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楚怀王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暗潮涌动
    会稽。

    熊槐将上官大夫出使宋国的情报仔细看了一遍,然后猛然将手中的情报往桌案上甩,大怒:“混账东西,他想干什么,明明宋王已经有了松口之意,他为何不趁势退下,然后让宋臣出面游说宋王,反而在众目睽睽之下逼迫宋王。

    此举凭白恶了宋王,导致寡人送太子回都的筹算落空不说,还给各国以我楚国盛气凌人的印象。

    该杀,实在是该杀。”

    此时,亲手献上情报的陈轸,见楚王大怒,张了张口,却没有任何劝说之词。

    接着,熊槐再将上官大夫臭骂了一顿,然后露出迟疑之色,看着陈轸沉默许久,然后开口问道:“贤卿,不知卿以为上官大夫这是有意挑起楚宋两国的战端,让楚军伐宋,以解昔日受辱之恨。还是,别有所图?”

    陈轸闻言,沉默了一下,然后应道:“大王,上官大夫前往宋国之前,柱国与司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眼下我楚国应以修养为主,不宜大兴刀兵。柱国与司马议论之时,上官大夫就在现场,他听的很清楚,不会不明白大王的心意。”

    说到这,陈轸看了看楚王,见楚王脸色一冷,接着道:“上官大夫一向忠于王事,肯定不会为了报自己的私仇,而罔顾大王的王命,擅自挑起楚宋的两国的战端。”

    说着,陈轸拱手道:“大王,臣听说,上官大夫离开会稽之前,曾有人连夜拜访上官大夫,二人相谈许久。”

    熊槐闻言瞳孔猛然一缩,接着看了看陈轸,立即问道:“谁?”

    陈轸摇了摇头:“不知是谁的门客?”

    熊槐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不知是谁?那就有可能是越人,也有可能是楚人,还有可能是其他国家的人,这些人全都无法排除。

    不仅是拜访上官大夫的人,还包括上官大夫本人。

    上官大夫这个人他自然是知道的,办事的本事自然是有的,而且还精通阿谀奉承挑拨离间,而熊槐这次让他出使宋国,除了让他出一口恶气外,更是因为他最大的缺点同时也是最大的优点,那就是不会忤逆他这个楚王的意思。

    但是,现在,上官大夫到宋国,竟然擅作主张,明目张胆的背弃了他这个楚王的诏令,挑起楚宋两国的战端。

    熊槐默然。

    或许江东的变法,已经引起许多人的警惕,而且,现在许多人都不想让楚国或者说江东继续稳定下去啊。

    想着,熊槐心中颇为沉重,顿时沉默了下去。

    接着额,沉吟许久,熊槐才抬起头来,看着陈轸问道:“贤卿,事已至此,如何是好。”

    陈轸应道:“大王,宋国的内应来报,宋王驱逐了上官大夫之后,立即下令宋军做好了战争准备,并战事为由,将太子贞手中的筑城的人调走了一半。

    眼下宋国已经做好了准备,而我楚国内忧重重,不宜妄动刀兵,是故,臣以为,眼下还是以稳妥为主。”

    熊槐闻言皱了皱眉:“如今因为宋国之事,天下各国正看着寡人,若是寡人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宋王,岂不是让天下各国以为我楚国外强中干,若是各国在有心人的窜梭下,再次连横伐楚,岂不是大事不妙。

    而且,经此一事,楚宋两国翻脸,若是寡人不能逼迫宋国倒向我楚国,那么宋国一定会趁机倒向齐国。

    如今我楚国周边,就只剩下韩宋两国可以争取,齐魏秦三国全都恨寡人久矣,宋国不保,寡人担心各国见楚国内乱,会趁机伐楚啊!”

    陈轸闻言,立即拱手道:“大王,宋王年事已高,而太子贞的实力根深蒂固,是故臣以为短时间内太子贞依然还可以保住太子之位。

    只要太子贞依然是宋国的太子,那么宋王就不会冒着与楚国决裂的风险,彻底倒向齐魏两国出兵伐楚。

    而宋国不出兵,那齐魏两国的目标就只剩下陈城。陈城高大坚固,柱国曾多次加固陈城的城防,而且汉北三郡设郡县后,国家掌控的实力大增。陈诚如今背靠汉北三郡,齐魏两国短时间内攻不下来。

    而且”

    陈轸停顿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道:“大王,若是齐魏秦三国在汉北三郡作战,那时,为了提高士气,为了挡住三国的压力,大王可趁机下诏,以土地收买军心。”

    熊槐一怔,想了想,摇头道:“不妥,江东还未彻底归附之前,战端一起,容易横生事端。”

    说着,熊槐长叹道:“此策过于急促凶险,而如今的寡人,可经不起再次失败,是故,寡人宁可缓行,也不愿急于求成。”

    陈轸点了点头,亦长叹一声。

    接着,熊槐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口道:“陈卿,传诏给柱国,让柱国收聚士卒,聚集五万楚军,寡人要去淮水。”

    陈轸一听楚王要从江东调兵,立即劝导:“大王,江东变革刚刚开始,眼下还需稳妥为主,一旦楚宋交战,若是江东那些对新法不满的人趁机起事,臣担心大王这数月来艰辛将会付诸流水。”

    熊槐笑了笑道:“贤卿放心,寡人这次可不是去攻打宋国的,寡人此行,乃是为宋王送礼的。”

    “送礼?”

    一日后,上官大夫回到会稽。

    殿中,上官大夫哭诉道:

    “大王,那宋王实在无礼,臣去宋国好言相劝宋王让太子贞回都,不想,那宋王不仅没听臣的劝说,反而还将臣驱逐出境。”

    说着,上官大夫大哭:“大王,宋王侮辱臣不要紧,反正臣也不是第一次被宋王羞辱了,但是,这次臣可是以楚使的名义访宋,而不是宋国的臣子,这宋王哪是羞辱于臣,这是在羞辱大王啊。

    常言道,君辱”

    听到这,熊槐心中的怒火顿时难以忍耐,这个上官大夫刻意搞砸了出使的任务,此时竟然还敢欺骗于他,激他怒而兴兵伐宋,以达成他那不可告人的目的。

    想着,熊槐右手猛然用力一拍身前的桌案。

    “砰!”得一声巨响。

    上官大夫听到巨响,浑身一颤,接着抬头一看,却见楚王正大怒的看着他。

    此时,熊槐将刚刚拍击桌案的手收回,然后看着上官大夫大怒道:“混账,安敢欺我如此!”

    “这”上官大夫见楚王暴怒的看过来,打了一个寒颤,立即解释道:“大王,这是宋王”

    熊槐一听上官大夫还想将拉宋王下水,立即拿起将案上的情报木简,然后用力的甩在上官大夫的脸上,将他砸的头破血流,大怒道:“真的是宋王吗?你自己看看你在宋国干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