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曹魏 > 第两百零五章 寝宫内的刀剑纵横!
    曹操的脉搏似有若无,仿佛真的像是一个垂死之人一般。

    但是,这...这又怎么可能?

    大王为何真的有病?

    王朗尤不自信,按着曹操的脉搏,再一次给曹操把了一次脉。

    结果一如之前。

    王朗作为大儒,对于医书也有些涉及,今日来之前,他还学了把脉之术。

    但是把手脉居然无胃。

    这样的脉象,可是将死之人的脉象。

    《素问平人气象论》曰:“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也死。”

    胃为水谷之海,后天之本。人有胃气则生,少胃气则病,无胃气则死;脉亦以胃气为本,充则健,少则病,无则亡。

    张介宾《类经素问平人气象论》释:“无太过,无不及,自有一种雍容和缓之状者,便是胃气之脉。”

    脉象从容、和缓、流利,是有胃气的基本特征。

    即使是病脉,不论浮沉迟数,但有徐和之象,便是有胃气。

    但魏王这个脉象,却是几乎无有浮沉。

    王朗却是不相信。

    他对着曹操行了一礼,说道:“敢请大王轻抬右脚。”

    病榻上的曹操点了点头,见右脚抬了起来,王朗马上把上去。

    手脉说不定可以造假,但是你脚脉如何造假?

    王朗把脉的时间不长,但也绝对不短,这一脉下来,王朗居然发现曹操脉象除了无胃之外,居然还无根。

    肾为先天之本,元阴、元阳之所藏,是人体脏腑组织功能活动的原动力。肾气充足,反映于脉象必根基坚实。

    《难经十四难》曰:“人之有尺,树之有根,枝叶虽枯槁,根本将自生,脉有根本,人有元气,故知不死。”诊脉根之有无,可察肾气之盛败,亦知疾病之预后。

    脉象有根主要表现为沉取应指有力,尺部尤显。病虽重,尺脉尚滑实有力,提示肾气犹存,还有生机。

    因此,诊察脉象根之有无,可测知肾精的盈亏和肾气的盛衰。

    但是曹操的这个脉象,缺额是尺脉无力,肾气不存的模样。

    手脉脚脉都把了,王朗还不相信。

    从邺城发生的种种事件来看,魏王绝对不像是一个病重之人。

    王朗再对曹操行了一礼。

    “王朗敢请把一把大王头脉。”

    手脉足脉头脉,是遍诊法的手法。

    遍诊法即《内经》三部九候诊法。切脉的部位有头、手、足三部,每部又各分天、地、人三候,合而为九,故称为三部九候诊法。

    《素问三部九候论》曰:“人有三部,部有三候,以决死生,以处百病,以调虚实,而除邪疾。”这是一种古老的诊脉方法,也是王朗学的一种切脉手法。

    病榻上的曹操咳嗽两声,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司徒,那天下最有名的医者都来为我把过脉,皆无结果,司徒虽然心忧孤,但恐怕还是没有结果的。”

    听到曹操这句话,王朗的眼神又亮了不少。

    “大王,那些医者固然医术高超,但王朗医术亦是不差,对于大王的病情,说不得会知晓一二,毕竟王朗也算是饱读诗书之辈。”

    咳咳~

    曹操咳嗽两声,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便麻烦司徒了。”

    王朗再对曹操行了一礼,礼毕之后,王朗上手去把曹操的头脉。

    把了头脉之后,王朗的眼神又变了。

    原本曹操的脉象只是无根无胃的,但是这个头脉一把,却是发现曹操的脉象除了无根无胃之外,还多了一个无神。

    心主血而藏神,脉为血之府,血、脉为神之基,神为血、脉之用,因此,健康人的脉象必然有神。

    陈士铎《脉诀阐微辨脉论》曰:“按指之下,若有条理,先后秩然不乱者,此有神之至也;若按指而充然有力者,有神之次也;其余按指而微微鼓动者,亦谓有神。”

    可见脉象有神的主要表现是柔和有力,节律整齐。即使微弱的脉,不至于散乱而完全无力为有神;弦实的脉,弦实之中仍带有柔和之象的为有神。

    神以精气为物质基础,故诊神之有无,可察精气之盛衰。

    而曹老板这个脉象,却是杂乱无章,没有规律且十分微弱乏力,可谓之无神之脉。

    如此无神无胃无根的脉象,难怪那王粲会与自己说魏王是将死之人。

    但是,邺城这些事情,除了在寝宫中的曹操,还有何人能够把控?

    王朗的这个疑惑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第一个理由,便是曹操病重之后的托权人选。

    一个是程昱,这个很好理解,另外一个,居然是自己?

    难道他曹操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

    就算是魏王不知道自己的为人,但是,为何不让自己的儿子监国,而是要让自己一个外人过来?

    欲使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魏王难道不是想要我世家疯狂吗?

    但是,若是真的如此,为何魏王的脉象是如此紊乱的呢?

    王朗表示不理解。

    他已经用了遍诊法,但是曹操的脉象确实是将死之人的模样,从这方面来看,王粲确实是没有骗他。

    不过,邺城外的军队集结,邺城内的风起云涌,始终有一双大手在操控着,除了魏王,还能是别人?

    曹仁?

    那根本不可能!

    宗室的软弱,宗室的保存实力,也是王朗怀疑曹操在背后操手的原因。

    但是为何魏王的脉象确实是一个将死之人的脉象?

    王朗看着床榻上的曹操,发现他确实是曹操,不是其他人。

    这倒是奇了怪了。

    王朗眉头紧蹙。

    见到王朗这副模样,病榻上的曹操说道:“司徒觉得孤这是什么病?”

    王朗当然不会说实话了。

    “大王这是弦脉,脉象特征:端直以长,如按琴弦。弦脉脉形长直,搏指较硬,为紧张度改变之脉。《素问玉机真藏论》载:“端直以长。””

    “此脉何意?”

    王朗笑了笑,说道:“此脉言大王主肝胆病,诸痛,痰饮,疟疾。亦主虚劳,胃气衰败。”

    “如何诊治?”

    王朗在说道:“肝主疏泄,调畅气机,以柔和为贵。邪气滞肝,疏泄失常,气机不利,诸痛,痰饮,阻滞气机,脉气因而紧张,则出现弦脉。张仲景云:“疟脉自弦。”虚劳内伤,中气不足,肝病乘脾,亦常见弦脉;若弦而细劲,如循刀刃,便是胃气全无,病多难治,大王这个脉象并不严重,只需要静养,便可以痊愈。”

    病榻上的曹操听到王朗说出这句话,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若是如此的话,那孤便要多谢司徒言语了。”

    王朗笑了笑,行礼说道:“此乃为人臣之本份。”

    “若非司徒已是人臣之极,恐怕我都要给你升官了。”

    “大王说笑了,王朗今日所来之事已经办成了,那王朗告退了。”

    “许!”

    听到曹操这句话,王朗俯身低头,慢慢的退出了曹操的寝宫。

    出了寝宫之后,王朗将那个大内官叫了过来。

    “寻常大王的饮食如何?”

    “清汤寡水,加之药膳。”

    “药膳?”王朗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之意。

    “是何药膳?大内官可有配方?”

    “司徒这是何意?”

    王朗看了这个大内官一眼,眼底的厌恶一闪而逝,但是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大内官,王朗不过心系大王安危,故此想要看一看这药方罢了。”

    说着话的时候,王朗递给了大内官一个玉佩。

    大内官接过玉佩,拿在眼前看了看,知道这确实是价值连城。

    接过玉佩,大内官的神色顿时变了。

    “既然司徒如此心系大王,那这个配方自然可告知司徒。”

    大内官带着王朗到寝宫左侧的一间偏殿之中,在里面果然闻到了刺鼻的药味。

    “鹿茸,杜仲,山药....”

    这些都是补肾养生的中药。

    “这便是药方。”

    大内官将竹简递给王朗,而王朗也细细的看了起来。

    确实是补肾良方。

    到了现在,若是寻常人的话,恐怕早就相信了曹操已经病重的事实了,但是王朗眼珠一转,却是招来了一身甲胄的王粲。

    “中领军,你去见一见大王。”

    “我?”

    王粲指了指自己,脸上有着疑惑之色。

    “景兴此言何意?”

    “便是要你去见一见魏王,算是去述职。”

    “述职?”

    王朗点了点头。

    “大王病重,这恐怕有些不妥吧?”

    王朗看向大内官,问道:“大内官,你觉得这妥还是不妥?”

    大内官看了王朗一眼,说道:“确实不妥,大王此时恐怕有陷入浑浑噩噩之中了。”

    “大内官,这是一件宝物。”

    王朗递给大内官一件玉环。

    拿到玉环,大内官脸上露出了垂涎之色,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司徒,这收礼之事,奴婢还是有分寸的。”

    见到大内官如此模样,王朗叹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回了。”

    王朗居然就这般离去了。

    大内官见到王朗消失在魏王寝宫之中,眼中还不相信这家伙就这样离去了。

    他今日前来,恐怕什么都没得到吧?

    居然真的这般离去了。

    呼~

    不过...

    离去也好,离去也好。

    总算是保住了自己的小命了。

    大内官虽然收王朗的礼物,但是他既然能够成为大内官,从开始到现在,他自然都是曹操的人。

    收礼可以,但是不能违背大王的意思。

    之前王朗的要求,很显然便是会让他违背曹操的意思。

    在王朗离开之后,王粲对着大内官行了一礼,说道:“王司徒要我进去,我自然不能进去,但是现在我确实是有要事要告知大王。”

    “要事?”

    王粲点了点头。

    “是何要事?王朗走未远,恐怕中领军还是另找时间罢。”

    “若不是要事,王粲自然能够另找时间,但确实是急事,十万火急的事情。”

    十万火急?

    看着王粲的话不像是假话,大内官点了点头。

    “罢,那你便进去吧,但恐怕要快些出来,毕竟你现在的位置可是中领军了,肯定有不少眼睛看着你的。”

    王粲点了点头,便在大内官的引领之下入了曹操的寝宫。

    进了曹操的寝宫后,王粲的脚步明显变快了。

    “臣王粲,拜见大王。”

    咳咳。

    病榻之上,曹操咳嗽两声,勉强将自己的身子正起来。

    “是仲宣啊,仲宣在王朗之后见我,所为何事?”

    王粲对着曹操再行一礼,说道:“要事。”

    “要事?是何要事?”

    “世家今日动向之要事。”

    “世家动向?世家要如何行动?”

    “王宫禁卫如今全是世家中人,恐怕大王安危不保,若是大王有招式底牌的话,应该尽早使用出来。”

    招式底牌?

    “此事孤早知,还有何事?”

    “要事,尽在竹简之中。”

    王粲从袖口中掏出了一个暗黄色的竹简出来。

    在竹简里面?

    床榻上的曹操眉头微皱,最后却是挥了挥手。

    “拿来罢。”

    王粲点了点头,低头走到曹操的床榻边。

    “大王,这是竹简。”

    曹操接过竹简,对着王粲挥了挥手。

    “你先下去罢。”

    王粲听到曹操的话,却是没有下去。

    “大王,王粲有几个问题不明白。”

    几个问题?

    曹操抬头看向王粲,问道:“什么问题你不明白?”

    “第一,便是大王你究竟是病,还是没病?”

    病榻上的曹操笑了笑,对着王粲摊手道:“君之亲眼所见,莫非不信?”

    王粲愣了一下,再问道:“这第二,便是大王为何如此胸有成竹,要知道王朗那厮若是不择手段的话,以大王孤身在王宫的处境,说不得便会被王朗所害,若是大王死了,长安侯在外恐怕也是独木难支,大王为何不怕?”

    为何不怕?

    这个时候,曹操却是没有说话。

    见到曹操不说话,王粲再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大王为何要相信臣下?”

    为何要相信臣下?

    病榻上的曹操握着竹简,脸上却是露出了迷惑不解之色。

    “仲宣此言何意?”

    何意?

    王粲嘴角一勾,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出了一把短剑出来。

    噗呲~

    短剑入肉。

    “不,我不...”

    曹操的惨叫声没有发出来,因为王粲已经用手堵住曹操的嘴了。

    “大王,你不信也没有用,王粲虽然受大王赏识,但说到底,还是世家人,我如何会背叛自己的家族,为大王做事呢?”

    此话说完,王粲连续用短剑捅了曹操数十下,直到怀中的身体不再动弹为止。

    王粲轻轻的舒了一口气,但此时,寝宫之中,却是有掌声传来。

    啪啪啪~

    这样的声音,在如今的寝宫之中,是多么的刺耳....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