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我的医仙老婆 > 第五百四十章 南宫家的纷争3
    月黑风高,天气煞是阴沉,本应该已经静谧的时间,南宫家却是热闹非凡。

    不是因为今天是什么节日,只是每天都如此,除了一些偏僻的地方,总有人匆匆的忙碌着。

    周子轩手里拿着酒葫芦,酒香扑鼻,他和眼前这位魏管家这么说也是想要深一步看看,他不确信这老人会不会更加倾于南宫鹭。

    周子轩的心思似乎被老人那浑浊的眼睛完全看透了一样,他也不介意,手里摇晃着酒葫芦,指了指远方,干枯的声音说道:“小少爷,你觉得南宫家如何?”

    南宫家如何?周子轩一愣,看了看在京城寸土寸金中,广袤的庄园,比起韩听梅也不遑多让的居所,周子轩悠悠的答道:“豪门,京城首屈一指,多少人向往的地方,但我不喜欢。”

    周子轩说的是实话,比起经营这些他更渴望名川秀林,更渴望和琉璃一起吃到老玩到老,享受这每一天的日升日落,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爱情。

    否则,他也不会真的把自己拉拢起来的月轩集团拱手让人。

    如他所说,不管这里再怎么富丽堂皇,不喜欢还是不喜欢,他从没有想过要从南宫鹭的手里夺回家主之位,他想的只是报一箭之仇罢了。

    “哈哈,当年大小姐和周小子也是这么说的,说你不适合。大小姐看人很准,哪怕是自己的孩子,也没有强迫他一定要走自己的道路,哪怕她的心里很希望现在这个家的掌门人是你。”魏管家一口酒一句话,年纪轻喜欢向往未来,人年纪大了,总喜欢缅怀。

    “我母亲?可我是因为中了南宫鹭的计谋,一步一步把自己和父母拉到了绝路,应该是这样的。”周子轩摇着头否定着魏管家的意见,他自己这一番经历在南宫家已经不是秘密了,尤其是这些老人的耳中。

    “哈哈,小少爷,难道您现在看事情看的还是如此表面么?如果大小姐不是默许这件事,身为‘南宫利刃’的南宫鹭敢对你下手?”老人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到“看你这般迷惑,一些你父母无法开口和你说的,老朽我就自作主张和你说了吧。”

    当年的事情?周子轩来了精神,当年能有什么事情,难道还有什么自己没有了解的事情么?

    周子轩没有插话,静静的听着老人的讲述。

    “当年,南宫鹭之所以弃武从文,并开始处处算计于你,除了他自身无法再练武的身体问题,更是大小姐故意使然,两个人没有明说只是心照不宣的完成了这一系列事情,这是大小姐对于他的一次考试,并且南宫鹭上交的答卷也让她还算满意。”

    周子轩张大了嘴,还是觉得老人说的这些简直是天方夜谭,那几日的事情明明那么的让他记忆深刻,想想就痛不欲生,并且还毁了白薇的声誉,让她幼小的年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害,现在却说这一切都是他母亲默许的,让他如何接受。

    周子轩闭上眼睛,浮现的仍然是南宫鹭在欺骗了他之后,那几日狰狞的面孔,对他步步紧逼,一句一句的诋毁着,并联合了堂兄弟一起开始抨击他。

    “当年的确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可是有行动必然要伴随着一些牺牲。这一点大小姐也是明白的。。”老人也是叹了一口气。

    牺牲白薇的名节以及断绝两家交好,及时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那时候,这是最好的突破口,可..可..那个女孩不应该会卷进这些的,并且应该有人会看穿着一切的,周子轩觉得胸口憋着一股气...他不觉得是这个老人在对他扯谎,因为没有任何的必要,这种话只需要他打一个电话就能拆穿,一点意义都没有。

    “按照您的说法..看来我当年的所作所为让我母亲失望了..”周子轩心里有些难受,又是喝了两口。

    老人听后洒然一笑,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这您就理解错了,哪有母亲会对自己的孩子失望的,当年大小姐很开心,走的那一天还和周小子来找老朽喝了一顿酒,他们夫妇都说你的心灵十分干净,以后定然能够成为他们的希望和骄傲。

    骄傲..周子轩闭上了眼睛,回想起这些年家里人的所作所为,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对他和妹妹的未来没有稍加干预,无论他们做了什么决定,父母只会支持。

    那么厉害,那么武艺高强的父亲只做着普通的工作,拿着一般的薪水,那么精明,那么深谋远虑的母亲也只是在家里做一个好妻子好母亲。

    “不是你让他们失望,而是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啊,逃脱了本属于自己的宿命,脱离了自身的枷锁,不用在尔虞我诈的算计别人和处处小心翼翼的防备着别人的算计。”

    如果没有发生过过去的那一切,那此刻站在南宫家顶端的就是他,可那会如何,除了鲜花和掌声还有什么?无尽的空虚。。心力交瘁。。以及对于这个世界的不信任。

    没有真实的友情,爱情,以至于亲情,想想,他就觉得十分可怕,乃至于会迷失自己。

    想到此处,周子轩有些哽咽....他没有怀疑老人所说的真实性,也没有想去和母亲确认。因为这个答案其实已经让他内心认同了。

    “原来我这平稳的日常生活,我这枯燥的日常生活..是如此的来之不易..为什么,不早一点让我知道..那南宫鹭呢?他究竟有什么打算。”周子轩捂着额头...他不知道接下来还要不要对南宫鹭下手了,如果这一切母亲都知情,那南宫鹭的品行应该也在母亲的考虑范围之内了,那么紫灵之蝎真的和他有关么?可耳机中传来过,他冒充过李浮生竹君子的名号又是为什么..

    “这一点老朽就不能妄加猜测了,可能他追求的真是这些吧,毕竟鹭少爷的心思与常人不同。”

    越想越乱...周子轩能做的只有一口口的喝酒。

    “想不通的事情不如去问个明白好了,哪怕不是一类人,哪怕是你认为敌人的人,但这不是最直接最快速的方法么?旁敲侧击只会让路越走越弯,耗时更久。”老人说着,明明他什么都不知道,却像是看透了一切一样,年龄和阅历让他看人看事只需要一个表情一个小动作。

    周子轩灵光乍现,老人的一句话让他茅塞顿开,是啊,他所知道的一切消息,南宫鹭是最清楚的,以前只想着防备他,所以在暗中调查,如果直接问他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他还一次都没有想过。

    这么多年,周子轩一直想问南宫鹭一个‘为什么。’

    现在也是最好的时机。

    正想着,忽然半醉半醒的周子轩感觉到纷杂的脚步声,十分的慌乱,朝着一个地方跑去。

    “这是怎么了?”周子轩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站起身来朝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又看了看魏管家。

    “去吧,年轻人总喜欢折腾,但也是因为年轻才能折腾。”老人咧嘴一笑开始自饮自酌。

    周子轩稍稍鞠躬以示歉意,然后也朝着纷乱的方向跑过去了。

    一路上,不用他询问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南宫家主中毒危在旦夕!!!

    当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周子轩是震惊的,就这么一会,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是有人刺杀,难道还刺杀成功了?南宫鹭被毒杀了?还是从那一群高手保镖之中找出漏洞,给他下的毒,那个桀骜不驯,深沉多疑的人也被刺杀了?

    南宫家乱了,这么大的事情电光火石之间就让人们互生疑虑。

    周子轩摸着下巴,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关注着南宫鹭的身体状况,只是在思考着有谁能够做到?就连他都没有信心能够躲过那些高手保镖然后对他做小动作,现在居然有人做到了。可也说明,那个动手的人或许就在这群人里面。周围铜墙铁壁的防御,不会让人跑出去的。

    忽然周子轩看到了一个脸孔,那是凤凰阁少阁主伪装的木易姑娘。也在人群之中,眼眸冷静的看着。

    周子轩小跑了过去,给她拉出了人群。

    “这,是你做的?”周子轩将她拉到墙边,这动作如果是平时一定会被认为是要做不好的事情。

    “如果我说不是,你信么?”少阁主抬起头,望着周子轩。

    “信,虽然你饱含杀意,但我相信你说的话。”周子轩点了点头,松开手,又看向了其他的地方。

    “等等,我们好像没有这么熟吧,怎么就这么相信我?”少阁主看他忽然放松的样子,反倒是有些在意了。

    “因为我们是战友啊,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的。”

    “哼。。自以为是。。我的确是想要杀他的,但有人抢先了一步,其实我反倒还想问你了,这与你是否有关系。”

    周子轩摇了摇头,“不是我。”

    “可是别人不会这么认为,你来了,他倒了,并且会用毒的。。有这么高明的潜入进去,武术与毒术都精通的又是谁呢?”少阁主用眼睛瞟了瞟他。

    周子轩在脑海里浮出了一个名字,一个他朝思暮想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