    ……

    天色略有昏暗,西北角落视线不清。

    但隐约能见,那赫然是有一座小台,而台上便有一个稻草人,头顶一盏灯,足下一盏灯。

    稻草人上面,写着孙家当代家主的姓名,而在其顶上,灯下所在,则绕着一缕白发。

    “钉头七箭书!”

    苏庭神色恍惚,目光之中,有些期待。

    他前世所在,神话故事当中,殷商末期,周朝之初,正是众仙的封神之战。

    而在这个神话故事里头,陆压道人的名声,谈不上多么响亮。

    但真正听过陆压道人之名的,多数不会忘记他在这个故事之中的出色表现。

    陆压出手次数不多,多数是依仗斩仙飞刀,而第一次出场,则是用了一场咒术,咒杀了修成玉肌仙体的大罗神仙。

    这一道咒术,便是钉头七箭书!

    凭借着这一道咒术,借着姜子牙的**凡胎,仅过二十一日,便将赵公明这位神通广大,且势不可挡的大罗神仙,拜得昏昏欲睡,最后神智失散,终被陆压用符箭射杀。

    而如今苏庭用来对付孙家家主的,便是这钉头七箭书!

    “我有诸般妙法可以杀人,此次特意尝试此法,用来杀你。”

    苏庭笑道:“孙家老小子,让苏某大费周章,送你上路,在这钉头七箭书之下,也算你有福了。”

    论起本领来,苏庭有着不少的手段,但他心中却对这早已闻名的钉头七箭书,有着极大的兴趣。

    所以他最终还是挑了这钉头七箭书,要尝试一番那传说中的咒杀之术。

    “昔年陆压道君,见了赵公明一面,取了他的一缕气息。”

    “我苏某人,还不到可以取人一缕气息的本领,但却是亲取了他孙家家主的一缕头发。这一缕头发的用处,可要比一缕气息,更为直接了些。”

    “道君归来之后,用气息打入了稻草人中,命人结营造台,让姜太公这**凡胎,一日三拜,去拜得这位大罗神仙,多日昏昏沉沉,到了最后,神智失散,最终被符箭所射杀。”

    “而我身为修道中人,咒杀他孙家老小子这么一个未经修行的凡夫俗子,可比当初姜太公这凡人去拜赵公明这大罗神仙,要来得简单。”

    “虽然这营台简陋了一些,但咒杀他这老小子,绰绰有余。”

    “说不定还不足二十一日,他这老鬼,也就神智溃散了。”

    “此法玄妙莫测,只不过,就是这一日三拜,要书符结印焚化,稍显麻烦了些。”

    苏庭看了看天上,心道:“难怪当年陆压道君把那步罡踏斗,每日朝拜的苦力活,交给了太公……多半是道君他老人家,闲云野鹤惯了,是个懒散的性子,不如我来得勤快。”

    就在这时,他心中一动,看向了房门。

    如今道行高涨,感知愈发敏锐。

    听脚步轻盈柔和,却又稍显虚浮无力,像是表姐来了,他忙是起身来,开门去迎。

    “小庭……”

    门外,苏悦颦正抬着手,似要敲门,这时见他打开了房门,不禁有些愕然。

    苏庭嬉笑了声,道了声姐。

    苏悦颦轻笑道:“好了,吃饭了。”

    苏庭道了声好,出了房门,返身合上两扇门。

    苏悦颦目光从门缝里,似乎瞥见了一个人影。

    房中西北角落昏暗,隐约借着上下两盏灯光,能够依稀得见,那个人影,似乎是个草人。

    她略微一怔,有心询问。

    然而就在这时,外头忽然传来一个男子声音,大声道:“苏家的丫头,晒什么被子,遮了我家的阳光了,赶紧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