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五行御天 > 第1442章:少主何处不可去
    “长征,我不知道格局大如何,格局小又如何,但我知道你。修元界没有你只会一片混乱,我和轩轩二蛋他们能不能活着都是未知数。舍小家为大家那是傻子才做的事,只有我们自己好了,才能去考虑其他,自己都不好,哪里有精力去管别人好不好,这是你说的,我始终也是这么认为。

    冰凤是你用命换来的,凭什么还给寒玉宫。就像你说的,冷寒玉对你有大恩,你欠着这份人情,你要是把冰凤还给冷寒玉我不阻止你,这是还人情,与还给寒玉宫性质不同,但也不是现在就还,你总得突破阴极境再说吧。”

    “我也没说现在就还给她。”

    猿青山哈哈笑道:“这就成了,等你破境想将冰凤还给冷寒玉你就还,我不会阻止你,另外,你还得多给她一些仙草药,那是我欠她的,还别说,她给我的风行阴符是真不错。”

    “风行阴符?”戚长征诧异道,“你就是为了风行阴符?”

    猿青山拿出一张风行阴符,不无得意道:“寒玉宫独有风行阴符,高阶仙符,这回就要了两张,送你一张,你用过就知道。”

    戚长征无语,取出一叠风行阴符递给猿青山,“你要多少我给你。”

    ……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月圆之夜是何模样……漫天星辰又是何模样……”

    夜色昏暗,冷寒玉在殿外观天,喃喃自语。

    戚长征离开再未前来,结束晚修,她便来到殿外,想象着戚长征日间对她说的夜空景色。对于从未离开过仙界的她来说,月色是传说中的景色,漫天星辰只能是想象中的景色。

    不知过去多久,冷寒玉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忽有轻风拂面,心头一喜,回头看去,却不是戚长征到来。

    “师尊。”

    到来的是冰彘。

    “玉儿,你……你见过戚长征了?”回到殿内,冰彘问道。

    冷寒玉颔首道:“午间见过一面。”

    冰彘低沉道:“玉儿,你决定留下来,师尊不会强迫你离开,只是师尊必须提醒你,我们都是冰仙,万万不可感情用事。”

    冷寒玉道:“师尊放心,弟子心里有数。”

    冰彘叹了口气,柔声道:“玉儿,千年修至阴阳极境大不易,你能谨守本心不为外物所扰师尊欣慰,其他的话师尊也不多言,你已贵为仙君当好自为之。

    此次前来有两件事要交代你。

    其一,下月冰玉与糊涂到来,师尊怕是短时间不能离开祖殿,糊涂还需你来指导修炼。至于冰玉,将这块令牌和玉简交给他,让他依照玉简行事。”

    冷寒玉应下。

    冰彘接着说道:“另有一事,与戚长征有关,昔年他窃取阴脉之事你已知晓,冷枫追捕遇见帝后无功而返,这道阴脉后来便是帝后收了去,如今重回戚长征手中,师尊此来便是告知你,无需再去向他索要阴脉。”

    “弟子不认可此事。”冷寒玉沉默片刻,平静说道:“冥君窃取寒宫阴脉,致使寒宫沦落,此为先例。毕竟千万年岁月太过漫长,外界早已淡化此事,兼之冥君重回仙界于天外天征战,寒宫阴脉落在颜如玉手中,鲜为人知,不收回也就罢了。

    可我宫阴脉遭窃,多为外界仙人知晓,若是不予收回,我宫威望大损,难保不会出现试图窃取阴脉的仙人。玉儿认为此风不可长,不在戚长征手中便罢,既是在他手中就当收回。”

    “玉儿,此乃你父定下之事。”

    冷寒玉陷入沉默。

    冰彘道:“玉儿,你能如此考虑为师欣慰,你父为何如此你当心中有数,百年时光并不长,百年之后阴脉还将归还我宫,无需在意短短百年。”

    冰彘离开了,冷寒玉孤坐殿内,明珠光芒柔和,照在她身上却显得冷寂。一夜过去,天光射入殿内,冷寒玉起身离开。

    ……

    ……

    这一夜戚长征和猿青山一直在交谈,直到天明才各自修炼。

    十多年未曾使用冰凤修炼,脱去黄袍,刮骨阴风入体,时隔十多年,再次体会到冰寒阴元充盈体内,戚长征很是享受这个痛并快乐的过程。

    猿青山早已结束晨修,在阳元极度充盈的左殿修炼一个时辰,神清气爽,离开左殿见到右殿殿门紧闭,他忽然想到松鹤观拜师经历不由轻笑出声。

    那个时候在修元界与戚长征拜入松鹤观修道,入土峰拜师吴昊,同样是在一座大殿内,同样是在左右偏殿,那个时候他们都只是方入道的小修士,如今却已身在仙界为仙人。

    灌了一口果子酒,心情甚好,打开殿门,殿内与殿外有一层黄芒分隔,殿内这边不会受到威压干扰,迈过黄芒威压如约而至,龙首盾加身倒也能支撑,迈开大步下山而去。

    他去了趟姿花宫临时驻地,与林晗见了一面,尔后又去了魔宫驻地,冥宫与四圣宫驻地,还有其他几方势力驻地也都转了一圈,等到转回青山殿,各家大大小小的势力都知道猿青山在九璇池边缘拥有一间宫殿。

    最后一个知道的反而是冷寒玉,猿青山是在青山殿外见到的她,回到殿内收拾一番,出来已经不见冷寒玉。

    戚长征结束修炼已近午时,打开殿门就看见冷寒玉站在殿外。

    戚长征沏茶,冷寒玉说饮酒,二人便在殿内饮酒。

    很长时间谁也没有开口,你一杯我一杯,一连喝干三坛果子酒。

    “不想喝了。”冷寒玉说。

    戚长征沏了两杯茶。

    “我们是朋友?”沉默片刻,冷寒玉忽然问道。

    “是。”

    “朋友当坦诚相对?”

    戚长征犹豫道:“有些事干系太大,我无法对你坦诚。”

    “好比大帝后裔?”

    “……我是。”

    冷寒玉微微一笑,“你将秘密告诉我,我也当告诉你一个秘密,诸葛鬼谷乃是我父。”

    “其实在你破境功成当日,你父来找过我。他说我有百年修炼时间,说我百年之后才会前来祖宫,另外还说我百年之内见不到你。”

    “其实在你到来祖宫之前,我父来找过我。他劝我离开祖宫,我选择留下。”

    继续下去,兴许就能知道诸葛鬼谷的安排,在这个关头戚长征犹豫了,已经亏欠冷寒玉太多,该如何偿还?

    “寒玉,我们只是朋友,有些事你可以不告诉我。”

    “我也没打算多说,只是对修元祖界的事情比较感兴趣,想知道你是如何助大帝重回仙界,大帝又是为何回归仙界不久便陷入沉睡。长征,你能告诉我吗?”

    “这个……可以。”接着戚长征便把助大帝化婴经过大致相告,又将大帝陷入沉睡原因相告。

    “原来如此。我听闻大帝血脉一滴堪比真器,大帝真身沉睡,血脉便会陷入枯竭状态,仙婴也将趋于沉寂,唯有后裔精血可唤醒枯竭血脉,唯有后裔仙婴可打破沉寂唤醒大帝仙婴,而其后裔将形神俱灭。

    长征,你身为大帝后裔,与大帝拥有相同的洪荒血脉,若是有朝一日你阴阳相融,而大帝精血枯竭仙婴死寂,你会以形神俱灭的代价换来大帝苏醒吗?”

    懂了!

    戚长征完全明白了!

    那是要用他的命来换大帝的命。

    戚长征怔愣在场,冷寒玉何时离去他都不知,猿青山何时归来他也不知,就那么呆坐在那,一动不动。

    “长征,你别吓我,冷寒玉对你说什么了?”猿青山推搡着戚长征道。

    戚长征摇摇头,这个时候他什么话也不想说,只想找一个无人打搅的地方安静的呆着。

    他走出宫殿,一步步向着山头走去,任凭猿青山在后方大喊大叫也没有回头。

    上山,下山,再上山,下山,无尽浓雾吞没了他,他走到一面大湖畔,冰寒的湖水打湿了他双脚,他才停下脚步。

    眼前白茫茫一片,他的脑子也是白茫茫一片,根本就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

    担忧不已的猿青山去找冷寒玉,冷寒玉闭门不见,他没办法只能回到山腰等候戚长征。这一等就是五个日夜,第六日,才看见戚长征从山顶走下。

    戚长征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猿青山询问,他笑着说心有所悟,猿青山不信再问,他开口就骂,骂猿青山打搅他顿悟,好悬没破坏他的心境。

    一连三日,戚长征正常修炼,正常练刀,第四日,猿青山开始晨修不久,戚长征走出宫殿。

    他说:“老黄,我想去一趟朱雀圣宫。”

    青衣老仙自虚无缥缈中现身,稽首为礼,挥手间,一辆龙辇悬浮在空,戚长征迈上龙辇,青衣老仙驱使龙辇离开。

    四圣宫入口宫禁森严,隶属四圣宫各宫仙将往来巡视,彼此冷眼相向,却也平安无事。

    龙辇却如入无人之境,穿云钻雾直入云山,无仙敢于阻拦,连问询都没有。

    “我是谁?”龙辇内传出戚长征问话。

    “少主。”青衣老仙回道。

    “你是谁?”

    “老仆。”

    “祖宫祖将?”

    “祖将亦是老仆。”

    龙辇内沉默许久,又有声音传出:“我还想去一趟冥宫。”

    青衣老仙回应:“少主何处不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