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我的医仙老婆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南宫家的纷争4
    “不可能是琉璃的,如果她就在身边,我没理由感觉不到的。”

    周子轩摇了摇头,坚定地说着,他在寻找着紫灵之蝎的时候也一直在寻找琉璃的下落,并且因为他们两个已经越过了最后一步,气息相交之后,加上最开始的洗髓,二人已经有了一种心照不宣的心灵感应。

    “是啊,我相信,可是别人会相信么?”少阁主反问着他,“在不知情人耳中或许没什么,但,你是医仙谷谷主的事情在南宫家的高层已经不算是秘密了,除此之外,你女朋友会用毒也不是秘密了,可现在你在这里,而你的女朋友没有在这里且行踪不明,那么你觉得谁最容易被怀疑?”

    “我。。”周子轩喃喃自语着,心道难道这是一个既除掉南宫鹭又栽赃给他的计划,他看向了南宫鹭居所的方向,那边还都在紧绷着,一个个面色紧张,“看这医生进进出出的,南宫鹭应该还没有完全死,如果只是中毒的话,或许我会有办法,我可是还有很多话还没有问他了。”

    周子轩还是不相信南宫鹭就这么遇难了,否则也不可能那么多医生进进出出的在忙碌着。一定是还在抢救之中。

    “嗯,我也觉得如果是你的话或许能够挽救他一命。”少阁主点了点头,但是却站在了周子轩的正前方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这是干什么,让我过去。”周子轩用手轻轻地想推开她,却没有推动。

    “我也是来杀他的,既然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有人替我做了这件事情,你觉得我会让你过去么?把濒死的他救下来。”少阁主张开了双手,眼睛微微眯起。

    少阁主‘木易’挡在了周子轩的身前。

    这个喜欢戴面具遮掩的小妞,她得倔强与高傲,周子轩已经领教过了,除此之外还是个不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从凤凰阁的一些事情就能看出来,那些得罪过她得人都被她最后折磨的不成人样。

    “喂,先别闹好不好。就算他曾经冒充过竹君子这个名号做过一些事情,但现在还没有任何的证据啊。”周子轩看了看时间,现在他不想和她争执这些。

    听着周子轩的话语,少阁主眼睛血红。看着周子轩的眼神愈发的冰冷,刺耳的说道“你觉得我在闹?那个人,那个人可是!毁了我的身体,毁了我的梦想与未来的人。现在仇人就在眼前,你居然和我提证据。”

    突然之间给周子轩吓了一跳,如此情形的少阁主还是他头一回见到。这一句话,让他的幽煞之气都开始浮动了起来,没错,周子轩从这个没有半点内息的人身上感觉到了恐惧,以及绝望。而这种情绪是冥煞最容易吞噬的。

    他是想如果瞳心的能力在她体内,估计华夏肯定又不少地方会遭殃。

    对于少阁主的过去,周子轩并不十分了解,也没有可以打听,但他以前听说过,少阁主说过要找一个人复仇,但没有说过具体是因为什么,现在看来似乎还有着其他的隐情。

    “呵,是不是你怕他们怀疑到你身上,所以想要救好他来解脱嫌疑,这么想想也是啊,如果与一个大家族为敌,就算你很厉害也是没机会的。”少阁主看着已经怔住的周子轩,嘲讽似的说着,眼眸里透露出的是一种不屑。

    周子轩挠了挠头,无奈的说道:“我倒不是怕背锅,只不过如果南宫鹭现在死了,很多事情就真的定性了,也就真的成为了你想想的那样,我不久前也想杀死他来验证一些事情,可听完一个人的话之后,我觉得这实在是太无知了,很多看上去很接近真实的事实,往往并不是最正确的答案。我们相识一场,如果你信得过我,就让我来,如果我能够治好他,并且他真的做了伤害你的事情,我会亲手把他带到你的身前,让你亲手报仇,如果你不想玷污了自己的手,那到时候我替你,我说这些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事情应该没有这么简单而已。”

    少阁主身体颤动了一下,可依然没有想要让开的打算。

    “相信我好么?”周子轩拍着自己的胸膛保证着,“不管你想做什么,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们不是朋友么?”

    “朋友?实在是一个廉价的词,曾经我也有很多朋友。我的父母也有很多朋友,可是这些所谓的朋友,每一个人伸出援手,在我堕入黑暗之时,我多希望有人能够拯救我,可我心底期盼了无数次,但这世界没有英雄!”少阁主情绪十分激动,她的手放在了脸颊之上,颤抖着,她忽然间想让面前这个人,她的初恋知道她这些年发生的所有事情。

    周子轩双手握住了少阁主的手,“过去我或许在难以介入,但是未来,如果你有需要,我一定会过去,不远万里,不论我身在何地。只是现在,算是我的自私请求,我需要从南宫鹭口中得到答案,这是我最后的线索。如果他真的做了那些伤害你的事情,我向你保证,我会扭断他的脖子。”

    南宫鹭出了这样的事情,紫灵之蝎没有任何的动静,他已经有些明白了,紫灵之蝎应该与南宫鹭没有任何的关系,不然在这个关键时候,那帮人不会坐视南宫鹭受到生命危险的。

    少阁主撇了一眼,停顿了大约三秒左右,转过了身子,让开了一条道路,幽幽的说道:“记得你和我保证过得。”

    “嗯,我保证。”周子轩对着她点了点头,就大步的朝着南宫鹭的居所跑去。

    望着周子轩的背影,杨琳默默的摘下了脸上的面具,喃喃自语着,“如果那一次,我和你讲出来,或许我就不会遇上那些事,或许现在的我就。。。。”

    “唔。。”杨琳双手捂着肩膀,身体颤抖着,身上散发着若隐若无的黑色气息,痛苦的挣扎着,支持她活到现在的就是那份仇恨,一旦她想一些快乐的事情,或是放松这份恨意,都让她痛不欲生。

    “看来。。我已经被仇恨快要吞噬殆尽了。。这些年害了那么多人,也糟蹋了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堕落着。。生命没有童话。。我已经无法站在阳光之下了。。”

    杨琳摇着头,正准备重新戴上面具,忽然一只白皙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臂。

    “那可不一定。”

    “谁?”杨琳赶忙回过头去,阴影里站着一个女人,看清楚那人模样之后,用手捂着嘴,又看了一下周子轩消失的方向,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是你,你怎么可能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和你一样,那么初次见面,你好,杨琳。”黑暗中的女人朝着杨琳伸出了一只手。

    另一边被围的水泄不通的独栋别墅,这是南宫鹭的居所,周子轩拨开了人群闯了进去。

    “让开,我是医生,让我看看情况!”周子轩大喊着。

    同时所有人都将视线集中在了周子轩的身上。

    “是你!你还敢来,来人给我抓住他,肯定是他对大哥下的毒。”一个南宫家的少爷对着周子轩大喊着,他不是本宗的,并不认识周子轩以前的身份,只是知道周子轩对南宫鹭不怀好意。

    这也是莽夫一个,周子轩不想与他计较,只凭一点推论就盖棺定论,实在是草率,和以前的他一样,不懂得深入思考。

    可是无脑的人还是相当多的,这位小少爷一喊,一群高手就将周子轩围住了。

    “对,我也认得他,肯定是他,就是他来了大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哼,还有很多人不知道吧,他就是南宫家被除名的南宫墨,以前做过那么多给南宫家丢人的事情,这次回来一定是和大哥争夺家住职位的。”

    “是心生嫉妒吧,所以才对大哥下手。”

    “听说他懂医术,她女朋友还会用毒,肯定是他没错的。”

    和少阁主杨琳预料的一样,周子轩一靠前就成了众矢之矢,被一连串的嘴炮围攻着。

    周子轩心里很是恼火特别想就这么直接打进去得了,但这么多高手,这本身就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并且就算打进去了也不能安心的查看南宫鹭的状态。

    要是以前,他真的就撒手不管了,不理会什么医者仁心,放任南宫鹭死去得了,可不久前魏管家说的那些话,不管真伪,他都有必要将南宫鹭救起来。

    “你们让开,现在能救南宫鹭的只有他了,医仙谷的谷主,他的名号可不是一般医生能比得了的。至少南宫家里的这些不如他。”一道女声从人群里传了出来。

    准确的说是一个女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是南宫鹭的妹妹南宫菲儿,邀请周子轩到来的人。

    南宫菲儿走了过去,不由分说的拉住了周子轩的手,朝着南宫鹭的房间走去。

    “菲儿,你这是做什么!”

    “我是大哥的亲妹妹,他也只有我这一个亲妹妹,我要带人进去不行么?还是说你们一个个都开始自以为自己现在就是家主了?”

    南宫菲儿站在台阶上,一手拍在了门板之上,清澈的响声,镇住了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