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混在帝国当王爷 > 第四百五十三章 急转
    “我乃武州节度使,岂会骗尔等小民?”

    李勋笑了笑,看向王百吉,淡声道:“你放心,我会抽调精干之人,配合你们做事,不会让你们孤立无援。”

    王百吉毕竟活了这么多年,经历的事也多,听了李勋的话,沉思片刻之后,便不再多思,当即跪了下来,应下了此事。

    待他们走后,李存孝轻笑道:“对于他们而言,这可是重利了。”

    李勋笑了笑,淡声道:“只要真心为我做事,我绝不惜利。”

    “大帅大度。”

    李存孝拱手一拜,知道李勋这个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事实上,李勋谈不上什么才华,本人其实很平庸,但就是这么一个人,李存孝却对其极为的敬佩,原因很简单,李勋会用人,也敢用人,单仇、郑春、赵卫等人,仕途暗淡之时,被李勋大力启用,放权与他们,放手做事。

    李勋做事,从来抓大放小,定下一个调子,你去做,做成了,有功,做不成,有过,只看结果,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敢于用人,敢于放权,绝不插手其中的细节,这是包括李存孝在内的诸多将领,最为佩服的。

    比如李存孝本人,以前名声不显,官职低下,只因练兵之事,逐步得到李勋的重用。

    也是因为练兵之事,李存孝与于岩辉有很大的矛盾,有过几次激烈的争吵,为此,于岩辉写信告了李存孝一状,两人的官职差那么多,按理说,为了安抚于岩辉,李勋就算不罢了李存孝的官职,严厉呵斥一番,也是应该的,但是最后呢?李勋只是回了一封信,言道,既然给了李存孝练兵之权,一切事物,皆由他来定夺,练兵事成,我当赏之,若不成,你直接把他绑了送到都督府就是,其他的话,你不要说,我也不想听。

    此事最后传到李存孝耳中,对此,李存孝大为感激,做事越发的真诚用心,最终为李勋训练出了一支有模有样的军队,事后,李勋保举李存孝做了中郎将。

    单仇走了进来,看到沙盘,也是微感惊讶,李勋笑着与他讲解了一番。

    “若真能成功,以后指挥作战,便能事半功倍,容易许多了。”

    单仇抚掌笑道,沙盘的作用,对于军事战争来说,确实是一个比较大的进步,以往主将布置军事计划,自然是以地图为标准,但军中之人,中下级官员,绝大多数都是大老粗一个,并不识字,所以很多时候,就是几个主要将领聚集在一起,商讨军事部署,若是有了沙盘这种实物,便能召集更多的人一起商议,可以听到更多的军事意见,这对于一军主将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件好事。

    “都准备好了?”

    李勋出声问道。

    单仇点头说道:“全军将士已经吃罢早饭,一切物资也是聚集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李勋等人是昨天黄昏时分到的小古县,刘潭设宴款待了他们,并告知前线消息,或许是因为小古县这边的军队越来越多,吐蕃人已经探清了消息,有了相应的军事部署,廊州城外的万余吐蕃士兵,已经朝着鄯州退去,并拿出刘知古的手书,上面言道,若是李勋的军队到达,立即兵出小古县,与廊州的赵飞度汇合,从侧面威胁吐蕃军队,减轻鄯州方面的军事压力,待安北援军到来,随时准备反攻。

    虽然刘知古的命令,与李勋原本的军事部署有些出入,但方向上大体一致,思考了一番,李勋最终选择了顺从,命令大军休整一晚,第二天一早立即出发前往廊州。

    长长的队伍,有序前进。

    城门处,李骁亲自来送。

    “李老大,一路顺风,我在小古县等你凯旋而归,到时,你我不醉不归。”

    李骁抱拳送别。

    李勋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在前线拼命,你们这里的粮草物资,可要足资送来。”

    国与国之间,规模庞大的战争,一旦形成僵持,就看谁的国力雄厚,谁的物资充足,谁能坚持的更久,李勋此次驰援前行,物资并没有带的太多,只够半月所需,后续的粮草物资,则是由小古县这边提供。

    李骁嘿嘿笑道:“李老大,你放心吧,送给你们的粮草物资,我会亲自盯着,只会多,不会少。”

    闻听此言,李勋心里微微放心,于是不在多说,对着李骁拱手一拜,架马离开。

    小古县里廊州城,不过两百多里路,不算远,骑兵一天便能赶到,但李勋的三万大军,大多数却是步兵,只有八千骑兵,大军一路前行,赶了一天的路程,天色黑暗之时,距离目的地,还有百余里路,行程过半。

    大军就地扎营休息,斥候四散探察警备。

    赵卫、单仇皆是经验丰富的老兵,军营里的事情,由他们去做就行了,李勋倒也轻松。

    “司马图,军营里的生活,可还过的习惯?”

    司马图喝着茶,呵呵笑道:“主公这等清贵之人,都能过的下去,属下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李勋闻言,不由哈哈大笑。

    吃罢晚饭,李勋与司马图闲聊了一会儿,各自去休息了。

    深夜时分,帐外传来一阵骚动,行军在外,每个人的神经都是绷得很紧,李勋也不列外,所以睡的很浅,听到声音,立即就是醒来。

    “外面何故如此吵闹?”

    李勋一边穿衣,一边大声呵斥,脸上有着不悦之色,这么晚了,吵吵闹闹的,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门帘被宣来,亲兵统领华少晟走了进来,大声说道:“主公,李存孝李将军回来了,正在外面等候求见。”

    李存孝?

    李勋一个发愣,自己不是派他领三千骑兵为先锋,先行赶往廊州,与赵飞度汇合?如今怎的回来了?

    李勋心中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也顾不上穿衣服了,这就么穿着内衣,大步走出了营帐。

    李勋看到,李存孝脸色沉重,在那里来回走动,时不时的握拳打在手掌,发出长叹,整个人显得非常焦急。

    “李存孝,你这么回来了?”

    李勋急声喝问。

    李存孝大步上前,跪倒在地,苦着说道:“末将领军行至廊州城还剩三十里,受到吐蕃军队的袭击,对方人多势众,数倍与我,末将只能领军突围,三千兄弟,战死近千人,末将无能,请大帅责罚。”

    李勋大惊失色,失声问道:“那赵飞度呢?”

    “赵飞度,已经弃城而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