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妙手神农 > 第一千零六章 还有谁
    英雄在崇拜者的眼里就该是完美无瑕,余飞如今出现了瑕疵,他的震慑力就出现了问题,就会有人蠢蠢欲动。

    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了传奇,那么就让这个传奇更加的耀眼一点,让人更加忌惮和恐惧自己,别人约觉得你高不可攀又不了解你,就会越害怕你。

    钱万贯都想首先逃走了,在他看来余飞这就是故意要自毁人设,给自己连后路都不留,钱万贯实在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傻子的朋友,因为毕竟人以类聚物以群分,那他也就是傻子了。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听不懂他们说话,毕竟这里的情况,和有一句话里面说的很相似,那就是监狱里关着的都不是普通人,这里的很多人也都有一些独特的能力,比如说会外语在这里并不是什么很厉害的技能,所以余飞的话立马被听懂的人翻译过来,告诉了身边的人。

    顿时四周便嚷嚷了起来,大喊着让管理人员去请切石的师傅过来,他们想要亲眼看着余飞从神坛掉落。

    那个贴完标签就准备滚的市场管理人员,惊恐的看着余飞,不敢多说一句话。

    “让人去请师傅,搬切石机!”

    余飞对着翻译说了一句,翻译立马就告诉了发福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不敢废话,转身又小跑着离开了,态度十分的温顺,看余飞的眼神都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余飞的嘴角咧开,露出了一丝坏笑,钱万贯看到余飞的笑容,忽然脖子一缩,觉得有人要倒霉了。

    “告诉围观的人,敢不敢和我赌一把,我赌这个石头里面能开出玉来,觉得开不出来的人可以下注,下多少我接多少,下多少我赔多少!”

    余飞转头对身边的翻译说道。

    翻译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看来余飞就算是走了狗屎运,这次也别想赢了,他自己都想压一把了。

    “你还敢想赢我的钱!”

    余飞看出来了他的想法,一脚踹在了翻译的屁股上。

    “不敢不敢!”

    翻译心虚的急忙摆摆手说道,快速进入自己的角色,将余飞的话翻译给了周围的人。

    周围又是一阵哗然,能够进入这里的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毕竟赌石不是谁都玩得起的东西。

    余飞竟然敢放出这样的大话来,那些人顿时觉得这就是人傻钱多要给大家送钱花了。

    让人搬来一张桌子,拿出账本等着登记,谁要下注没有上限,来多少接多少。

    很快管理人员就带来了切石的师傅和切石机,因为这块石头太大了一般的切石机根本不能用,所以带了一个大型切割机。

    阵势已经摆开了,就看又没有人敢赌了,那些围观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归有人第一个站了出来,开始下注。

    其实大家都想白白赚一笔,但是因为害怕余飞的在外的名声,所以不敢独自露头,有人带头之后,周围的人一拥而上,开始了疯狂下注。

    钱万贯听到余飞的话,都想上去押一把,在他看来余飞这就是白送钱,作为一个商人不爱钱不可能,这么好赚的钱不赚,那简直是天理不容。

    “想押就去押,我的盘口对所有人开放,除了我之外谁都可以,我保证不生气不记仇,输赢全看天意!”

    余飞斜眼看着钱万贯十分坦然的说到。

    “你确定这么多人押注,你输了赔得起?”

    钱万贯倒是想去,但是看着那些疯狂押注的人,他觉得自己恐怕都要给余飞垫钱了,要是自己押了钱进去,那不就等于肉包子打狗了,连本金都没有了。

    “我不会输!”

    余飞十分肯定的转头对钱万贯说道。

    “你太嚣张了,我压五百万赌你输!”

    钱万贯觉得余飞这是在挑衅自己多年的赌石经历,余飞的行为在他看来就是指鹿为马一般,明明就是一块路边随处可见的垫脚石,余飞就要说那是原石,还是绝对可以开出玉石来的原石。

    所以为了一个珠宝商人的尊严,他也要从余飞的背后推他一把,让他不要如此的嚣张。

    钱万贯真的过去压了五百万,余飞看到钱万贯气愤的表情,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货再一次上钩了,在他看来钱万贯这货才是人傻钱多。

    两个人的翻译和保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悄悄低着头过去押注去了,反正就是没有一个人看好余飞。

    赌注越来越多,负责记录的人额头都冒出了冷汗,粗略计算了一下,下注的人都快砸进来四五千万了,但周围依旧人头涌动,还有人抢着下注。

    余飞心安理得的坐在工作人员送来的椅子上,叼着一根烟看着那些抢着下注的人,仿佛看到金山银山正在扑面而来,笑的嘴巴都咧到了耳根子上去了。

    这边的动静快速传开,有人接到消息,从外面赶来第一时间就扑到了赌桌上去下注,生怕余飞忽然喊停,自己失去了这个褥羊毛的好机会。

    那快垫脚石很多人太熟悉了,自从黑市建设起来,就在哪里,后来顶多是为了工人方便使用,近距离的挪动了几次,谁都觉得那块石头最大的价值,就是做垫脚石了。

    今天竟然有人说那块垫脚石里面开的出来玉石,在他们看来就是笑话,要是余飞真的开出来玉石,那整个黑市的人就成了笑话了,宝贝放在眼前而不识。

    市场的管理人员做完自己的事情之后,急忙全部离开,生怕走的迟了惹祸上身,赶紧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尽量和这事扯不上关系,否则无论余飞输了,还是那些赌徒输了,红了眼他们都会损失惨重。

    吓住持续了接近一个小时终于结束了,有些人压上了身家性命想要一夜暴富,有些人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扔了点零花钱进去,还有人很谨慎的算计过之后,拿出来一部分自己可以承受得起的钱下注。

    赌桌上有人生百态,赌桌上能看到人生百态,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心里,各种各样的心态,余飞坐在一边都看在眼里。

    钱万贯下注五百万之后,便也搬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在他看来余飞输掉了,大不了用之前赢来的一个亿堵窟窿,真正疯狂的赌徒,反而没什么钱,有钱人反而会克制,所以最后的总体押注绝对超不过一个亿。

    余飞有种举世皆敌一般的感觉,没有一个人看好自己,他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既然要造神,就让自己高大到别人连仰望都做不到,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如同礼佛般默念。

    而且他知道自己这把必赢,他已经在考虑,这把赌完了之后,钱要用来做什么。

    最后一个人押注结束,负责统计的人一只手擦汗,一只手按着计算机,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将所有的赌注转换成rmb之后,这些人竟然下注达到了九千六百万。

    要是余飞输了,上一把赢的钱几乎都要输掉了,今天也会从神坛跌落,大家只会觉得余飞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二傻子。

    “还有谁?不服的继续压,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余飞大声的喊道,语气嚣张至极,简直就是欠打。

    那个翻译也是个神人,不光把余飞的话语翻译了过去,连语气都一起都没变,仰起头大声喊了出来。

    余飞这嚣张的行为,没有再起作用,该疯狂的人,已经将身家性命都押了上去,不疯狂的人,余飞越是挑衅刺激,反而会更加的小心。

    看到自己的挑衅不起作用,余飞只能摸摸鼻子,尴尬的让切石的师傅开始。

    早就等的心急难耐的切实师傅,急忙抱着手里的家伙什跑去开工,虽然他也觉得不可能开出来什么,但总要给余飞证明出来,刚刚他都去押了注,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块被踩的肮脏不堪的垫脚石,一天两次豪赌,全都是因为一个人而起,而且都是看似不可能,要是余飞还是能赢,以后估计再也没有人敢和他赌了。

    余飞表情很激动,主要是一次赢这么多人,将巴掌给打回去,那简直不要太爽了。

    切石的师傅早就磨刀霍霍了,在翻译说完之后,迅速将大型切割机让人给自己抬过去,接上电源之后,便一刀切了下去。

    火花开始四处乱冒,切割的声音很大,毕竟这块石头太大了,接触面积也大,切割的难度自然也高了,所以切割设备的下落速度也慢,大家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上。

    可是结果终归要展现在大家的面前,在万众期待之中,地一块石皮终于应声落下。

    “出绿了!”

    “这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

    “我的钱啊!”

    “输了,全输了,没法活了!”

    “……”

    四周一片的哀嚎声,余飞其实全都听得懂,可这时也不用听懂,从语气就判断的出来,这些人此刻的心态是多么的崩溃。

    刚刚擦着石头切下去的第一刀,竟然就出绿了,而且是巴掌大的一片,就算是不再切了,结果已经出来了,就算是一共就这点绿,余飞也算是赢了。

    钱万贯的下巴都要掉了,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在沙地里挖土豆,却挖出来一块金土豆一般的感觉。

    余飞之所以连这块‘垫脚石’碰都没碰过,就决心要买下来,是因为刚刚靠近这里,对于灵气敏感的他,就发现这块垫脚石周围的灵气十分稀薄,原本自然界的灵气就稀薄的难以察觉,但是这块垫脚石周围几乎可以说是灵气真空!

    余飞见过的原石很多,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那就说明,这块原石里面的玉石,无论是品质还是体积都绝对不小,所以他才决心要买下来。

    在刚刚市场的工作人员贴完标签之后,余飞就让人悄悄先去付账,一面切出来玉石之后,市场的负责人耍赖,自己没付钱这交易就不算完成。

    但是自己付了钱,如今这块原石,谁都别想碰一根手指头。

    “余飞,不能切了!再切就要出事了,赶紧出手卖掉!”

    就在余飞准备让切石的师傅继续切下去的时候,钱万贯快速走过来,一脸严肃的对余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