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逆战狂兵 > 0773 妖族认输
    苏哲脑筋急速的转动着,他不用猜也知道两大妖王是想要消耗他的元力,可惜他们根本不知道这混乱力场的元力消耗微乎其微。

    丹田里如长江般奔涌的星液,就算连续战斗一个月也消耗不尽,这些人根本无法近他的身,对他构不成威胁。

    但是,两大妖王明显是被魔神控制了,虽然不知道魔神意欲何为,但绝不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大肆杀戮妖族恐怕正遂了魔神的意,所以,苏哲并不准备大开杀戒。

    眼前的局面只能擒贼先擒王了,只要能抓住两大妖王,就能破了魔神的这个局。

    当即也不啰嗦,在妖族大军不敢近身,发出远程攻击之时,他的身影突然一阵闪烁,消失在原地。

    “大人小心!”

    独孤野惊见苏哲的身影出现在金翅鹏王身后,失声大叫示警。

    金翅鹏王也不是易于之辈,速度本就是他的强项,听到示警毫不迟疑的施展金鹏极速,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残影,出现在数百米外目露惊骇的盯着苏哲。

    血羽鹰王本和金翅鹏王站在一起,金翅鹏王一逃,他的反应也不慢,红光一闪,遁出百米之远,混入大军之中。

    苏哲暗叫可惜,竟然让他们逃到了大军之中,再想偷袭就难了。

    眼睛余光看到是独孤野示警,迁怒在他身上,正好为黑牛报仇,眼底闪现骇人的杀机,牢牢的锁定独孤野。

    独孤野浑身一颤,转身就跑,苏哲嘴角露出冷笑,身影一阵闪烁,已经出现在独孤野的逃跑路线上。

    血羽鹰王和金翅鹏王都是妖禽,速度都远超常人,苏哲即便已经突破,但也不敢说在速度上能超过他们。

    可独孤野却不是妖禽,他的速度在苏哲眼中太慢太慢。

    独孤野一头撞在苏哲的怀中,吓的魂飞魄散,暗骂自己多嘴,非要在妖王面前表现,结果惹来了杀身之祸。

    当即惊慌失措的大喊道:“妖王大人救我。”

    苏哲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单手把他悬空提了起来,脸上带着戏谑之色:“喊,接着喊,我很期待他们来救你。”

    血羽鹰王和金翅鹏王如同惊弓之鸟,哪里敢靠近,拼命的大吼着:“上,上,杀了他。”

    妖族大军不情不愿的慢慢向苏哲围拢,心里暗骂,你们两个妖王都不敢上前,还特么的让我们去送死。

    独孤野被苏哲掐着脖子呼吸不畅,额头青筋暴跳,脸色涨的通红,目中带着哀求之意,似乎在说我错了,我不该示警。

    苏哲嘴角露出邪魅的笑容,贴近他耳边轻声说的道:

    “你以为我是因为你示警杀你?错了,我告诉你,我是在为黑牛报仇,他是我的人,我答应了公羊,一定要杀了你。”

    独孤野惊骇欲绝,心中充满了悔恨,要是早知道害死黑牛会招来这杀神,他宁愿把黑牛当祖宗供着也不会去招惹他。

    想起自己害死黑牛仅仅是为了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独孤浪出口气,他就恨不得把独孤浪碎尸万段,真是个坑爹的浑蛋。

    可惜说什么都迟了,苏哲哪里会为他这样的小角色浪费时间,手指一用力,“咔吧”一声,掐断了独孤野的喉骨。

    独孤野拼命的挣扎着,他才刚成为妖将,他的锦绣前程才刚刚开始,他还不想死。

    可苏哲的手掌却如铁箍般难以摆脱,两只眼睛如死鱼般向外凸出,充满了恐惧和不甘,脑袋一耷拉,死于非命。

    黑牛,我为你报仇了,下辈子咱们再一起喝酒吧。

    苏哲仰起头,默默的在心里念叨着,身上散发出萧索之意。

    莫名的悲伤情绪弥漫,感染了妖族大军,每个人都感到心里泛起莫名的悲伤,有感性点的鼻子一酸,竟然落下泪来。

    想到自己的族人、兄弟、朋友、亲人……

    那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丧生在这场战争中,妖族大军不由悲从心来。

    “当啷”一声,一个妖兵手中的武器掉在地上,跪在地上放声大哭,大吼着:“我要回家,我不要这该死的战争。”

    “当啷……当啷……”声不绝,越来越多的妖兵放下了武器,随着那名妖兵一起嚎啕大哭:“不要战争,我们要和平,已经死了太多人了。”

    转眼间哭声震天,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死去活来,哭的昏天黑地,哭的肝肠寸断……

    妖族阵营被浓浓的哀伤笼罩,悲伤的情绪在不断的向外蔓延,越来越多的妖族士兵受到情绪的感染,纷纷放下武器,跪地痛哭。

    先是天武境,再是天门境,然后是天人境,最后就连妖将也扛不住这瘟疫般蔓延的哀伤情绪,眼圈泛红,潸然泪下。

    两大妖王也不例外,悲从心来,鼻子泛酸,若不是他们的修为够高,意志够顽强,此刻也会哭出来。

    中军大帐中,魔神眼神一凝,脸上露出狐疑之色,这苏哲怎么会七情六欲魔功之哀伤?

    难道他也得到了魔族的传承,不对,怎么感觉这哀伤之情似乎比自己所修炼出来的还要纯粹,竟然影响到了自己。

    北魔皇和南魔皇也被这情绪影响,南魔皇鼻腔发酸,声音沉闷的说:“我怎么感觉这么难过?”

    “我也是,好想哭!”北魔皇声音哽咽,嗓子沙哑的说道。

    魔神眼神凌厉,目光仿若能穿透帅帐般死死的盯着苏哲所在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哲仿佛有感应般,转身盯着帅帐,仿佛宿命中注定的生死仇敌,隔着帅帐相望。

    魔神嘴角露出一抹阴森的寒意,嘴唇轻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似乎在说些什么。

    苏哲却神奇的听到了他的声音:“少昊,我等着你。”

    “轰”的一声,苏哲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不用见面,他的直觉告诉他,这句话是那个魔神说的。

    可是,魔神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前世的身份?那明明只是存在于脑海中的记忆片段。

    身影一阵闪烁,苏哲已经冲进了帅帐,可帅帐里已经空无一人,只余阵阵的空间波动,魔神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

    苏哲体内的星璇自行运转,经过繁复的排列组合,一个空间传送阵法被模拟出来。

    魔神,你到底是谁?苏哲心中疑云重重,他从来没有想过,魔神竟然会如么神秘,这让他对魔神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由于他的情绪变幻,之前哀伤情绪已经消散,妖族们揉着红肿的眼睛,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什么事。

    两大妖王第一个恢复过来,脸上露出羞恼惊骇之色,没想到竟然被人控制了情绪,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哭了起来。

    魔神离去,惑心术失效,他们迷茫的揉了揉太阳穴,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似乎忘记了什么。

    苏哲昂首挺胸走出帅帐,眼神中带着冰冷的锋锐盯着两大妖王:“魔神去了哪里?”

    紫睛豹王也从不远处的帅帐走出,眼圈红红的,看来刚才也受到了影响。

    “什么魔神?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

    金翅鹏王阴冷的盯着苏哲,眼珠子滴溜溜直转,似乎在琢磨着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

    血羽鹰王皱着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想不起来。

    紫睛豹王冷哼一声,痛心疾首的喝骂道:

    “还敢说不知道?你们两身为妖族统帅,却胆敢违抗大祭司的命令,让我妖族精锐损失大半,你们该当何罪?”

    “够了,我们什么时候违抗大祭司的命令了?这是战争,死人不是正常的吗?”

    金翅鹏王有些心虚的怒吼道,血羽鹰王却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看来你似乎想明白了点什么。”

    苏哲嘴角露出浅笑,意味深长的看着血羽鹰王。

    血羽鹰王心里一阵发憷,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和苏哲保持安全距离。

    “哼,苏哲,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独自进入我妖族大军腹地,来人啊,把他给我拿下!”

    金翅鹏王虽然不记得被魔神控制的事情,但却记得自己斩杀了猫影妖将,还和血羽鹰王跟疯了似的一上来就不计代价发起了总攻。

    对大祭司的命令阳奉阴违,以将在外有所不受的借口,没搭理大祭司的质问,结果让妖族损失惨重。

    这一桩桩大罪,让他急于将功赎罪,而这个大功劳就着落在苏哲的身上了。

    妖族大军得到命令,迅速的将苏哲围拢,金翅鹏王麾下的三名妖将,率先对苏哲发起了攻击。

    苏哲冷哼一声,混乱力场骤然而出,百米范围内化为血腥屠场,三名妖将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尸骨无存。

    金翅鹏王眼角抽搐,疯子般的怒吼道:“杀,杀,给我杀了他。”

    “你在找死!”苏哲不耐烦的一扬眉头,身影如鬼魅般出现在金翅鹏王身前,一把向他抓去。

    金翅鹏王早有准备,身化金翅大鹏展翅高飞,留下一道道残影。

    嘴角带着戏谑之色嘲讽道:“想要偷袭我,能追上我再说吧。”

    “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苏哲嘴角露出一抹讥诮。

    吸力磁场陡然间扩散到千米大小,狂暴的吸噬力笼罩住金翅鹏王。

    金翅鹏王大惊失色,仿若深陷泥沼般寸步难行,拼命的扇动着翅膀,挣扎着向外飞去。

    速度虽然很慢,但却还是一点一点的向外飞去,苏哲冷哼一声,重力磁场笼罩。

    金翅鹏王只觉全身一重,“噗通”一声跌在地上,眼中露出骇然之色。

    “给我滚回来!”苏哲低喝一声,金翅鹏王就如滚地葫芦般向苏哲滚来。

    “噗嗤……”

    妖族大军虽然觉得不应该笑,但堂堂的妖王大人竟然如此狼狈,那滑稽的模样还是让他们忍不住笑出声来。

    听到妖兵们的哄笑声,金翅鹏王觉得颜面大失,羞愤交加之下,浑然忘了自己的处境。

    歇斯底里的怒吼着:“苏哲你个王八蛋,老子要杀了你,杀了你……”

    血羽鹰王脸色难看,脚下不动声色的向后退出,和苏哲保持着安全距离,做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

    苏哲轻蔑的一笑,眼中迸射出杀气:“你想杀我?那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