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混在帝国当王爷 > 第七百五十七章 人言可畏(一)全文阅读

第七百五十七章 人言可畏(一)

李勋观察了一会儿四周的情况,然后对王交儒低声交代:“你去把楚王赵硕带到这里来。”

对方的目标肯定是楚王赵硕,而自己的目标同样也是赵硕,一个要死的,一个则是要活的,方式不一样,但目标一样。

王交儒点了点头,领着两名亲兵快速离开。

余恒领着一队士兵从前堂急匆匆而来。

“余将军,你来的正好,对方人多势众,我们还是准备突围吧。”

李勋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余恒摇了摇头:“若我没有记错的话,距离这里最近的一支军队,在三百里之外,对方的兵力是我们的数倍之多,仗着驿站的阻碍,我们倒也还有一搏之力,一旦到了野外,一路追杀,我们逃得掉?”

李勋淡声道:“对方人数虽多,但都是步兵,我们人数虽少,却全部都是骑兵,只要冲出驿站,对方能奈我何?”

余恒不解道:“李将军,你怎么知道对方骑兵不多?”

李勋笑道:“从对方衣着上来看,应该是地方府兵,州县府兵的装备如何,不用我多说。”

府兵制在晋朝中前期曾经有效地实行,但自和宗以至武宗时就逐渐被破坏,到懿宗时终于被废除。

破坏的原因有很多,主要有三个,战事频繁、防御线延长、兵役繁重。

原来防戍边地有一定的番休期限,后来随着吐蕃与胡族的日益强大,战事长久不断,前往边地的府兵常被强留以至久戍不归,导致府兵厌战避役,逃亡越来越多。

晋朝前期几个皇帝,经历乱世,自知其中艰难痛苦,所以对于地方府兵比较尊重,待遇也是不错,给予一定数量的土地,但到了晋朝中后期,地方府兵越来越不被重视,朝廷几番下来,府兵的待遇大幅度消减,而且他们往往被地方豪强官家借为私家役使,看做猪狗,导致地方以充当府兵为耻辱。

武宗之后,相继继位的几代皇帝,都是平庸之辈,无法克制改善国家内部,土地兼并日益严重,府兵征发对象主要是均田农民,随着土地的越来越集中,均田制的破坏,府兵征点制失去了赖以实行的经济条件。

这样,到了平宗执政时期,府兵逃散的情况日渐增多,以致兵员枯竭,征防更难调发,而外部的军事环境却是越来越恶劣,鉴于此,平宗彻底舍弃府兵,开始专注以粮饷功勋之募兵制度。

府兵制度虽然被破坏,十室九空,但并不是完全被废除,少数一些土地兼并不是很严重的地区,依旧有着相当数量的地方府兵,一千人以下,设司马专职管理,两千人以上,则是设置团练使,比较重要的地方,还会设置防御使,在往上的都督与节度使,那就是兵马专职了,有没有土地都无所谓,反正朝廷会给粮饷。

既然不受朝廷重视,府兵士兵的装备又是自备,又能好到哪里去?

事实上,大多数地方府兵衙门,人员空缺非常严重,武器装备根本不可能全员配备,这也就是杨世成,作为杨家族人,既有钱又有野心,他在地方经营数年,府兵的足额与武器装备,全部都是杨世成花自己的钱完善搞定,换了其他地方,很难有这样的装备与战斗力。

余恒看向副将,征询他的意见。

副将想了想,点头说道:“那些人身上的穿着,确实是地方府兵,虽然不知道地方府兵为何会有如此战斗力与武器装备,但他们终归是府兵,朝廷不给,就算自备,骑兵也一定不多。”

另外一名军官也是出声说道:“将军,李将军说的有道理,驿站就这么大一点,对方人数又是数倍于我们,久战下去,我们只能困死在此,还是突围为上。”

李勋静静看着他们,并没有催促。

按道理来说,李勋贵为国公,不久前更是身为节度使,坐拥陇佑西域庞大之地,数万精锐大军,此行又是以他为主,李勋完全可以直接下达命令,根本不必征求余恒的建议,更不用理会他的想法,说什么就是什么。

若是换了别人,李勋恐怕会这么做的,但是余恒的背景,他有些了解。

余氏是岭南一个不大不小的家族,在当地名望并不显,除了余恒之外,余家并没有族人在丰京为官,家族人员也不多,为官者不过三四人,最大的官也不过一州司马罢了。

但余恒的爷爷余俸生很厉害,他看人的眼光非常精准。

余俸生以举人之名进入仕途,十数年下来,人到中年,做到一县县令,因为是举人,做到县令一职,其仕途几乎已经走到了极致。

余俸生只有一个独子,但女儿却很多,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与功名,在仕途上是很难有所突破了,要想通过仕途的进步发展家族,这条路已经被堵死。

所以,余俸生从另外一个方向发展,就是挑那些人当时还很落魄的年轻之辈,以女儿许之,进行联姻。

黔州节度使魏文南,楚州节度使王怀烈手下大将洪文海,以及刚刚在河南立下不小功劳的云玑,他们三个人的正妻原配,全部都是余俸生的女儿,这三人早年落魄,还没有发迹的时候,被余俸生看上,以女儿下嫁,如今二十多年过去,这三人都是身居高位,成为一方豪雄。

从这一点不得不说,余俸生看人的眼光确实极为精准厉害。

李勋并不是怕余恒,只是两人并没有任何仇怨,没有必要在他面前飞扬跋扈,把关系给闹僵,这也不是李勋的性格,有些时候,态度温和一些,很多事情都可以很好的解决。

余恒虽然年轻,但性格相当稳重与成熟。

余恒对着李勋拱手说道:“李将军,这里你最大,还是由你下决定吧。”

别人对自己待之以礼,余恒自然不会不识抬举,对李勋非常的客气。

李勋看了看四周,最后对着余恒说道:“放火,分别从东西两个方向突围。”

余恒对着身边的副将点了点头,后者当即离开,传达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