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去地府做大佬 > 【713】为时已晚
    晚风之中,有如薄纱的青烟鬼雾不知何时从土中升起,在那座奇怪的石塔四周的竹林里,环绕着翠竹贴地游离。

    却不能靠近竹林正中处,那座石塔所在的那片空地上。似乎在那空地上徘徊着一个看不见的无形力量,把鬼雾杜绝在了空地之外。

    石塔之中,酆都大帝放下了背负在身后的双手,袖中滑落了一根翠绿的笔直竹杖,顶部上缀有麒麟颈部颈毛几团,垂了下来。正是一根节杖。

    “此次和谈,朕赐予你可行使便宜行事之权。”酆都大帝把手中这根翠竹为杆的节杖,拿在手中从头到尾轻抚一番后,递给了身前的非天,又道:“记住,只要萧石竹答应了,那么你才可以回朝。若是他不答应,你就接着谈,一直谈到他答应了为止。必要的时候,可以答应给他些钱财和赔款等事,也可以答应给他写武器打造的材料。”。

    非天把头低的更低了些后,双手伸出接过了节杖,毫不迟疑的应了一声。但心里却是忍不住狐疑道:不知道酆都大帝为何今日如此软弱?就连赔款之事也能爽快的答应,非天不由得觉得有些蹊跷得很。

    但她想归想,却未露出任何表情神色,脸上一片平静。同时在暗中,悄无声息的封闭了自己与酆都大帝的神识连接,使其没法窥视她的内心。

    好在酆都大帝滔滔不绝,注意力也没在非天身上。否则发现她有意思杜绝酆都大帝窥视自己,必然会引火烧身。

    “去吧,速速下山去平等王处领兵,带上卫士快马加鞭赶到九幽国去,好好跟九幽王谈谈。打战这种事情真不是什么好事情,让九幽王也好好想想。”酆都大帝摆了摆手,示意非天退下。连非天喘口气,做个准备的时间都不给。

    非天也不在乎,只是又应了一声,手持着节杖退出了。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轮转王,终于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同时把双眉紧皱,在额头上拧出一个疙瘩。

    夜风习习,四周竹林摇曳不断,把片片竹叶抖落。竹叶在夜风之中,宛如激流中的一叶扁舟,左摇右摆着旋转落地。

    感知到非天的鬼气渐行渐远,已走出了竹林后,酆都大帝脸上的悦色褪去几分,转头打量了一样困惑写在脸上的轮转王,怒哼一声,已恢复了往日的常态,冷冷道:“怎么?想不明白朕为什么忽然对那萧石竹,开始委曲求全了吗?”。

    烛火摇曳几下,带起的阴影,暂时盖住了点着头的轮转王脸上,泛起的困惑神色。

    “哼,朕不过是一时权宜之计,和谈是假的。朕无非是要非天刺杀英招而已。”酆都大帝的脸色瞬间铁青,脸上遍布着冰冷如雪的杀气,愤恨说到:“只要英招一死,朔月岛上的九幽**就是群龙无首,龚明义的大军在当地作战,就能顺利很多。”。

    轮转王闻言,恍然大悟,略有拖着长音的哦了一声。同时一番思索后,才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紧接着若有所思的问到:“可是陛下,您之前并没有给非天大人这个任务啊?”。

    说完此话,轮转王抬头起来,费解的目光直朝酆都大帝而去。同时又把之前过程回想了一番,发现酆都大帝真的没给非天这么一个任务。

    酆都大帝倒是淡定的很,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样镇定。只是又是一声冷哼,从他嘴里蹦出。同时举目,看向了石塔门外。

    那门外夜风徐徐,灯火把石塔映照出了一道长长的黑影,横在了塔基下的地面之上。

    几片飞舞而来的翠绿竹叶,落在了大门外的石阶上。两头微微翘起的竹叶,还真相是一叶扁舟。落地之后,还在夜风中缓缓的轻旋着。

    “没有下达任务,也能刺杀。”酆都大帝眯了眯眼,迎着从没有门扉的石门撞入塔内的夜风,自信满满的沉声说到:“而英招只要见到了非天,他就必死无疑。”。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让转轮王还是不知道酆都大帝,要如何让没有接到任务的非天,去完成一项根本不知道的使命?

    只知道和谈是假的,刺杀英招让朔月岛上的九幽军大乱,群龙无首是真是的目的。

    而酆都大帝就算信任轮转王,却也不愿意多说什么,短短几句话无非是点到为止,之后便不再多言。反而让那轮转王心中,好奇更甚,翻涌不停。

    早知如此,轮转王方才还是不问的好。还省的弄得自己心里的好奇,每分每秒都在不减反增。

    “速速去拟旨,然后传旨给龚明义。”而酆都大帝也是铁了心的不愿意多说,只是在夜风中迈步向前,朝着塔外缓步而去时,嘴里说到:“见到非天抵达抱犊关,登船出海前往九幽国后十天,他龚明义就该发兵了。你也速速准备,一旦开战后,龚明义所需的一切粮草和武器运输,全部由你来负责。”。

    此言说完,酆都大帝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这片竹林之中,不知去向。只剩下那淡淡余音,在漫天飞旋着的竹叶下,轻轻回荡。

    “诺。”还是闹不清楚酆都大帝这一招棋要怎么走的轮转王,只好收起了好奇,对着酆都大帝离去的方向,抱拳弯腰,躬身行了一礼......

    东瀛洲,靖人国西北面,形成一道弧线的陵石森林里,月光遍地,照耀在陵石树木上,使其枝叶在湛蓝色的阴月之光下,闪烁着淡淡的柔和光芒。

    月光为这片独特的森林,平添了几分的夜晚静谧下的幽静和美丽。

    一只黑羽长耳枭扑腾着翅膀,落在了陵石森林里一株苍劲挺拔,冠盖蔽空的陵石巨木上,锋利如刀的鸟爪,落在了一只粗壮如手臂的挺拔虬枝上。

    夜风吹得它身上长羽一抖,随之这支长耳枭微微偏头。月光之下,这长耳枭倒是没了往日的凶猛,反而因此动作,多了几分可爱和调皮。

    只见得,这长耳枭一双圆睁大眼,在月色下闪烁光芒。看向了树冠之下,月光透过浓密宽厚树冠后,变得斑驳的地面。

    那树林中,有大批的酆都军散落在了林子里。却无不是全神戒备,无一不是警惕满脸。

    而在他们中的朱买臣,脸色像猪肝一样的难看。

    夜风冰凉,月光阴寒。

    朱买臣双眼两边的肌肉,在夜风之中抽搐了起来。

    三天前,朱买臣的大军补给运输队失去了联系。最后的传信来自于三日前的清晨,信中提到了补给队从东面港口赶来,已抵达了靖人国西北面。

    按计划,为了防止九幽**忽然突击,这支补给队会进入陵石森林,借助着其中复杂的地形来做掩护,使得补给队能够顺利的进入靖人国腹地。

    而朱买臣为了保险起见,还派出了五万铁骑大军,疾驰到陵石森林东南面等候和接应补给运输队。

    但却等到日落西山,等得花儿都谢了,也未曾见到补给运输队抵达陵石森林之外。

    接应大军慌了神,赶忙上报给朱买臣。而朱买臣也在得知此事后,隐约感觉到了不安,让他鬼代替他在前线指挥后,率领数十骑轻骑兵,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朱买臣一到,就找寻向导带着他和大军进入了林中。终于在一番寻找后,找到了补给运输大军的失踪之地。

    在他身边的地面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血色齑粉。那齑粉正是人魂断命后,体魄化为的粉末。无数的酆都军专用铁甲,三眼铳和陌刀,还散落在了那些齑粉之中。

    唯独给东瀛洲中,北阴朝大军的运输补给队配备的专用铁甲车,不见了踪影。

    那些铁甲车是方向铁车,密封的车厢以及车轴车轮,都是特制的,内中还多有加持防火防热的上古符篆。为的就是防止有着先进火器的九幽国鬼兵们,狗急跳墙而焚毁补给。

    只是没想到,做了这么多的防护作用,补给队的补给和特制的铁车,以及拉车的兽魂都不翼而飞了。

    至于护卫运输补给队的酆都大军,没有一个鬼活下来。全是成了朱买臣眼中看到的,那些静静的沉浸在月光下的血色粉末。

    朱买臣愣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又该说什么时,他手下的大军已经去查看现场了。

    而朱买臣的脸色,依旧是难看至极。而看着地上铺满的血色齑粉,眼底却是泛起了点点困惑和费解。

    一队全副武装的大军护送着的运输补给队,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翼而飞了?

    月光下酆都军的火把,在林中摇曳闪烁。黑烟徐徐袅袅下,朱买臣不好的预感更是强烈。他隐约感觉到,此次袭击就是九幽国的鬼兵干的。

    敌人利用陵石森林中广袤的独特地形,把四周鬼民不敢轻易进入其中化为自己的优势,从而使得酆都军走陵石森林的此举,反而成了自己的劣势。

    在偌大的冥界之中,能想到这等上上计策的,多是九幽国的将领。

    “快去找寻车辙,寻着车辙我们还有机会追回物资。”很快,沉默良久的朱买臣就从愣神中缓过神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身边的传令兵,急声下令道:“通知青丘狐国四周鬼国猛攻青丘狐国各地边境,让青丘狐国鬼兵无法顾及其他。下令郁垒速速发一支铁军过来,驰援我等。在场军士找到车辙后,立刻随我追上去,抢回物资补给。”。

    身边的传令兵闻言,应声着驭兽转头,朝着陵石森林外飞奔而去,转眼就消失在了月光之中。

    而朱买臣身前远处,一个在四处查看的酆都军鬼兵,也在发出了“咦?”的一声后,自言自语着:“这是什么线?”,同时伸手出去,拉动了身前陵石树木上垂下的一根细细银丝。

    朱买臣见状,登时心头一紧,大喊一声:“别动。”。

    话才出口,却为时已晚。那个鬼兵惊愕的喊了一声:“啊?”时,回头看向朱买臣。手中握住的银丝,以被他用力一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