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玄尘道途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木岩盾
    “芝儿!你怎会来此,害我好找。”夏侯武缓口气抱怨道。

    “陪师兄摆摊卖些灵符,可有趣了。”唐芝乐呵呵地回道。

    “夏侯师兄!别来无恙!”待两人走近,刘玉抱拳问候道。

    夏侯武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摆在兽皮上的一排灵符,怪声怪地说道:“真没想到刘师弟还能绘一手好符,啧、啧!”

    “略懂皮毛,夏侯师兄见笑了。”刘玉轻笑着回道。

    夏侯武暗哼一声,随后卖着关子对唐芝说道:“芝儿!想不想回黄圣山?”

    “什么?”唐芝不由一愣。

    夏侯武得意地说道:“明日宗门将战死师兄弟的尸骸、骨灰,运送回黄圣山安葬。我三叔担当此次运送的总管事,我已经跟三叔说好了,将芝儿与伯父一同调入护送队,明日午时咱们起程回宗门。”

    “真的吗?”

    “太好了!”

    “谢谢,武哥哥!”

    唐芝回过神,语无伦次拽着夏侯武连连谢道。

    “每次交战,为兄都为你提心吊胆的,生怕你与伯父有何闪失,如今为兄总算能安心了。”夏侯武顺势将唐芝轻轻拥入怀中,故作深情之态说道。

    十日前的鏖战中,黄圣宗一星战舰“飞马”受到围攻被击毁,舰内五百余人生还者寥寥,当时夏侯武便在此舰上,要不是他三叔夏侯空护着他冲出舰外,夏侯武早就被无情烈焰吞噬。

    近月来,黄圣宗于卧马湖已战死一千多名弟子,昨日增援一至,“天风长老”夏侯长信便决定将宗门战死弟子的尸骸、骨灰,与重伤者运送回黄圣山,同时也将残破不堪的战舰残骸拖回宗门。

    战舰残骸虽破,但舰骸能提炼出大量高阶灵材,如深海寒铁、灵纹钢等,如宗门再订购“灵能战舰”时,能省下一大笔灵石。

    夏侯长信将此事交于三子夏侯空负责,护送人员中安排了大量夏侯家的宗族弟子,大战如今越来越惨烈,正好借护送之名,让宗族弟子回黄圣山避避,减少宗族弟子的伤亡。

    夏侯武得知此事,便找他三叔帮忙,想将唐芝父女安排成护送人员,一来,他对唐芝确有些情愫,担心唐芝的安危,留在卧马湖实在是太危险了。

    二来,再见唐芝时,夏侯武发现此女又娇艳了几分,有心想再亲芳泽,但这小妮子好似已有些戒心,令他未能再得逞,如今促成此事,这小妮子定对他心怀感激,等回到宗门,到时再略施手段……

    想想,夏侯武就心痒难耐。

    “武哥哥!我师兄也跟咱们一同回宗门吗?”想到师兄在旁,唐芝忙挣脱开,害羞地问道。

    “这…,我去找三叔时,本想让刘师弟也加入护送一行,但护送队名额有限,只剩两个名额,所以,刘师弟,为兄在此只能说声抱歉了!”夏侯武一脸为难地说道。

    夏侯武所说可谓半真半假,他去找三叔夏侯空时,根本没提起过刘玉半句。护送队名额也确实有限,不单要安排夏侯家本族弟子,还有亲近夏侯家宗门其它家族的宗族弟子,借此返回黄圣山,也需安排妥当。

    其实一开始夏侯武提起此事,夏侯空并没有同意,是他父亲夏侯川亲自出面,这才定下此事。夏侯川此举,是想要弥补对唐芝父女的亏欠,毕竟武儿这混账东西,坏了人清白。

    “夏侯兄言重了!”刘玉自然明白夏侯武没这么好心,仍客气地说道。

    “武哥哥!能找夏侯师伯再说说嘛!让师兄也一同返回宗门?”唐芝不禁为刘玉担心起来,期盼地说道。

    “师妹,不要为难夏侯兄了,师兄不会有事的。”刘玉忙出言说道,他知道多说无意。

    “刘师弟能理解为兄最好了,芝儿,明日便要起程,回去收拾一下吧!”夏侯武轻笑着说道:

    “我还要帮师兄…”

    刘玉出声打断唐芝说道:“师兄一个人能应付,去吧!”

    随后拱手向夏侯武说道:“夏侯兄,再会!”

    “刘师弟再会!”夏侯武瞟了刘玉一眼,嘴角微扬,心想着:按如今之势,这卧马湖往后会越来越凶险,有没有再会,还真不好说,嘿嘿!

    待两人离去后,刘玉脸色渐渐凝重起来,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摊前过往偶有问价者,也没有理睬之意,一刻钟后,刘玉深深叹了口气,收起了摊位,已没什么心思再摆下去了。

    深夜丑时,夜黑风大,吹的营地连绵的帐篷发出阵阵呼呼的闷响,刘玉埋头急走,来到一间仍亮着灯光的营帐前,掀开账帘走了进去。

    “弟子刘玉,拜见师尊。”刘玉进入帐篷,见唐浩端坐在营帐正中的矮桌前,忙行拜礼。

    “玉儿,过来坐!”唐浩挥手一招,顺手给刘玉沏了杯热茶。

    “师妹,好!”刘玉落坐,同一旁的唐芝,打了声招呼。

    “师兄,喝茶!”唐芝乖巧地,将唐浩沏好的热茶,递到刘玉身前。

    “玉儿,明日为师与芝儿随护送队回宗门之事,你已知晓了吧!”唐浩等刘玉喝口茶,说道。

    “嗯!”刘玉放下茶盏,点头应道。

    “为师本想带你一起走,但…”唐浩不禁摇头,长叹口气。

    唐浩得到消息后,便想找几位熟知的宗门管事,将徒弟刘玉也带上,但打听一番后才发现,此事不可为,此次护送队名额有限,极为抢手,已被宗门各家族瓜分完,其中名额最多便是夏侯家。

    他和唐芝的名额,听说还是夏侯家让出来的,唐浩本不想接受他夏侯家的施舍,但大战越来越凶险,唐浩本身才三府修为,入了战场,如今已有些首尾难顾,很难保证女儿唐芝的安危。

    最终默认了此事,算是承了夏侯家的情。

    “师尊,弟子明白,放心吧!弟子能照顾好自己。”刘玉忙起身,恭敬地说道。

    “好!你一向稳重,为师知道,往后入了战场,需万分小心,莫要贪功,保命即可,切记。”唐浩语重心长地嘱咐道。

    “弟子,明白!”刘玉郑重地应道。

    “这张“木岩盾”为四品中级灵符,你先收下,凭你如今的修为做不到瞬发,想要激发此符,需蓄灵一段时间,牢记!”唐浩边说,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青黄色灵符,递给了刘玉。

    “师尊,这太贵重了,弟子不能收!”刘玉连忙推脱道,要知道这样一张四品灵符,平日要卖近万块低级灵石,如今在这卧马湖,更是有价无市。

    “你收下便是,为师在宗门等你平安归来。”唐浩脸色凝重地说道。

    “师兄,你就收下吧!”坐于一旁的唐芝,也轻声劝说道。

    “弟子,谢过师尊!”刘玉拱手一拜后,将桌上的“木岩盾”收了起来。

    三个又聊了一会,唐浩父女嘱咐为多,刘玉静听一旁,喝完最后一杯茶,刘玉起身告辞,退出了帐篷。迎着微冷的夜风,脸露迷茫低头朝自己营帐的方向走去。

    方才当着唐浩父女的面,刘玉自然显露出自信满满之态,为的是不让两人担心,其实刘玉心中一点底气没有,宗门交战,何其凶险,就凭他练气九层的修为,生与死,岂是他自己能左右的了的?

    之前的交战,有师尊唐浩在旁关照,加上刘玉自身练成的“玄血遁光”,这才一直没出什么意外,等明日唐浩父女离去,刘玉便成了孤家寡人,上了战场,便只能生死由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