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曹魏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卧薪尝胆曹子桓!
    今夜,有一半的太子属官任命下去了。

    由此而来,基本上太子宫便有了运转的能力。

    当了太子自然是要做事情的,不做些事情出来,如何能够让曹操放心?

    况且,自己关于这个时代的想法,还是时候验证一二了。

    而一个能够运转的太子宫,对曹冲的帮助不可谓不大。

    属官任命之后,曹冲还是回到了侯府内院。

    至于丙殿,现在可还没有人搬进去。

    曹冲这便是和和气气,处于一个上升阶段,人声鼎沸,太子宫前亦是车水马龙,若不是有卫士阻拦,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冲进太子宫来呢。

    然而在长安侯府,便又是另外一幅模样了。

    沉闷!

    长安侯府的氛围便是十分的沉闷。

    原本因为世家的打压,让长安侯府变得冷清,如今,便更加冷清了。

    原本人满为患的长安侯府内堂,如今看起来也有些空空荡荡的了。

    十多日来,长安侯府的人是一日不如一日,越来越少了。

    踏踏踏~

    空荡的内堂出现了一些声音。

    脚步声!

    人的脚步声。

    内堂中心,只有昏黄的灯火摇曳着,昏黄不定,而这个昏黄的灯火,在偌大的内堂之中,显得有些黑黄。

    明灭不见的灯火,只能找出内堂中的人影,却不能照到这个人影的脸庞。

    “君侯!”

    门外传来一个中年文士儒雅的声音。

    那人影动了动,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今日,又有谁走了?”

    门外的脚步声,正是吴质发出来的,他心中叹了一口气,在迟疑一会儿之后,话还是说出来了。

    “今日请辞的人有二十多个。”

    “其中官职最高的有谁?”

    吴质躬身行礼,有些磕磕碰碰的说道:“君侯,你应该好好歇息,整个侯府还指望着你呢?”

    曹丕的声音僵硬一如往日。

    “季重,把本侯的问题说出来罢,我亦不是那种承受不住这些伤害的人,这些日子,本侯的习惯了。”

    哎~

    吴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有些心疼曹丕。

    “既然如此,那吴质便回答君侯问题了,今日请辞最高官爵者,乃是司马懿。”

    司马懿?

    即使曹丕养气功夫不错,但是听到这个名字的事情,还是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

    啪!

    “君侯息怒,君侯息怒啊,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呼喝呼喝~

    曹丕呼吸剧烈,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烦劳季重将堂中灯火点燃。”

    吴质眼中有着掩饰不去的担忧,但在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拿着火匣子,吴质将堂中所有的蜡烛都点亮了。

    蜡烛点亮,一切都大不一样了。

    堂中曹丕的脸庞也在吴质眼中绽放开来了。

    那是一张愤怒的脸庞。

    直视了曹丕一眼,吴质赶紧低下头来。

    “君侯现如今得振作起来,侯府上下的人,可都是看着君侯的。”

    看着我?

    曹丕嗤笑一声,说道:“他们确实是在看着我,而且是在看我会不会让他们直接回去,而不是通过请辞,这些人的想法,本侯岂会不知?”

    请辞与曹丕放人,可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前者叫做背主,后者叫住寻主。

    “不是的,最起码不是所有人都有这个想法的,君侯犹如伯乐,侯府中也有不少千里马,他们对君侯还是真心的。”

    真心?

    曹丕点了点头,稍微将火气隐藏下去。

    府中确实是有一些人对他是忠诚的。

    “我之所以发火,是没想到司马懿这厮居然也会离我而去。”

    “仲达毕竟是司马家的人,若他还在你身边,恐怕司马家便不会被太子待见了。”

    听到吴质这句话,曹丕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如此说来,不止司马懿,只要是大世家之后,基本上都不在本侯府上了?”

    吴质却摇了摇头。

    “也不尽然,最起码,陈群他还是在的。”

    “也就是说,除了陈群之外,其他人大部分都走了?”

    对于曹丕的这句话,吴质没有否认,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哎~”

    而曹丕则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良禽择木而栖,应有之理。”

    听到曹丕这句话,吴质心中却是更加担忧了。

    “君侯,其实,不做魏王也不是不可以。”

    “季重,曹冲现在虽然做了太子,但魏王之位,却还没有一个定数。”

    听到曹丕的这句话,吴质便明白曹丕的心还没有完全放下去。

    是故他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君侯更不能这般颓废下去了,大王见着了,心中也会有芥蒂不是?”

    父王?

    想到这两个字,曹丕的心中便隐隐作痛。

    父王啊父王!

    这个太子之位,为何不能给我呢?

    我才是你的长子啊!

    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只在曹丕心中停留了一刻。

    强者,或者说有所作为的人都知道。

    那些臆想,永远都只是臆想,只有努力,才能够将这臆想变成现实。

    若是自己梦想着当太子,那永远都当不成太子,如果自己只想着做魏王,那么,自己便永远做不成这个魏王,只有你努力了,你费尽浑身解数了,你的梦想,你的臆想,才有可能性成真。

    如今。

    仓舒只不过是先自己一步而已。

    论起宗室的影响力,他不如我!

    论起自己背后的母亲,环夫人不过是美人而已,而卞夫人,则是王后。

    自古嫡庶之分,父王可以不在乎,但是这天下的儒生难道会不在乎?

    那些卫道士,会不在乎?

    一旦那些卫道士在乎,那么,天下人便都会在乎,而一旦天下人在乎,父王能够不在乎?

    自己不是没有机会的。

    而这,只是自己的第一个机会罢了。

    吴质说的没错,我不能这般颓废下去,不能!

    呼~

    曹丕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

    “季重,本侯不会颓废的,你大可放心,你也可以与那些愿意跟我的人说一说,太子之位是定了,但不一定太子不会变人,况且,谁做魏王,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听到曹丕的这句话,吴质心中是彻底放心了。

    “吴质这便与诸位同僚一一说去。”

    见到吴质慢慢退出去,曹丕眼神顿时深幽了不少。

    太子太子!

    魏王魏王!

    天子天子!

    太子,不过是第一步罢了。

    且让你曹冲先开心一会儿。

    卧薪尝胆苦心人天不负。

    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归楚。

    一切才刚刚开始!

    曹丕不断的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他看着内堂外深幽的夜色,漫步走回内院。

    这些年他实在是冷落了郭女王,或许可以乘着这些闲来的日子,好好陪一下女王也好。

    这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曹丕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之色。

    长安侯府内院,人影憧憧,影影绰绰的不知道是卫士,亦或者是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