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天纵之人间界 > 第二五二章;对立状态
    时间一晃而过,天行他们从忘忧山庄搬进忘忧谷之内,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

    虽然已经让宝儿重创了紫袍,可是天行依旧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在外面远不如在忘忧谷之内安全。

    更加重要的一点还是,现在他们还要照顾炎媚这个特殊的炎陵龙血脉,所以更加的马虎不得。

    基于这样的一个考虑,天行他们在算计了紫袍之后的第二天,便搬进了忘忧谷之内。

    也就在这里天行让炎媚服用下了火猊珠,而后他根据自己对于结界之内情况的一些了解,找到了一处适合炎媚修炼的灵气浓郁之处,让炎媚在这里安心的进行了一下闭关。

    另外一方面冉允的闭关依旧在继续,而从气息强度上来看的话,他的气息已经达到了敛志境的二阶初期水准。

    在让斓虔帮着观察了一下之后,也基本上断定冉允再过不久,就会结束他的闭关,保守估计的话他的实力应该会增加到敛志境三阶初期的样子,而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天行也是已经十分的满意了。

    虽然说是进入到了忘忧谷之内,可是在每天的上午的时候,天行依旧会走出忘忧谷,然后到兵营和镇子上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情况发生,而这次司空傲等人并未进入到忘忧谷之内。

    用司空傲的话来说他是一个军人,时刻都要面对着死亡,所以不能过太安逸的生活,易豹还有司空琪三姐妹也是这样的一个说法。

    对于他们的坚持天行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也知道自己保护不了所有的人,能够保护他们的最好人选就是他们自己。

    关于紫袍人那里天行猜测他依旧没有离开这里的范围,只不过是暂时的隐遁了起来而已,这一点也是宝儿告诉他的。

    虽然当初的时候宝儿因为之前演武场受到的影响还在没有挺清楚他心里的想法,可是宝儿依旧听出了紫袍心里有其他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天行猜测的倒是十分的准确,紫袍确实没有离开这里,而是在距离忘忧山不远的地方隐遁了起来。

    诚然他现在已经动不了天行,可是他还是想将炎媚给弄走,或者是搞清楚忘忧山这里的一些情况。

    也就在天行这边大摇大摆的在镇子里转悠的时候,距离忘忧山三十里的一处密林之中,一个身影此刻正在这里盘膝打坐。

    这个身影正是那逃走的紫袍身影,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里他就这样的在这里打坐,就可能的再恢复着自己的实力。

    本来这个紫袍男子认为自己在打坐之前已经服用了一颗有助于恢复修为的丹药,经过打坐之后多少可以恢复一下自己的实力。

    可是这整整半个月的时间下来之后,这个紫袍男子才发现,自己的修为就好像是被定格在了原来的水平一样,没有任何的提升迹象,而且自己体内的源气流动也相当的缓慢,就好像随时都要停止了一样。

    再次的十分费力的将体内的源气运转了一圈之后,紫袍男子也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哎!”长叹了一声之后,紫袍男子也结束了自己这次毫无用处的打坐,而后站了起来。

    朝着忘忧山的方向看了一眼之后,这个男子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懊恼和不解,为何自己在挨了宝儿一巴掌之后,居然会变成这样。

    关于宝儿的事情他自然也是听说过,甚至在周元回到总会的时候,也听周元提起过这件事情。

    可是不管是他也好还是他身后的那个也好,对于周元的话始终是半信半疑,他们不觉得宝儿这样的一个小孩子模样的存在有那么强悍的实力。

    后来在到了栎阳观看那场演武的时候,紫袍身影也看到了宝儿那无助的样子,虽然当时的时候宝儿重创了宋扬一行,可是最后却始终没能将易寒等人成功的救出来,甚至宝儿都认为如果不是天儿一行及时出现的话,宝儿根本就无力回天了。

    也就从那个时候起紫袍觉得宝儿确实是一个很强悍的存在,可是远没有达到周元说的那样的程度,所以心里自然就放松了警惕。

    之后在他来到了忘忧山这里之后,先后数次的挑衅斓虔,出面的也只有斓虔一个而已,宝儿甚至都不知道,这也更加的加剧了紫袍心中的肯定,可是他却没有想到宝儿之所以会这样,也是由于他那身不由己的禁制。

    “那个宝儿究竟是什么来路,为何这一掌下去之后,我的修为就这样生生的被打落最后居然都无法进行恢复?”

    “难道真的像周元说的那样,这个宝儿是一个完全看不出根底的存在!?”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一个存在的话,那没有理由不会引起幻龙帝国神殿的注意才对,况且这样的一个存在也绝对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可是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居然心甘情愿的留在那个小子的身边,而这个小子还是欧冶连毅的亲传弟子。”

    “难道在他的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吗?或者是他的那个龙瞳本身就有着特殊性?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的身边不会聚集着这样多的特异存在,而他自己在那样的伤势之下,也绝对不可能恢复到现在的这个样子。”

    扭头看向了忘忧山的方向,紫袍的心里也在盘算着自己下一步的计划,确切的说是如何将炎媚带离这里。

    此刻炎媚跟天行他们呆在一起,整天生活在忘忧谷之中,这让他根本就无从下手,所以他知道自己也必须要有一个长期打算的准备才行,但是在这之前紫袍还是想到了之前的炎火蜥。

    心中思索了一番之后,紫袍身影终究也没能想出一个合理的办法,如何将炎媚带走。

    现在他也开始有些懊恼当初的时候,不应该异想天开的,将炎媚放走然后试图通过她,将天行给引出来。

    到了最后可好天行自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可是最后自己却弄成了现在这样一个狼狈的样子。

    不过在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之后,紫袍也知道现在一味的懊恼的话也解决不了问题。

    而他之所以想到了炎火蜥,也是想着将它带走,这样也算是弥补了一下自己的损失。

    当然在这之前他还是想尝试一下是否可以有机会将炎媚给带走,毕竟那可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人情和筹码。

    另外的一件事情就是,紫袍也想趁着天行他们在忘忧谷之中的时候,在这里进行一番必要的侦查,看看能够在忘忧山上发现一些比较隐秘的存在,也算是再次的弥补一下自己的损失。

    如果侥幸得到了其他的宝物的话,那这次他也算是没有太大的损失了。

    打定了这个注意之后,紫袍也决定在晚上的时候,偷偷潜伏到忘忧山的附近进行一下侦查,然后看看情况再说。

    忙活了一上午的时间之后,天行也回到了忘忧山庄之中,而在他回来之后留守在这里的两个家丁,也将刚刚接收到的一封信件交给了天行,看到信件之上熟悉的字迹之后,天行一眼就看出来,这是项良写来的信。

    看到了这封信之后,天行并未着急拆开,而是尽快的返回了结界,毕竟项良的来信之中一定有关于封印之地的事情,所以他也觉得这封信应该自己和易寒共同阅览才是。

    六国的中心点附近,六个公国派来的高此刻都集中在了这里,而这时他们也在商量着,究竟该处理眼前的事情。

    凌泫此刻由于身在前线,自然是代表了西秦,不过六个公国之中,也只有凌泫这个西秦的储君来到了前线,至于其他的六个公国的话,都只是派出了本国的实力干将,到这里来联手封印而已。

    六个公国之中,与西秦之间隔着邯昭公国的燕域公国,跟西秦都是隶属于夕月帝国的附属公国,所以自然是跟凌泫待在了一起。

    不过这种表面上待在一起的行为也不过是为了好看而已,至于私底下的话其实也并不算是太融洽。

    简单一点说的话就是西秦与燕域两个公国虽然那都是隶属于夕月帝国,可是在夕月帝国的内部,却完全是属于两个派系上的存在。

    简单来说的话西秦更多的是忠于夕月帝国的官方,可是燕域的话却是属于夕月帝国神会的官方势力。

    这一点在当初分配东明原有土地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明确的分化,六个公国之中其实都是这样的一番光景。

    当然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附属于幻龙帝国的魏世公国还有灵韩公国。

    由于幻龙帝国就是一个十分崇拜神的国度,所以这两个隶属于幻龙帝国的存在,自然是十分的崇拜所谓的神明。

    这样的一个直接结果就造成了,在这两个公国的境内,一直是由神会的人说了算的。

    这样的两个公国放在六个公国之中,明显是一种十分自负的存在,而这时候附属于夕月帝国势力的燕域工作自然是跟他们比较亲近的,这也就造成了这次联盟之间分成了两个派系。

    邯昭公国是隶属于幻星帝国的,而另外一个齐鲁公国同样也是隶属于幻星帝国的,不过这个齐鲁公国的根本势力还是幻星帝国的官方势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话,这个公国的神会组织已经被官方的势力给架空了。

    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就形成了三三对立的情况发生,而由于西秦刚刚发生了神使被杀的情况,所以凌泫这里难免是遭受到了一些白眼,好在这两个公国都站在了凌泫一边。

    再加上慕容季这个慕容浪嫡系成员的存在,凌泫这里也算可以稳固局面。

    不过这样的一个局面明显是对封印结界不利的,尤其是另外三个公国之中的神会成员,在实力明显要低于慕容季和项良的情况之下,硬是站在了前面想要承担主要封印任务。

    对于这一点凌泫也是显得十分的忧心,毕竟这个封印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封印,让实力不够的人在前面,显然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