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我的医仙老婆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南宫家的纷争5
    京城传承了数代的氏族,如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南宫家,真的能够看出声势浩大。

    听说了南宫鹭中毒的消息,不管是来示好还是别有用心一个个的都挤到了门口。

    一个去发难,一群人都跟着起哄。

    然而,南宫菲儿的这一句话给众人吓得噤若寒蝉,这罪名要是扣下来,那可是要遭受南宫家的家法的。

    虽然没有国法那样严格,但严苛程度简直令人胆寒。

    “但,但是,他很有可能就是下毒的凶手啊,菲儿你要慎重啊,现在大哥还有一口气尚在,说不定医生们真的能够妙手回春,如果他进去了很有可能大哥就真的没命了啊。”一些人还在小声的抗议着。

    这些声音很刺耳,除了针对周子轩的,一些还顺带嘲讽着南宫菲儿是女流之辈一些难听的话。

    若是以前没人敢这么说,南宫菲儿的权力很大,并且南宫家主南宫鹭是她的亲哥哥,但现在南宫鹭生死未卜,甚至在一些人的心里,此刻的南宫鹭已经死了。

    这些察言观色的人看见每个进去的医生出来以后都是失魂落魄的表情,早已经断定南宫鹭的情况很不好。

    “如果他没有治好大哥,那我,南宫菲儿,愿意接受家法,永久被南宫家除名,但如果他做到了,我再也不想听见任何的质疑声。”南宫菲儿在这些南宫子弟面前还是很强硬着,说着就拉着周子轩走了进去。

    周子轩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拉着,就像是曾经那样,一个小女孩拉着一个小男孩,无论发现了什么新奇有趣之处,总要共同享受着快乐。

    “你赌的太大了,我虽然是医仙谷谷主,但解毒这方面还真不是特别的擅长。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治好。”周子轩有些尴尬,对南宫菲儿也多了丝歉意。

    “无所谓,和以前一样,尽力就好。其实。。。算了。。”说完南宫菲儿将屋子里的人都轰了出去,就连那些闻讯赶过来的长辈都被她请了出去。

    她想问的是是如果有朝一日她真的被赶出了南宫家,那他会不会收留他,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问出来。

    一个家主倒下不是小事,但也不会让一个家族就此倒下,因为很多老一辈的南宫长辈们,虽然放权给新一代掌门人,但如果出了事情,他们会重新掌权,在适合做家主的人出来之前,代行家主的权力。

    周子轩点了点头,走到了南宫鹭的身边,只见他嘴唇很黑,嘴角还有着黑色的血液,就算完全不懂医术的人也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中毒的现象。

    脸色已经是灰青色,周子轩用手张开了他的眼睛,双目无神,瞳孔上移,生命迹象近乎全无。

    憔悴的样子,很难想象这不久之前就是那叱咤京城的菊君子南宫鹭,那个深谋远路走一步看一百步的南宫鹭。

    周子轩双根手指摸着他的脉搏,用内息探查着,果然,南宫鹭还有着微弱的气息,但这气息实在是太微弱了,随时可能会中断。

    他第一件事没有先弄清楚毒的位置与成分去解毒,而是先用内息刺激着南宫鹭的心脉,让他不至于失去最后一口气。

    如果气息断了,就算大罗神仙在世也救不回来了。

    约莫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周子轩大汗淋漓,但南宫鹭心脉算是稳定了,可这只是饮鸩止渴,如果毒素不根除,南宫鹭死去只是早晚的事情,并且随着毒素的深入,生命会流失的更快。

    ‘毒。。我只会一些简单的啊,如果琉璃在就好了。’周子轩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开始寻找着南宫鹭中毒的原因,翻腾了一会,他看到地上有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轻轻用手指捏起,看清楚之后,他的汗毛完全竖起来了。

    这是一根银针,他太熟悉,但又不是一根普通的银针,银针的顶尖处有一些黑,周子轩再熟悉不过了,这针就是他在湘南的第一个武器,毒针筒里面的同款毒针。

    周子轩抹了抹自己的口袋,虽然很久没用了,但一直放在口袋里,也算是个防备,要不是确信毒针还在自己这里,他真的会以为南宫鹭是他自己下的手了。

    周子轩凝视着,如果只是毒针筒里的针,如果毒素相同,那他还真的知道该如何解毒。

    曾经,那还是在湘南的时候了,周子轩曾经问过琉璃。

    “琉璃,你拿给我的这是怎么做的,毒性实在是太霸道了,如果其他人也能仿制那就太危险了。”周子轩见识过威力之后总是不放心。

    “说什么呢,这配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是我用多种草药混合在一起调配了无数次才找到适宜的比例以及最佳的效果。这秘方就连师父都不晓得,普天之下,除了本姑娘,没有人能做出来,怎么样,我是不是很聪明。”琉璃挺起胸脯骄傲的说着。

    “可如果我不小心中毒了呢?”

    “那你得是有多蠢才会自己把自己扎了,但如果真有这种情况,就快联系我喽,如果没找到我,你只能这样做。。。”

    周子轩脑海里回想着过去的事情,同时嗅着毒针上面的味道,过了一会又用手指蘸了蘸,放进了嘴里,他这动作自己到没什么,可一旁的南宫菲儿见此却有些害怕。这可是毒针的,放到嘴里那岂不是也跟着中毒了。

    周子轩找了一张纸用笔开始写着,书写着需要准备的药材和物品,这些南宫家的仓库应该就有,随后将药方通过医疗队,开始着手准备着,这儿空隙他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这种毒他还真的知道该如何解除,因为南宫鹭所中的毒,正是属于琉璃那独一无二的。并且能解毒的也只有独一无二的他。

    这也实在是太巧合了吧,巧合的像是有人在背后都安排好了这一切,在恰当时候让这剧本上演一样。

    可是,周子轩想不通的一点是。。正因为是独一无二的,南宫鹭怎么会中毒,琉璃制过的毒针,为什么会再次出现。可却没有任何琉璃的身影以及来过的气息。

    “怎么了?表情这么凝重,难道真没有办法了么?”南宫菲儿来到周子轩的身边俯下身子,用手帕给他擦拭着汗水。

    周子轩摇了摇头,“能救过来,我恰巧了解这毒性,所以南宫鹭的性命应该能够保住。”

    听到周子轩的话,南宫菲儿松了一口气,虽然近来几日她与南宫鹭的关系有了一些隔阂,可善良的她已经不想看见任何的牺牲了。她又偷偷的看了一眼周子轩,他那紧张和认真的模样,仿佛曾经一般如此的可靠。

    “那么仔细谨慎的他居然会中毒,是在罕见,又会是谁想要害死他呢?等等,你这样的表情,是不是对于下毒的人有了看法,或者你认识这个下毒的人?”南宫菲儿脑筋很灵活一下子就明白了,既然他能够救治却仍是这般愁眉苦脸只能说明,他心里还有着事情。

    周子轩没等说话,就看见几个满头大汗的医生跑了进来,手里拿着周子轩之前要求的那些药材。

    周子轩客气的把药材接了过来开始按照比例配伍着,研磨着,并在屋子里熬着药。他没有选择留下其他的医生帮他搭下手,要制作解毒剂的剂量是很准确的,稍有差错反而会变成毒药。如果是刚中毒的一炷香,只需要简单针灸就能解毒但现在时间太久了,必须配合药剂。

    等到周子轩熟练地完成了这一切,开始回答着南宫菲儿的问题,“如果我推测的没错的话,给南宫鹭下毒的应该就是。。。”

    周子轩顿了顿,南宫菲儿也紧张了起来。

    “他本人。。”

    “什么?”南宫菲儿怀疑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是他自己给自己下毒。”周子轩确信的说着。

    周子轩也不想这么说,但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那留下的只有可能。

    首先,这屋子没有琉璃出入的痕迹他很确信,可这针又是琉璃的,他也很确信。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这个针是出于一些原因,琉璃交给他的。

    他想过或许是琉璃交给其他人的可能性,但南宫鹭中针的位置是手臂,这是血液运行最慢,也是毒性扩散最慢的位置。并且在安保重重的屋子,如果有人进入进出,都会有人严格检查,就连亲妹妹南宫菲儿都要经过那形同安检一样的检查。

    最可能最有希望让他中毒的只有他自己,但他刺中了自己的手臂,那也说明他不是想不开自杀,那么。。这想法就难以揣度了。。并且琉璃在其中又是充当什么角色呢,消失不见的她又将紫灵之蝎的事情调查到了哪一步了呢?

    南宫菲儿还是不太想接受,可这是周子轩说的,她问道:“那么,他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只要问清楚就可以了吧。”

    “是这样,但他中毒很深,想要完全恢复醒来,大概三天左右吧。”

    周子轩眯着眼睛,如果这一切都是南宫鹭的计划,那么这三天会发生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