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恽夜遥推理 > 补:第十卷(重明灯下的毕方之岛上部)第528-529章(修改版)
    第五百二十八章言诺谷的交易下

    心如死灰是什么滋味,站在湖面上的男人终于体会到了,差一点,他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像疯子一样跟着跳下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人工岛的影子在他心里凸显出来了,过去无论如何都不会在乎的东西,就像有生命一样,渐渐占据了他的心灵,让那无边的绝望退后。

    双手紧紧握着刚刚两个人掉下去的栏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在努力吞咽着悲伤,不让喉咙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手腕持续用力,不知道是要把栏杆拧断,还是要让疼痛来抑制心中的痛苦。

    这种痛苦,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熬了,这么多年来,他想要维护的到底是什么?男人摇摇晃晃的离开了所在的空间,他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不知道目标在什么地方,只是浑浑噩噩的,直到撞上另外一个人为止。

    沉闷的撞击声,让其中一个人清醒过来,而另一个瞬间看到了满地的鲜血。

    当刚刚清醒过来的男人,意识到事情变得有多么糟糕的时候,瞳孔中已经映照出了另一个人在地上擦拭的身影。

    “为什么要帮我?”男人问道。

    “因为你不是故意的,不然你不会这样一副表情,刚才谁死了?”趴在地上清理痕迹的人问他。

    男人看了他好一会儿,也没有回答,浑身都散发出一股绝望的气息,趴在地上的人意识到不对,这才回过头来,只一眼,他聪明的脑袋瓜里就意识到了死者是谁。

    “你,你把他杀了?难道说……刚才在水缸底下的不是死者的头颅?”

    问话没有得到回应,趴在地上的人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得到回应,但他不放弃,一遍又一遍的继续问题,直到男人开口答话。

    “她死了,我也死了,这里的主宰者也死了!”

    “这里的主宰者不是刚刚就死了吗?”

    “哈哈!反正大家都死了,让警察来,就算是毁了这座人工岛,我也已经不在乎了。”

    “毁了人工岛,我要怎样知道过去的秘密?我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这里的,所以你不能这样做,不能通知刑警来。”

    趴在地上的人加快清理痕迹的速度,并把染血的抹布全部扔到了箱子之间的缝隙中,反正只要不被人看到就行,等一下再来清理也来得及。

    等到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他一把将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男人拉到大门口,指着他的鼻子说:“现在开始,你必须听我的,把那个人的衣服拿给我,然后若无其事的到外面去做你自己的事情。”

    “一定要这样吗?人都已经死了,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男人还是一动不动反驳着。

    “有,只要你把她的衣服拿给我,你就有活下去的意义,不信你就试一试。”用双手将男人推出门外,刚刚清理痕迹的人斩钉截铁的说。

    半信半疑之间,男人终于迈开脚步向外面走去,他来到大厅里,还是恍恍惚惚的分不清方向,转身向楼上走了几步之后,意识到不对的他又回来下来。

    然后向大门外走去,刚走到大门外,他右拐弯进入了装鱼的仓库,再次意识到自己走错了方向,他把手撑在仓库门框上,眩晕依旧占据着他的头脑。

    男人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双手指甲抠进手心里,疼痛刺激着神经,这种方法对他依旧管用,慢慢的,大脑变得清明了一些,人也终于缓过神来。

    重新确定一下方向,男人朝着他和死者居住的地方走去,瞳孔里映照出那扇自己经常出入的房门,感觉它离自己好远好远,平时很快就能走到的地方,此刻却走了好久,都没有接近目标。

    终于,还在原地等待的人,得到了一个用布包着的小包裹,里面就是他想要的衣服,还有一顶帽子。

    抱着包裹,他把帽子拿出来,还给站在面前的男人说:“不需要这个。”

    “你会需要的,因为你和他长得一点都不像。”

    “真的吗?还是你个人的想法?”抱着包裹的人问道。

    男人迷茫的摇着头,转身离开,他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也不想要继续询问下去,那顶帽子还松垮垮的夹在他的指尖,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但晃晃悠悠的始终也没有掉下来。

    要挽救一个绝望的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一个方法能让他重新振作起来,那就是让所爱的人在他眼前重现。

    抱着包裹的人回到屋子里面,他早就在等待的时候,将自己脸上手上的污垢全都洗干净了,然后他换上衣服,用右手轻轻敲击了一下自己的腿,紧接着朝外面走了出去……

    15年前的人工岛,旅店大厅里面

    悦悦一个人在房间里等待着小豆,可是等了好久都没有见到人影,凶杀案的事情,让少女异常恐惧,而小豆现在是她唯一的精神支柱。

    实在没有耐心再等下去了,悦悦走出了自己的房间,走向楼下大厅,她的双手在裤子边缘揉捏着,一双瞳孔游移,显示出心中的不安。

    楼下厨房方向正好也有一个人走出来,那个人皮肤细腻,一条腿一瘸一拐的,是一个女人。

    悦悦立刻认出了他是谁,立马跑过去问:“小桔,你刚才到哪里去了?我找了你好久都没有找到。”

    “我在码头上,刚刚才回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康桔微笑着问道,她的脸还同悦悦初次见到时一样漂亮,不过,总感觉气质有那么一点点不同了。

    悦悦低下头,不让康桔看到自己的表情,因为她不喜欢说谎,尤其是在心理恐惧的前提之下,还未开口,脸就已经红到了耳朵根。

    出乎意料的,康桔一只手勾上了悦悦的肩膀,同时,女孩子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温暖,慢慢抬起头来。

    康桔说:“说不出口就不要说了,等一下我问旅店里的其他人就行,你现在要不要去楼上睡一会儿?晚饭才刚刚开始做,今天可能要晚一些才能吃饭。”

    “不用了,让我做点事帮帮忙吧,不然我心里也不安分。”悦悦请求说,此刻如果不让她做点事情的话,她就会越来越坐立不安的。

    第五百二十九章老诺和康桔

    2011年

    老诺拉着康桔走到谢云蒙面前说:“我们先不要去码头,能不能到楼上房间里去,我们三个谈一谈,演员先生一起去也行!”

    “可以,不过你必须对我说实话,也包括过去的事情,还有那些伞。”

    听到这句话,老诺沉默了,他在做出抉择,是让刑警了解人工岛上的秘密,以协助破获凶杀案。还是继续隐瞒,让事情的发展越来越糟糕。

    最后他抛弃了过去,选择了现在,毕竟眼前的困难才是最重要,所以老诺开口说:“刑警先生,我们上楼吧。”说完,他率先走上了楼梯。

    谢云蒙紧跟其后,而恽夜遥则盯着一边默默跟随的小桔。楼下在座所有人的视线都跟着四个人的脚步移动,没有一个人吭声,大家的目光中明显都显露出了担忧,其中最多的就是为这个岛的未来担忧,为他们之后的生计担忧。

    四个人回到了楼上,恽夜遥停下脚步拉了一下谢云蒙的衣袖说:“你和老诺他们先进去,我去其他房间搜索一遍,最好是能找到做伞的工具和材料,我是说做那些大伞使用的工具。李伯伯,你不会介意吧?”

    恽夜遥顺势询问了一句,看向老诺,不过他并不是真心询问,而是出于礼貌,这种事情,老诺此刻如何能够反对?于是他微微点了点头,表示随意怎么样都可以。

    他们现在所站的位置,就在刚才那间询问房间的隔壁,也就是板房2楼从东向西数第2间房间的门口,此刻,这间房间的门窗全都紧闭着,老诺一只手撑在窗框上,重新抬起脚步的时候,他的指关节看似无意的敲了几下窗框。

    这个动作立刻引起了恽夜遥的注意,房间里他刚刚进去看过一遍,里面有人走过的潮湿脚印,非常可疑,所以他再次停下脚步,倾听老诺的敲击声,发现自己曾经在哪里听到过。

    恽夜遥的记忆力很好,就算是不经意间听到和看到的事情,他都能完整复述出来。

    几秒钟之后,他叫住了老诺,然后推开那间房间的门,默不作声进入了房间,谢云蒙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也不阻止他,站在一边静静看着。老诺本来想要说什么,可是望了望刑警的脸色,他把话收了回去。

    时间过得很慢,他们几个人只有谢云蒙正对着房门,其他两个人都不敢往房门里面看,有一些手足无措的样子,直到恽夜遥从房间里带出来一个人,谢云蒙才开口问:“说说吧,小遥,怎么回事?”

    眼前是一个清秀的男人,瘦削,挺拔,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人微微喘息着,脸色不是很好。

    恽夜遥回答说:“我一直都很奇怪,为什么中年厨师要自己跳下去救老诺?而不是通知比她水性更好的人去救援,现在我明白了,这位中年厨师原本就是被大家藏起来的,他一直都在这里,在我们搜索过的这间房间里。”

    “不对,小遥,”谢云蒙反驳说:“刚才你进这间房间调查的时候,他还没有跟着厨师跳进大湖里,所以房间里留下的潮湿脚印不可能是他的。而且你进入房间没有通知任何人,他怎么知道你搜索过哪间房间呢?”

    “小蒙,这很简单,因为板房内部并不是空无一人,而是大家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出来,最好的证明就是那时候晾衣服的三个阿姨,三个人一起晾衣服的动静应该很大,我进入房间并没有开灯,有很长一段时间靠在窗口沉思和适应环境。”

    “这段时间里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直到我走出房门,才听到了阿姨说话和晾衣服的声音,这证明阿姨们是故意出来引起我注意的,他们早就发现了我进入房间,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方便来提醒我,所以才去晾衣服的由头在房门口等我。”

    “希望能借此告知,其实我的行动岛上的人知道。进一步推理就说明这个岛上确实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老诺想要回避我们却又想要利用我们的行为,去引申出一点其他的东西。”

    “这也就是他看中你刑警的身份,把我们引到岛上,却又处处提防我们的原因。早晨小晨和小桔吵架的房间也是这一间,他们两个吵架,为什么没有一个人去劝架?除了老诺之外,其他人连人影都没有看到。”

    “小蒙,你不会真的以为老诺的那些解释能够站得住脚吧?我相信你当时根本就没有在意他的那些理由,现在回想起来,我认为正是他的命令,让其他人都不敢出来劝架,这座岛上的秘密,不可能瞒得住常年在这里工作的工人,就像陶阿姨那样,他们都有着自己的猜测。”

    “只不过为了将来的生计,谁也不想说出口而已。”话语间,恽夜遥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他离开言厨师身边,靠近依旧站在窗口前面的老诺。

    “吵架不过是想引起我们的好奇心,你看出我对此非常好奇,所以想借由我为桥梁,来引起小蒙的注意。而我也如你所愿的进入这间房间来搜索,发现了房间里潮湿的脚印。”

    “可是脚印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吧,在这座岛上,就算不跳进湖水里,能接触到水的地方也多的是。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在房间里走动,包括康桔自己。”老诺反驳,可他又瞬间捂住了自己的嘴。

    “对,就是包括康桔自己!”恽夜遥的声音非常清亮,他说:“真正的康桔一直都没有出现在我们眼前,你却有意无意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向他的房间,想要干什么?我搜索房间之后,你立刻就表现出异常,引导大家发现了旅店里的尸体。”

    “接下来呢?你撞了栏杆跳进湖水里,言厨师跟着你一起跳下去,你活着回来了,言厨师却没有上来,然后我们自然而然就会想起,这间房间里有潮湿的脚印,以及康桔从没有出现过的事实……”

    “你是想说我误导你们的思维,把杀人罪名栽赃给康桔吗?”老诺突然打断恽夜遥的话,他声音压抑在喉咙口,脸上的皱纹也都垮下来了,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边上的小桔吓得不敢吭声。

    谢云蒙立刻跨前一步,靠近恽夜遥身后,看到刑警先生的咄咄目光,老诺闭上了嘴巴,放在窗框上的手也抽搐了一下,然后下意识握紧拳头。

    恽夜遥说:“李伯伯,我现在所说的是你的计划,并非针对杀人事件,我猜测,发生杀人事件对你来说也是一个意外,作为人工岛的管理者,你有可能利用我们做任何事,但却绝对不可能利用我们去调查杀人事件,因为这会导致你失去这个赖以生存的港湾。”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引导我们关注康桔是不争的事实,以此结合康晨被绑架的事情,我也有了一点自己的猜测,不过,在你把事实真相说出来之前,我不准备先说出我的猜测。”

    恽夜遥重新靠近从房间里出来的男人,问他:“现在可以说说你是谁了吗?”这个男人的表现要比老诺镇定得多,他一直都用带着玩味的眼神看演员先生,似乎并不在乎接下来他们要揭穿的答案。

    谢云蒙忍不住接了一句:“请你不要抱任何侥幸心理,把你的身份以及所作所为老老实实告诉我们!”

    “刑警先生,我也请你不要用审问犯人的语言来跟我说话,因为你们还不确定我是否犯了罪,对吧?”

    他的语气中明显有瞧不上年轻刑警的意味在里面,谢云蒙猛的转过身体,神色变得有些恼怒,恽夜遥赶紧拍了拍他,挡在同伴的面前说:

    “你一直都在人工岛上活动,你和我们打过照面,只是我们都没有发觉而已,原因就是你那满脸的络腮胡子。”

    “你是说,他就是那个中年厨师?”谢云蒙有些震惊的问道。

    “对,小蒙,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老诺跳湖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把他引出来。但不是想要让我们认为他杀了言厨师,而是想要在我们听到他说出所谓的事实真相之后,把怀疑的目标指向那个根本就不存在的人。”

    “我相信,杀人事件绝对不是中午才发生的,一定是今天一早就已经发生了。旅店楼上第四第五间房间,从早上就没有打开过,中年厨师为什么会那么晚才到厨房去做饭?大概是因为他在帮助老诺清理现场。”

    “我这样说不是认为老诺是杀人凶手,而是认为杀人凶手一定留了些什么在凶杀现场,那是老诺害怕的,必须要清理掉的东西,但他又没有办法离开很长时间不出现在人工岛上,因为他这个管理者时时刻刻都有人会找。”

    “所以只能让他信任的人来清理现场,厨师因为偷懒晚一点去做饭,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大家自然不会深究。”

    “对于老诺来说,人工岛上的杀人事件,如果不尽快解决,就会让整个岛上的生意面临无法挽回的困境,他绝对不能够让这种事情发生,也绝对不能够让小蒙你发现他们的秘密,所以只能尽快帮助我们破案。”

    “而最快破案的捷径是什么呢?就是给我们一个杀人凶手,一个找不到的却又真实存在过的杀人凶手,这样一来,康桔扮演的言厨师就成为了最合适的人选。但他又不能把康桔直接推到我们面前,只能拐弯抹角的让我们自己发现。”

    “刚才敲窗框的动作就是最好的证明,故意在我们的面前,假装敲击出和楼上病人相同的频率,引起我们的注意,进而发现躲在房间里的康桔。还有那个从木箱中逃出来的康晨,他的被绑架也是假的吧?我想如果一切按照他们的计划发展,很快我们就会从仓库里找到言厨师留下的‘证据’,证明他是绑架康晨的人。”

    谢云蒙说:“小遥,我承认你说的确实有道理,但老诺也有可能是在提醒房间里的人逃走,这个岛上所有人的水性都很好,康桔和老诺如果真的希望我们把怀疑矛头指向言厨师,也可以在房间里留下一点证据,然后跳进湖水之中,让我们以为言厨师潜入了这间房间,然后又逃走了。”

    “可是这样老诺不就把自己也牵扯进去了吗?”恽夜遥摇着头说:“小蒙,他如果真的牵扯在凶杀案中,早就联合岛上的那些工人,把我们制服扔进湖水里去了,这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现在的情况等于是孤立无援。”

    “我刚才说过了,他想利用你刑警的身份挖出岛上的某些事情,就说明在这座人工岛上,还存在着他害怕的东西,也就是他不能控制的东西,这才是他引你上岛的真正目的。而凶杀事件是个意外,所以他必须尽快解决,然后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认为正确的地方。”

    “而且我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找康桔和康晨,如果再不让他们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两个人就会顺理成章成为凶杀事件的嫌疑人,老诺绝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我想,”恽夜遥把视线转向老诺说:“他们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对吗?”

    恽夜遥作出推断的同时,老诺一直默不作声,他站在新来的人旁边,将他拉到了自己身后。谢云蒙仔细观察着新来的男人,在脑海中将他的容貌和满是络腮胡子的言厨师相比较,确实有某些相似之处,但也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就是皮肤,言厨师虽然被络腮胡子覆盖了半张脸,但仍然可以看出,皮肤很黑,且并不细腻。而眼前的这个男人,长相清秀,皮肤比一般男人要白一些。

    身高体型倒是和言厨师差不多,因为少了络腮胡子的关系,年龄看上去年轻了许多,根本就不像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

    他的脚步绕过老诺和小桔,目光不断上下打量着男人,好一会儿之后,刑警先生终于临摹两可的说:“这个人确实有点像言厨师,小遥,要不我们先进房间听听老诺想要跟我们说的话吧,至于搜索制伞的工具,这个不着急,等完了我们一起去找。”

    一直默不作声的女性小桔,这个时候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目光有意无意瞥了老诺一眼之后,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老诺狠狠拧了一把,发出了一声痛呼。

    谢云蒙眼疾手快,伸手一拦,就把两个人分开了,女人被他拉到自己身后,再顺手把新来的男人也拉向一边,让两个人都和老诺离开一定距离之后,他走过去推开了作为询问室的那间房间的门,歪歪头示意老诺进去。

    看到情况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老诺终于垮下肩膀叹息了一声,按照谢云蒙的指示迈开了脚步。小桔也跟着开始移动,她手里的丝带被团起来,紧紧握在手心中,扯破的裙子也从肩膀上滑下了一点点,随即就被她自己拉了上去。

    这时新来的男人开口了:“我承认,我确实就是言厨师,去救老诺也只是一个假象,康晨,老诺和小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我,你们不要为难老诺,他为了帮我,已经受伤了。”

    “你到底犯了什么事情?他要如此帮你呢?”恽夜遥紧接着说道:“不要再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了,你和康晨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在帮他。”

    “你们根本就……”男人刚想继续说,就被老诺的咳嗽声打断了,人工岛的管理者站在门框前,说道:“事实真相就是刚才小演员猜的那样,既然他已经看破了,就不要再去做辩解这样愚蠢的事情。”说完,大踏步跨进了房间。

    谢云蒙说:“我们不想要找老诺的麻烦,只不过这是在调查凶杀案,不是在跟你们玩过家家的游戏,无论我们的猜测是否正确,我们都会找出证据来证明它,也绝对不会凭一句两句话来判断事实真相的。”

    随即,几个人陆续向房间内部走去,恽夜遥走在最后一个,老诺的态度让他产生了新的疑惑,为什么老诺会这么容易就承认刚才的猜测是事实呢?康桔欲言又止的话又是什么?难道他们两个人的身份还有问题?

    灰色脑细胞在不断思索着,恽夜遥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开始崩塌了,看来真相离他们还很远,恽夜遥也必须更加努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