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妙手回村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你能行吗?
    “医生都是看到患者才能下定论,夫人,我现在说能不能治好,您觉着有用吗?”李林笑了笑说道:“虽然我还没成为孩子的父母,您和吴总的心情我能理解。我现在不能给你们准确的答案,但是,先天性软骨症并不算什么特别的医学难题,只要配合治疗,治愈率并不低。”

    闻言,丁慧的眼神不由的闪出来一抹喜色,她又悄悄的看了李林一眼,上上下下打量他两眼,激动的心一点点又冷静了下来,同样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医生说过,可结果也是一样的,每一个都带着希望来的,离开时都是拿着一大笔钱笑呵呵走的,吴锐的病非但没有任何好转,反而一天比一天严重,最后这次发病,若不是抢救及时,险些危及生命。

    “真的有希望吗?”丁慧还是有点不太相信,试探着又问了一句。

    “他妈。”吴金皱了皱眉。

    丁慧连着问了几次,明显是在质疑李林的话,或者说是质疑他的医术,换成任何人都会不悦,他要是在不说两句,一旦惹恼了李林,不但吴锐的病成了问题,还会让息红颜不满意,息红颜的脾气他是很清楚的,绝对不会因为股份的事儿忍下这口气。

    “不问了不问了,我也相信李医生的医术,我就是有点担心孩子的病情。”丁慧尴尬的说道:“李医生,我问多了,请您见谅……”

    “夫人挂念孩子是人之常情,换成是我,我也会问的。”李林笑了笑,说道:“先去看看吴锐,看到了我会给你们准确的答案。”

    一边寒暄一边向楼上的房间走,来到二楼房间门口时,李林不由的皱了皱眉,还没进房间,一股子刺鼻子的尿‘骚’味还有粪便的味道便是传了出来,虽然经过处理,但是,这种刺鼻的味道还是存在的。

    随着吴金夫妇进屋,李林的目光第一时间便是落在了躺在窗子前的年轻人身上,年轻人看上去二十岁左右,和他的年龄相仿,长相和吴金几乎一样儿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浓浓的眉毛,略有些英俊的脸颊,特别是那双眼睛,看上去并不像得了什么重病,而且,他的气色看上去也不错,似乎和病入膏肓的人并不搭边儿。

    这多多少少还是让李林有那么一点意外的,至少,比他想象中要好的多,软骨病虽然不是什么特别急的重病,是一点点累计起来的,可即便如此,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吴锐也不应该是如此!

    “孩子,来医生给你瞧病了,你很快就能站起来,不用在这里躺着了。”丁慧努力的挤出来一些笑容,看似是在笑,其实比哭出来的还难看,鼻孔中都是哽咽的声音。“刚刚我问过李医生,他说先天性软骨病并不算什么难治疗的病情,其他医生看不好,说不准他就能看的好呢……”

    “不信你问你爸,李医生是小姐请来的,小姐请来的医生医术肯定要比其他人请来的医生强得多,要配合治疗知不知道?”

    丁慧说着,吴锐却没回头看看的意思,刚刚缓缓睁开的眼睛又缓缓的闭上,“不一样的医生,来时是同样的话,走时是同样的结果,我的病还有没有希望我知道,请你们不要在为了我费心了,请给我留下一点点尊严,让我在这里安静一点难道不好吗?”

    “孩子,这位李医生真的不同,他是小姐请来的,一定有办法能治好你的病,我们没有放弃,你又怎么能放弃……”吴金皱了皱眉说道:“我和你妈需要你活着,不能这样自暴自弃……”

    “是谁请来的又怎么样?”

    吴锐缓缓睁开眼睛,脸上挂着冷笑,“我知道息红颜不是一般人,可她不是医生,就算她是医生又能怎么样儿?”

    “吴锐!”

    吴金眉头猛地锁了起来,咆哮道:“老子为了你的病巡南走北,只要是个医生都看遍了,老子还没放弃,你有什么资格放弃?今天你就是看也要看,不看也要看,这事儿由不得你!”

    “我不看又如何?”吴锐努力的回过头,目光落在李林身上,上下打量他两眼,很快脸上便是泛起了一丝不屑,“你是医生?如果你是医生,你说,我的病还有得治吗?”

    李林进了屋子没说什么话,他一直看着卧床的吴锐,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不用给吴锐把脉,他也能看出个三三两两,吴锐的目光突然落在他身上,他稍稍的愣了一下,但也只是稍稍愣了那么一下而已。

    “这很难说,能不能治得好不是光靠眼睛看就能确定的。”李林嘴角微微勾出来一些弧度,“但是我知道,如果你不接受治疗,就一定会死,而且,死亡距离你很近,多则三两个月,少则十几天甚至是几天。”

    “我来是瞧病的,不是我要来,是你父亲请我来的,至于愿不愿意配合那是你的事儿,和我没任何关系,你的死活和我也同样没有任何关系……”

    李林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说的话也没那么尖锐,之所以不生气,正如他说的那样儿,他就是来看病的,看的好看不好和他没什么关系,就算眼前这个年轻人现在吐血死掉,他虽然不会笑出来,却也不会因此而感到很难过,毕竟,他和眼前这个年轻人,甚至和吴金并不熟悉,如果不是息红颜,这一家子人他恐怕这辈子都不会遇到也说不定。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是医生,见过太多的患者,每个患者都不一样儿,明知自己的生命将要走到尽头,脾气变得古怪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

    “李医生,别别别,您别生气,这孩子就这个臭脾气,让他娘先和他聊聊行不行……”吴金连忙说道;“您要是不给他治疗,谁还能给他治疗,不看僧面看佛面,吴金给你赔罪……”

    “李医生,这孩子说的是气话,之前也有不少医生说的满满的,结果也没治好,这样儿,我现在就和他说行不行……”丁慧深吸了口气,随后没好气的瞪了吴锐一眼,说道:“李医生来给你瞧病,人家是一片好意,就算治不好也治不坏,怎么能用这个口气和医生说话,要不是李医生大人大量,现在早就走了,你这辈子就在病床上躺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