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浴火重生:毒后归来 > 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 红尘陌路沧海已尽
    说起已经过世了的白灵然,素梅襟然泪下,继而又道:“当年若不是他对大小姐许下承诺,若不是他要跟大小姐成婚,死活要带大小姐走,大小姐又怎么会跟他去东凉?又怎么会把刚刚出生的你给二小姐呢?殿下,你一定认得柴蒙吧,他和二小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年若不是因为莫言抛弃了大小姐,二小姐怎么会带着你躲到昌隆后宫中,又怎么会一躲就是二十几年。”

    “二十几年,二十几年啊。二小姐所有的青春,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全都浪费在了昌隆后宫中。尔虞我诈,阴谋诡计,为了让你平安长大她耗尽心血九死一生。这些全都是因为他,统统都是因为他违背誓言,要不然大小姐肯定会守着你长大,会像全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疼爱你。而那样的话,二小姐就不会在昌隆后宫中而是跟柴蒙在一起。二小姐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走遍天下,可她至死也没有出昌隆,至死也没有出啊。”

    越说越激动,越想越替白灵然难过、委屈,与此同时也愈发的憎恨莫言。

    素梅所言陌离全都清楚,可那是他的父亲啊。况且,他已经知道自己错了,这二十年来也一直不断的在找他们。最主要的是他命不久矣,眼看着就要死了。他想见她一面,就一面而已,所以,他身为儿子真的想成全他,真的想让他们话说分明把当年的误会解开。

    不求重归于好,最起码让他了无牵挂的离世,至于他对白灵嫣的亏欠,他身为儿子会弥补她,以后也会好好的孝顺她。

    泪水打湿眼眶,陌离心中就像有千百只手在挠在抓一样,百感交集十分不是滋味,他强忍着眼泪不让它落下来说:“这是母亲的意思吗,不见吗?”

    身为人子他岂不知这么做是在为难母亲,可是他有什么办法呢。唯有先帮父亲实现愿望,让他安心的走,然后再向母亲认错忏悔了。

    泪如泉涌素梅不知如何回答,想起白灵然的惨死以及白灵嫣所付出的代价,她忽然间有些生气的抓住陌离的双肩哭喊道:“殿下,我的殿下,你好糊涂啊。他把生你的母亲害的那么惨,把养你的小姨都害死了,你为什么还要帮他?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伤了大小姐的心,会让她痛苦啊。”

    陌离知道,不但知道还十分清楚,但是他必须要这么做,那怕因此白灵嫣会怪他,甚至是怨他。

    泪流满面目视前方,陌离望着依旧紧闭的房门高声喊道:“娘,儿子求您了,儿子求您了,您出来吧,您快出来吧。”

    意外的,紧闭的房门从里面被人给打开了。

    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陌离苦苦哀求的白灵嫣。她没有看他,就像压根没有听到他的呼唤似的去到了莫言的面前。目视前方,同样也看都不看他一眼,然后目如寒霜一字一句的说道:“曾经心悦你、非你不嫁以及为你生儿育女的白灵嫣已经死了,早在二十年前生生取下金丝鎏光手镯的那一刻就死了。往事不堪回首,从前的我和现在的我都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当年之事如何于我而言早已不再重要,但是你给我听好了,我绝不会原谅你,永远!”

    时隔二十年再次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奄奄一息的莫言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夏无为和另个一个随伺的侍卫一左一右的扶着他,他颤颤巍巍摇摇晃晃的问道:“为……为什么?嫣儿,你知道我……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你去哪儿了,你为什么不听我解释,你为什么……”

    话未说完就听一声呵斥,白灵嫣转头看着他道:“够了,不要再叫嫣儿,她已经死了,你亲手杀死的,你忘记了吗?解释,你要解释什么,你能解释什么?”

    抬步上前怒极反笑,白灵嫣死死的盯着他道:“为什么,二十年了,整整二十年了,你竟然问我为什么?原谅你,我为什么要原谅你,难道仅仅是因为你快死了吗?”

    “不,你死了与我何干,我不会原谅你。如果我原谅了你,那些年我日夜受煎熬的心怎么办,我儿子所受的那些苦,我妹妹终身未嫁死在昌隆,还有我的手,我手上的这些伤疤,它们该怎么办?全部消失吗,重新来过吗,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一把扯下手上的白纱狠狠的摔在地上,那些狰狞而丑陋的伤疤立时就露了出来。

    关于白灵嫣的手,莫言想了很多很多遍,但没有一遍是如此吓人。所以,他大吃一惊瞠目结舌,满眼不可思议的说:“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嫣儿……”

    伸出手想要去摸一摸那些伤疤,但谁知白灵嫣一下子就收到了背后,并且道:“你未免把我想的太可笑了,太天真了。我,我白灵嫣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为你忍下一切的傻女人。红尘陌路沧海已尽,你走吧,今生今世我再也不想看到你,若有来生我宁愿下十八层地狱也绝不再愿与你相遇。”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白灵嫣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的犹豫。下一秒,她转身离开了。

    曾经相爱,至今都念念不忘,狠辣绝决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了莫言的心。他不敢相信白灵嫣这么恨他,几乎是本能的伸手去拉她:“等等,嫣儿,我……”

    话才出口白灵嫣就猛地回头,出其不意攻其无备,不知何时藏在衣袖中的簪子就狠狠的刺进了莫言的肩胛骨。

    噗嗤一声,莫言惊呼,白灵嫣道:“当初没有杀你是因为陌儿,我怕如果我死了,他连爹都没有了。现在他长大了,已经不需要父亲了。所以,别再挑战我的耐心,否则我不介意现在立刻让你一命呜呼。”

    这时,心惊胆战的陌离冲了过来,直接抓住白灵嫣的手探口而出道:“不要,不要这样,娘,娘,您冷静点。爹已经知道错了,当年的事是太后,是太后从中作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