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血染长生 > 第七百八十九章 儿子又来了
    柏大大连忙堆起笑容,道:“阁主这说得是哪里话?我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些圣火对阁主来说,一文不值,偷他干嘛?我是为了阁主的安危着想!”

    姜小白怔道:“下面有危险?”

    柏大大点头道:“非常危险!不怕阁主笑话,虽然我是木行宫尊木堂的堂主,但我都不敢下去,一旦下去就小命不保!”

    姜小白道:“这些还没变幻成人的圣木有这么大的能耐?”

    柏大大道:“我不是说了吗?这里是神木的地盘,圣木虽然没多大能耐,但神木有能耐,圣木在没有幻化在人之前,基本是没有意识的,所以这些圣木基本都在神木的掌控之中,我知道北野阁主道行通天,不惧神木,但就怕有个意外,这样不就伤了和气了嘛!”

    姜小白怔道:“这神木是你木行宫的神木,长在你木行宫的地盘上,难道不受你的控制吗?”

    柏大大也觉得难为情,老脸一红,支吾道:“叛变了!”

    姜小白迟疑道:“神木也会叛变?”

    柏大大点头“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

    姜小白看他的表情,估计这也是木行宫的丑事,家丑不可外扬,他不想说,他也不能逼着他说,毕竟自己是个假货,也不敢太过放肆,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呢,把这只兔子逼急了,就不是咬人了,而是吃草了,他们脱掉身上这张虎皮,在人家的眼睛,就是一根草,弱不禁风。便道:“那我能去看看神木吗?”

    柏大大略一迟疑,才点头道:“这没问题!不过阁主,我们要飞得高一点,被神木缠住可就麻烦了,这神木大概疯了,见人就杀,可得小心。”

    姜小白点了点头。

    柏大大刚浮上半空,忽觉身后有动静,转头一看,两道人影从西边疾速飞来,离他们有十几丈远,就停了下来。

    姜小白等人也看到了,脸色不禁一变,因为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北野松和左蓝。北野松既然去而复返,这可不是好兆头,肯定是看出了端倪才回来的。

    五大假冒阁主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

    柏大大吓了一跳,心道,这个小畜生被打上瘾了吗?又跑回来找打?连忙就冲到北野松的身边,急道:“北野公子,你怎么又回来了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先回北野剑阁,等阁主的气消了,你再来见他不迟!”

    北野松虽然认定他爹是假冒的,但正如左蓝所说,万一是飞剑出了问题,这人确实是他爹,如果他不问青红皂白,冲过去就打,可能会酿成惨剧!何况对方的身份他还不了解,万一是高手,他冲过去简直就是找死,所以他才停了下来,决定先揭穿这几个骗子,反正有木行宫在,他们也跑不掉。便指着姜小白,转头对柏大大道:“柏堂主,你上当了,这几个人根本就不是五大阁主,他们是假冒的,他们根本就是骗子!”

    柏大大怔道:“你说什么呀?你爹你不认识吗?”

    北野松急道:“他不是我爹,我爹现在还在北野剑阁,这几个人是假冒的,不信你看,一见到我他们就不敢说话了,因为一说话就露馅了,难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又指着姜小白道:“如果你真是我爹,你说句话呀!”

    五大阁主顿时就变成了五大瘪三,神情木讷,一言不发。

    柏大大疑窦顿生,看着姜小白道:“北野阁主,你说句话呀!”

    现在对姜小白来说,沉默是金,说话就等于送命,但现在人家已经怀疑上了,他不说话也不行,不说就等于默认是骗子,对面站着这么多高手,他可没有信心跟他们一决高低。心中权衡再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但他也知道,对方高手如云,跑是跑不掉的,便向布休递了个眼色。

    布休跟他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一个眼神就什么都懂了,俩人心有灵犀,同时转身,就向圣木谷俯冲而去。

    虽然姜小白刚刚已经得知,圣木谷里极度危险,连柏堂主这样的高手都不敢涉足,以他们的修为冲进去,肯定凶多吉少,但他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

    北野松急忙叫道:“不好,他们要逃”

    他因为不知道姜小白等人的修为,所以也不敢冲过去。

    柏大大也不傻,也看得出来姜小白是准备跑路,瞬间就反应过来,这几人果然是骗子,但他实在忌讳这片圣木林,也不敢跟着冲过去,刚好他悬浮在半空中,没等北野松把话说完,这时右手猛地探出,就变成一根粗壮的树枝,分出无数细须,像是章鱼的爪子,疾速向姜小白二人抓去。

    姜小白在俯冲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把素兰剑煞了出来,这时转头一看,脸色一变,连忙拔剑出鞘,挽出一个剑花,以阻挡那些树枝的进攻。

    柏大大虽然觉得这个北野通天是假冒的,但变故来得太过突然,他的脑袋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心中还有些许疑惑,也怕闹了乌龙,所以这树枝中并无杀机,只是想捆住姜小白二人。

    也正因如此,姜小白才来得及作出反应,幸亏他手里握的是神兵利器,而柏大大又没有用了全力,而他为了逃命,所以用尽全力,剑气煞出,就听“咝”地一声,就被他砍断几根树枝。

    对他来说,只是几根树枝,无足轻重,但对柏大大来说,却是他的血肉,不免吃痛,像是抓到了烫手山芋,猛地把树枝缩回,脸上滑过一丝痛苦之色,心里不免恼怒,想这个假冒的北野通天实在可恨,自己给他面子,出手留有余地,就想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没想到对方却是恩将仇报,完全不讲情面,亏得他还摆了酒席为他们接风洗尘,虽然他们还没吃,但翻脸这么快,实在令他生气。

    虽然他动了怒气,但姜小白的修为虽然不如他,速度却也是极快,他想要再次出手攻击,却已经来不及了,姜小白和布休就一头扎进了圣木谷的薄雾之中,不见人影。

    开长老和火行宫的弟子也没有闲着,见姜小白都跑了,虽然他们的人多,但也多不过木行宫的人,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所以姜小白刚动身,他就领着上千弟子也一齐冲向了红元谷,因为他们的修为都比姜小白高,所以速度更快,况且木行宫的人的心思都放在了姜小白的身上,让他们钻了空隙,一轰而下,转眼也钻进了圣木谷的薄雾中。

    左蓝认得姜小白的素兰剑,以前在清凉城的时候,他还把玩过,后来又被素兰剑斩断了一条胳膊,所以记忆深刻,这时叫道:“卧槽,是姜小白,是姜小白!”

    北野松脸色一变,惊道:“什么?你确定是姜小白?”

    左蓝急道:“我确定,百分百是姜小白,我确定得不得了,我就说悯天仙海关不住他,你还不信,愚蠢!现在好了,人家这么快就出来了,还做了你的爹!”

    北野松经左蓝提醒,回想一番,这个假冒他爹的人,形态确实像极了姜小白,不免又羞又怒,竟然扮成他的爹,还打了他一耳光,关键是打完以后他还要恭恭敬敬地叫他爹,全世界最大的耻辱也莫过于此,这要是传出去,他以后哪里还有脸见人?

    北野松顿时怒不可遏,低吼一声,像一头激怒的野兽,身形一闪,就向圣木谷追去,既然是姜小白,他可不怕他,这次他一定要撕了他。

    柏大大却是身形一闪,一下就拦住了他,急道:“北野公子,你别激动,这里不能下去,下去死路一条!”

    北野松怒道:“这是你的地盘,姜小白能下去,我还不能下去?”

    柏大大急道:“公子一定要相信,下去真的是死路一条,不管是谁,就算我下去,也不可能活着上来,我言尽于此,你自己斟酌。”

    北野松虽然怒火中烧,但脑子还没烧坏,听他说得郑重,当然也不敢贸然冲下去送死,怔道:“为何?”

    柏大大道:“此事说来话长,反正下面很危险!”

    柏小小这时也道:“就是,公子,我大哥没有骗你,你真的不能下去,下去真的是九死一生,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们也不好跟北野剑阁交待啊!”

    北野松急道:“既然下面那么危险,那姜小白下去怎么没事?”

    柏大大道:“你放心,他会有事的,必死无疑!”

    北野松虽然不相信,但也不敢冲下去,心里一口怒气实在无法发泄,这时便冲着圣木谷大声吼道:“姜小白,你这个缩头乌龟,如果你真的是个男人的话,你就上来,咱们一决高下!”

    话音刚落,就听圣木谷的深处传来一个声音:“孩子,你太不孝顺了,竟然骂你爹是缩头乌龟,天理难容!不过呢,我实话告诉你吧,你不是我跟你妈亲生的,认我也没有用,我不认你,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