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一剑倾国 > 4、横生枝节
    ps:谢秋雨未至、百万的月票,谢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打赏。

    外面是天寒地冻的时节,对藏剑峰却毫无影响。

    竹意满绿,清风悠扬。

    芙儿骑着小律律在竹林中玩耍,竹影婆娑,映在竹屋的卧壁上,碰杯的声音时而响起来。

    “这就没事了?”曹子固拿杯子跟燕离碰了碰,狐疑地道,“看你这几日,就在这里修行,那么安静,我真怀疑你是被夺了舍了。”

    燕离摇头笑了笑,“掌教是公允的,单从授剑大会上,不偏不倚地对待罗师兄,我便不好再闹。何况小容长老还是执法院的,我也不能让她难做,荡魔大会不去也罢。”

    曹子固放下杯子,夹了一粒花生嚼着,“唔唔,你倒是想得开,那采薇姑娘怎么办?”

    黄承彦举杯跟罗方硕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道:“师兄你操心太多了,再者说了,大丈夫应当心怀名扬天下之志,若只是为了女人,实在大可不必。”

    罗方硕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顿时满嘴**,穿到喉管下去,他连哈了几口气,享受似的眯起眼睛,傻笑着道:“燕师弟怕什么,就,就杀过去便是了,你都杀了那么多魔崽子了,来来来,快喝酒……喝完了,咱们去杀魔崽子……”

    黄曹二人对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还没喝两杯,就已醉成这副模样了。

    “燕离,燕离,快一些,掌教派人来请你过去……”

    外头忽然传来曹子君兴奋的声音。

    ……

    观山海拿着最终定下来的甄选名单细细查看,一面对负责此次带队的夜青岚道,“小岚师妹,为兄思来想去,还是你比较合适带队,小剑师弟跟莲花座闹的那么僵,实在不好再派他去了。”

    夜青岚在一旁坐着,听到说话,不很高兴地道:“哼,他已跑到菩殊寺去躲懒,便是派他去,能赶回来吗,这个小滑头,存心看不得我享闲福。”

    “你也别这样说,”观山海笑呵呵道,“他在菩殊寺面对的可是无间地狱,那些地底下爬上来的魔物,也不好对付,何况此等义举,是该在道统间传扬的,便是没跟莲花座闹,为兄也不会勉强他回来,最终这个任务还是要交给你的。”

    夜青岚道:“带队没有问题,就是有一个疑问,要向师兄请教。”

    “为兄知道你要问什么。”观山海笑着道。

    “原本我是不想过问的,”夜青岚冷然道,“那个臭小子,撺掇沈万舟向小九求情,结果小九求到我头上,我是不好驳了他下任掌教的威信,要不然怎会让沈万舟回门来。我是不领他的情,但既然做了领队,便要问问,我们剑庭压轴的人选,怎么就给禁足了?”

    观山海心说你指不定怎样高兴呢,面上微笑道:“小岚,犯了过错就要惩罚,执法院的判决,为兄倒认为颇是公正的。传出去,也可助长剑庭的名声,别老让人说我们是除了剑什么也不懂的武夫。”

    “师兄,”夜青岚蹙眉道,“这个时候还管什么名声?正魔大战是你死我活,你不让燕离去,便教其他弟子更多了一分危险;再者说了,燕离剪径的时候,还没加入剑庭,即便要论过错,也应该以加入剑庭之后来评判。”

    “师叔此言差矣!”

    这次的另一个领队徐龙华开了口道,“正所谓人言可畏,即便是道统,也架不住流言的攻击的。往届没有燕师弟,我们剑庭的弟子,也没有哪个害怕,师叔实在太看重个人实力了,掌教一直教导我等,不论何等境况下,唯有团结方可破除万难。”

    “说的是啊,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观山海赞许地点了点头,“小岚师妹,你的觉悟可比你的师侄还低。”

    夜青岚哭笑不得,懒得再争,便道:“师兄看过名单了,没异议的话,我明日便带着他们去了。”

    “嗯,甚好的。”观山海道。

    夜青岚站起来正要走,忽听一个弟子在外头传报,“启禀掌教,昆仑传人流木师姐欲要求见,说是有事要跟掌教商谈。”

    “哦?”观山海微微笑道,“这个女战神,找本座商谈什么事。去请进来吧。小岚师妹,没什么事你就先去准备吧。”

    夜青岚才要起身,听到这话又坐了回去,“我也好奇着呢,听听她说什么。”

    “也好。”

    不多时候,柳木冰见被请进来,在观山海面前站定,抱拳躬身:“晚辈流木冰见,参见山海真君。”

    “好好,说来本座可是第三回见你了,快快请坐。”观山海笑着请道。

    流木冰见面向夜青岚笑着行了个礼,“夜首座。”

    “坐着说吧。”夜青岚笑着回应。心里一动,这昆仑虽说一脉单传,可每个弟子也确实都是极优秀的,这寻常的道统弟子,哪有资格到这里来,直面剑庭的掌教,更不可能给赐坐了。自家弟子都还站着,哪有给别派弟子赐坐的道理。

    流木冰见是惯常享这待遇的,很自然地去坐了。

    观山海着人看茶,然后才问道:“你师父近来可好?”

    “多谢真君挂念,家师一切都好,时常独坐昆仑之巅,守着仙界。”流木冰见道。

    观山海慨叹道:“昆仑之壁,是多亏了你师父的坐镇,才有仙界这数百载的太平。眼看十年一度的荡魔大会又要开始了,积压了十年的恩怨,一朝井喷,可见的是一场残酷的腥风血雨,冰见你独身一个,多有不便,若是不嫌弃的话,不如跟我门下弟子同进退。”

    流木冰见从杂役弟子手中接过了茶盏,笑着道:“剑庭的师兄弟每个都能独当一面,是很靠得住的;然晚辈独来独往惯了,不好协调,多谢真君美意。”

    观山海有些遗憾,但没纠缠,转而问道:“冰见万里迢迢从昆仑赶来,所为何事啊?”

    流木冰见放下茶盏,站起来向观山海抱拳道:“家师日前也说到了荡魔大会,跟真君想的一致。纵观天辰天骄两榜,魔界高手已占据了三成,恐今次荡魔大会,胜负难料,着晚辈寻些实战方面极有建树的同道,共同抵御那些高手,减少我方不必要的伤亡。晚辈思来想去,深以为能担此大任者,非真君门下不可。”

    “你这孩子嘴甜的毛病再不改改,本座怕是连身家都要给你哄去了。”观山海不禁笑起来道,“既是苏掌教的意思,自然是好的。你看中了我门下哪个?小九怕是不行,他另有要务,另几个你任选吧,秋雨就不错,冷静沉着,就是经验尚浅,要你多多提携。”

    “偌大剑庭,人才济济,实力非凡者倍出,您难道只肯给一个?”流木冰见笑道。

    观山海一怔,旋即开怀大笑:“好,冰见你只管挑,要几个都给你。”

    “余剑子自是要的,”流木冰见笑道,“剑庭七脉,各有奇能,既要组成精锐,最好能够互补,便从诸脉各选一位高手如何?”

    观山海笑道:“你既是有备而来,想必早就预定了人选。”

    “不敢瞒真君,是做了些调查的。”流木冰见笑道,“天剑峰已定了是余剑子,论剑峰便要个夜小浪,心剑峰有个公子剑名声在外,自然要他了,魂剑峰……”

    她转向夜青岚,“夜首座,听说沈兄已回门,十年他错过了荡魔大会,想必今次是无论如何会去的,不如借他一用如何?”

    夜青岚道:“只管使唤,他若不听调遣,你便回来报我。”

    “多谢。”流木冰见笑了笑,又道,“弈剑峰段奕宏,御剑峰魏舒,藏剑峰燕离,便要这几个吧。”

    观山海的笑容倏地消失。

    “且慢!”徐龙华目中冷光一闪,“冰见姑娘,藏剑峰的燕师弟,如今正禁足,是哪也去不得的,恐怕是不能跟你去了。我代燕师弟谢谢你的盛情。”

    流木冰见笑道:“徐师兄,这种事情还要问过本人的意愿吧,如今仙魔两界开战在即,正是吾辈抛头颅洒热血、守卫仙界之时,禁足这等小事,待过了荡魔大会再续罚也不迟。”

    徐龙华皱起眉头,但没有继续争辩,只是不着痕迹地向殿外一个弟子使了个眼色。

    观山海道:“藏剑峰不止燕离一个,既然正禁足,何不换个人选?曹子固跟黄承彦都还不错。”

    流木冰见笑道:“人界天上京一役,燕兄杀死天辰榜薛狂,一战成名,如今江湖人称燕十方,这等功绩,难道还抵不了禁足的过错?”

    观山海笑道:“是,我听说过,他是个好孩子,不肯居功,坦言说是捡了个便宜。不过赏归赏罚归罚,不得相提并论,否则本座设立执法院,岂非意义全无?”

    流木冰见道:“真君都说燕兄是个秉性好的,可见是个忠良的,若能参与此次大会,定能为剑庭带来更大的荣耀。”

    观山海沉吟了一下,道:“冰见所说,也不是全无道理。要不然就让他去吧。”

    “多谢真君。”流木冰见笑道。

    “等等,”徐龙华从夜青岚背后走出来,向观山海抱拳道,“启禀掌教,朗台师弟原本看在燕师弟新入,把另一件要案给压下去了,可如今看来,却是压不住了。”

    “哦?”观山海皱眉道,“这燕离还犯了什么事?”

    徐龙华虎目圆睁,沉声道:“天一剑阁上下一万四千多弟子跟家眷,满门尽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