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唇,有些羞涩的垂着眼睛道,“我不知道你带我来这里要干什么?

    不过……”

    用力咬了下唇,看着他道,“不过,无论你做什么我都喜欢。”

    说完,一抹艳丽的红色飞上她的脸颊,忙的再次垂了眼眸,娇羞的扭到了另一边不敢再看他。

    “是吗?”陈竣指尖猛的捏上了她的下颌。

    突如其来的力度,一下便捏疼了她。

    江婉婷疼的不由皱眉,不过,这么多年了,陈竣难得离她这么近。

    不管究竟是什么原因,她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要发生。

    强忍着疼痛,娇羞的点头,“是,我都听你的。”

    说着,整个身体便微微往前,要往陈竣怀里钻。

    下一秒,陈竣之前还捏在她下颚上的手指瞬间往下,直接便用力掐到了她娇弱的脖子上。

    那掐着她的大手上,没有丝毫怜惜。

    巨大的力度掐的她眼前瞬间发黑,整张脸都变得铁青。

    江婉婷瞬间犹如从天堂落入地狱,忙的抬手使劲去掰陈竣掐着她脖子的手,艰难的开口,“陈……陈竣……你……你究竟……想干什么?”

    “干什么?”

    陈竣无比厌恶的看着她,咬牙切齿的开口道,“我想杀了你。”

    江婉婷能感觉到,陈竣眼中和话语中的杀气。

    他是真的想要杀了她!

    这个念头让她彻底清醒过来,“不……不要,你……你要我做什么,我……我都答应,你放……放我走吧。”

    心里对黄莺的恨意不由更浓。

    以前陈竣没有碰到黄莺的时候,他对她虽然称不上热情,可对她至少比对别的女人好上几倍。

    自从他碰到黄莺之后,便对她彻底变了态度,如今更是想要杀她。

    只要她出去,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女人!

    陈竣冷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之前你扮成黄灵的样子在宴会厅后边,和餐厅卫生间吓黄莺,我都还没有跟你算账。

    如今,你竟然还敢找人在我儿子的dna检验上做手脚,害的我爷爷怀疑黄莺。

    江婉婷,你是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长?

    觉得我不搭理你,就能为所欲为?”

    “我……我没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江婉婷脸色越来越青。

    连说话的声音都几乎发不出来,只能用气音艰难的辩解。

    陈竣哼了一声,手上再次用力,“需要我把证据拿出来吗?”

    “阿……阿俊,我……真的……没有,什么都没有做。”

    江婉婷掉着眼泪无声的艰难解释。

    “我不需要你承认,我说是你就够了。”

    陈竣话音刚落,江婉婷已经承受不住,直接昏倒了过去。

    外边很快有人进来,朝着江婉婷身上泼了一盆冷水。

    地上的人瞬间清醒过来。

    江婉婷睁开双眼,看到居高临下,犹如魔鬼般看着他的陈竣,瞬间吓的手脚并用的往后爬了几步。

    “江婉婷,我以为你只是心中的执念太重,所以才给了你这么多次机会。

    你和封冥联手对付我,我可以不计较,也可以不追究。

    可是,黄莺不行,她不是你能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