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山里人家姐妹花 > 第270章 秦总来电
    “问题就出在这里呀,要知道,之前秦北斗在我手机上看到的那位朋友正巧就在ag上班。”

    苏小暖说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捂嘴偷笑,顿了顿,她又说:“按照我的猜测,马丁一家应该一早就是让我那位朋友替代了卡琳娜和秦北斗结婚,所以秦北斗才会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怀疑,所以他看到我手机上那位朋友的照片时才会毫不怀疑我和他的老婆是朋友。既然他一直相信自己娶的就是马丁先生的掌上明珠卡琳娜,怎么可能还会派人去调查真正的卡琳娜长什么样呢?”

    听了苏小暖的分析,叶伤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并感慨说:“这么说起来,秦北斗确实挺可怜的,不过,那位叫卡琳娜的洋妞也太冷血了吧,居然能想出这样的招数,难道她就不考虑秦北斗的感受的吗?”

    “虽然结婚之后秦北斗连自己的妻子都没见过,但最起码他有了现在的人生,他为什么要抱怨呢?”

    苏小暖接口说:“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我没有见过卡琳娜,但我听我那位朋友说起过,卡琳娜虽然不过二十出头,可却颇有马丁先生年轻时的风范,是当之无愧的商业天才,神农集团能有今日的发展少不了她在暗中的运筹帷幄,不仅如此,她长得很漂亮,追求者众多,但她一个都看不上,她之所以名义上与秦北斗结婚,或许也有打消那些追求者的念头的意思呢!”

    叶伤寒顺着说:“那是自然的,毕竟你也说了马丁先生生了七个女儿,而且一个女儿都没有嫁人,作为男人,谁不想当马丁先生的乘龙快婿啊,那可是财色双收的好买卖啊!”

    被叶伤寒这么一说,苏小暖和叶咏春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向叶伤寒,紧接着又不约而同地说:“如果是你,你也打算当马丁先生的乘龙快婿咯?”

    “……”

    被两女同时追问,叶伤寒顿时有一种被刑讯逼供的感觉,嘴角微微抽了抽,他赶紧很识趣地探头看窗外的风景,口中感慨:“哇!大半年没回来,没想到燕北的夜景还是这么漂亮呢!什么时候等我安顿好了,我打算把我的宝贝女儿接过来。”

    他这么说既有换话题的意思,也是在暗示两女,自己已经是当父亲的男人,怎么可能会为了财色而轻易就去m国当马丁家族的女婿呢?更何况,苏小暖也没有见过卡琳娜,天知道卡琳娜是真的如传闻中那般美若天仙还是绝代恐龙?

    三人同车,一路闲聊,不知不觉已经回到翡翠花园。

    绿化很好的小区里,花池边上,面前摆着一个行李箱的李柔静静地蹲着。

    她蹲着的姿势绝不似叶伤寒等苦桑村的老农民那般接地气,更多的是给人一种小家碧玉的惊艳感,就如同蹲在沙发上的猫。

    天已经擦黑,彪悍的路虎前车灯映照在李柔的身上,让本就单薄的她更显纤弱。

    “冰女!”

    看到李柔,叶伤寒不等苏小暖将车停下已经飞快下车,并迅速迎到了李柔的面前。

    如此楚楚可怜的小女人总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更何况李柔当初还阴差阳错怀了叶伤寒的孩子,甚至为此而放弃了高考,孤身一人、千里迢迢来到了燕北。

    快步来到李柔的面前,因为情绪使然,叶伤寒忘了李柔并没有真正接纳他,如霸道总裁一般一把就将李柔整个给搂在了怀里。

    苏小暖和叶咏春相继下车,苏小暖微微皱眉凑到叶咏春的耳边轻声说:“咏春,看来你这个傻徒弟对他的小女朋友挺痴情的呢,要不你还是断了对他的念想吧?整个燕北市有多少青年才俊排着队等你挑选,你又何必非要挂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呢?”

    因为心虚,叶咏春唯恐苏小暖的话被李柔听了去似的,俏脸微白,她忙低声警告:“疯女人,你可别胡说八道,老子什么时候对他有过念想?”

    “哼!你就自欺欺人吧,本姑娘才懒得管你!”

    苏小暖吐了吐舌头,不敢再谈这个对叶咏春而言很敏感的话题。

    前一秒李柔还蹲在地上发呆呢,因为被车灯晃了眼,她下意识地抬手捂眼。

    然而,紧接着,男人有力的手已经顺势抓住她抬起的胳膊,并将她整个搂入了怀里。

    李柔下意识地想要挣扎,但紧接着就看到了不远处正迎面而来的苏小暖和叶咏春,她虽然看不到叶伤寒的脸,可叶伤寒身上的气味她却熟悉,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不似刚才那般惊恐了,不仅如此,她还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心安。

    而且,因为在人前是叶伤寒的女朋友的缘故,任由叶伤寒搂着的她还刻意用温和的语气说:“大坏蛋,你们回来啦?”

    “笨女人,谁让你自作主张从酒店搬出来的?燕北的晚上很冷你不知道吗?还有,小区门外就有咖啡厅,你就算要等我回来也应该去那边等啊!”

    叶伤寒放开李柔,一边喝斥一边赶紧脱了外套批到李柔身上。

    微微垂头站在叶伤寒面前,李柔轻声辩解:“我还不是为了给你省钱?”

    见李柔一副受了气的小媳妇的表情,本来隐有怒意的叶伤寒顿时就变得哭笑不得了,下意识地伸手将李柔额前的刘海抚平,他无奈一笑,说:“省钱也得分情况的啊,如果你感冒了,肚子里的宝宝有个好歹可怎么办?再说了,进一下咖啡厅能花几个钱?”

    “我……”

    李柔还想反驳,不过,当注意到迎面而来的苏小暖和叶咏春正在偷笑时,她只能软了下来,幽幽地说:“好了啦,人家知道错啦!”

    迎上来的苏小暖将“小两口”的举动看在眼里,忍不住打趣说:“李柔,叶伤寒又不差钱,你何必为他省钱呢?”

    叶咏春也拉起李柔的手,很难得地柔声说:“听到没有?下次可不许这样啦,不然下次臭小子出门办事还不得一直担心你?”

    “他……他会担心我吗?”

    李柔看向叶伤寒,美目中难掩的都是不解,毕竟在她看来,她平时就只知道数落、针对叶伤寒,而且现在又未婚先孕,是一个坏女人,既然这样,叶伤寒凭什么要担心她?

    “你说这叫什么话?臭小子可是你的男人,他不担心你担心谁呀?”

    作为大姐姐,叶咏春说话间很是宠溺地刮了刮李柔的鼻子,紧接着又催促苏小暖赶紧上楼去取9527的房卡。

    很快,将叶伤寒和李柔送到9527的单元楼下之后,苏小暖作为房东,本想走在前面上楼去开门的,叶咏春却突然一把将苏小暖给拉了回来,转而夺过苏小暖手里的房卡递给也叶伤寒,说:“李柔累了一天,你赶紧带她回去休息吧!”

    又和李柔道过别之后,叶咏春便拽着满脸不情不愿的苏小暖要走。

    “别呀!”

    苏小暖的眼睛跟明镜似的,哪能不知道叶咏春是在刻意制造叶伤寒与李柔独处的机会?然而,作为叶咏春的闺蜜,她要的是叶咏春能多与叶伤寒想出,所以,她忙将叶咏春拉住,说:“咏春,咱从早到晚可就只啃了几个面包呢,难道你肚子不饿的吗?还有,李柔应该也还没有吃饭吧,为什么我们不先找个地方吃晚饭呀?”

    “这……”

    叶咏春为难地看向满脸倦容的李柔。

    李柔倒是没多想,她赶紧拍了拍自己手里拧着的一个塑料袋,说:“咏春姐,你就听暖暖姐的吧,我们先吃晚饭嘛,不过正好我之前在附近的超市买了菜,我们回去吃好不好?我做饭很好吃的哦!”

    李柔一直觉得自己是寄人篱下,所以能为叶伤寒省的钱就都省,退房来到翡翠花园之后,她先是去超市买了菜和一些米,心中寻思着自己做饭吃能为叶伤寒省下不少钱呢。

    “李柔,你还会做饭吗?”

    从小到大就没进过厨房的叶咏春真是被惊到了,毕竟在她看来,李柔虽然衣着简单,但生得小家碧玉、楚楚可人的,在燕北,这样的女人能下厨的真可谓比熊猫还稀缺。

    苏小暖则是兴奋不已地挥舞着小粉拳,说:“李柔,你真的会下厨吗?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上楼呀!”

    “嗯嗯嗯!”

    李柔原本还担心苏小暖和叶咏春会嫌弃她要在家里做饭吃呢,见两女都跃跃欲试的,她也开心得不行,一边和两女进电梯一边有些心虚地充当着女友的身份指使叶伤寒搬运行李箱。

    9527是一套很紧凑的房子,两室一厅一厨一卫,很是适合情侣居住,想当初叶伤寒为了能和陈烟媚有点什么,痛下血本租下,到头来陈烟媚搬进来之后叶伤寒却一次进门的机会都没有,反倒给了陈烟媚和王印沙同居的机会。

    叶伤寒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进9527是为了看房子,如今再进这套房子,不禁有些感慨人生的变幻莫测。

    之前陈烟媚从9527搬走之后,还在开心农场陪叶伤寒的苏小暖立刻一个电话找了家政打扫,此时众人进门,只感觉到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仿佛新家。

    苏小暖很是得意地点了点头,打趣说:“咏春,这套房子送给你的傻徒弟住,不委屈他吧?”

    叶咏春的关注点显然不在房间的整洁度上,她用略显不快的语气说:“暖暖,既然家政的人都能进来打扫,想必你是留了备用钥匙在物业处吧?既然这样,之前你怎么不让李柔先搬进来呢?”

    “我……”

    苏小暖有些语塞,毕竟叶咏春的猜测是对的,她确实是在物业处留了备用钥匙。

    当时在回来的路上他听到叶伤寒和李柔打电话得知李柔已经到了翡翠花园,她确实也打算打电话给物业开门的,不过,当时叶伤寒竟然完全不考虑叶咏春的心情,催促她加速开车,作为叶咏春的闺蜜,她当然不爽,于是就刻意隐瞒了这事,算是小小地报复叶伤寒。

    然而,这些话她当然是不能说的,所以,面对叶咏春的质问,她只能干笑着说:“我……我当时只顾着赶紧开车,倒是把这事忘记了,李柔,你不会怪我吧?”

    初出校门的李柔心思单纯,半点看不出来叶咏春对叶伤寒存着心思,更不可能想象得到苏小暖的用意,当然不可能怪苏小暖,更何况这套房子是苏小暖免费送给她住的,虽然都是叶伤寒的面子,但她知道知足,更知道感恩。

    赶紧将苏小暖拉到沙发上坐下,李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暖暖姐,你急着开车还不是为了能够赶紧回来给我开门?我怎么会怪你呢?”

    “那就好!”

    苏小暖暗暗松了一口气,但因为心虚,她没敢去看始终给她扔白眼的叶咏春。

    三个女人一台戏,李柔平时虽然性子冷淡,但渐渐和两女熟悉之后也变得活跃起来,三女先是叽叽喳喳地看房间,然后又是收拾屋子又是铺床的,忙得不亦乐乎,倒把叶伤寒和吃完饭给忘记了。

    叶伤寒也是任劳任怨,任由三女吵闹,很有绝世好男人风范的他则是默默进了厨房忙活。

    主卧室里,三女将床铺好之后,苏小暖的手机突然响了,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她也没多想,直接就按了接听键,并对着手机说:“喂?秦总,这么晚了你怎么想到打电话给我,不用陪卡琳娜视频的吗?”

    电话里,秦北斗开门见山地说:“苏小姐,我是想找白天和你一起参观开心农场的叶伤寒叶先生,请问你有他的联系电话吗?”

    苏小暖虽然挺意外秦北斗会主动找叶伤寒的,不过她冰雪聪明,哪能猜不到秦北斗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250神水?

    也不点破,她故意用疑惑的语气说:“秦总,这大晚上的你找叶伤寒有什么事吗?”

    “我……咳咳……我……”

    电话里,秦北斗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干笑着说:“也没什么事,我就是听助手说叶先生拒绝了我赠送给他的私家菜园,所以就想着能不能请他出来喝杯茶……”

    “哦,既然没什么事,那就改天再说吧,叶先生挺忙的!”

    苏小暖很会吊胃口,说话间很是干脆地掐断了电话。

    一旁,叶咏春吓了一跳,忙说:“苏小暖,你这个疯女人,你不知道秦北斗对臭小子而言有多重要吗?你怎么可以把人家打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