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大牛人 > 第471章一句话断生死(求订阅)
    黎书记本来和省里面的王处长还有市里面的广秘书长,三人高高兴兴有说有笑出来接客人。

    谁知道,刚出酒店大门,直接就撞见了酒店大门前约莫有三十四个社会闲散人员,围堵一辆私家车。带来的影响,就是产生了很不好的社会风气。

    说小了点,是一起聚众闹事的治安事件。

    说大了点。就是汶县的所有领导不作为。汶县的社会精神文明没有建设好。

    然后,直接在省里面和市里面领导面前,上演了一场比较生动的汶县现实写照。

    刚才在电梯里,黎书记还和市里面的广秘书长谈到汶县的治安如何稳定,这下,黎书记感觉老脸都是火辣辣的。

    就眼前这场景都已经这么嚣张了,汶县的治安能说稳定?

    广秘书长回到市里面,在市领导面前稍微说一下今天的情况,黎书记以后的仕途全都完蛋了。

    尴尬地笑了笑。

    很多人都听到这位还很年轻,还有机会更上一步的汶县一把手,一声冷哼!

    哪怕是很多跟在黎书记身后的汶县领导干部,已经认出来在酒店门前耀武扬威的人是汶县颇有门道的路胜。

    但这个时候,大家都只认为路胜太不给谁面子了。

    就算今天他有天大的事情,都不应该在汶县大酒店门前惹事儿。

    而且,汶县大酒店的管理是怎么一会儿事。

    怎么没有第一时间把这种事情汇报过来提前处理?等着直接被领导撞见。

    只是这短短一刹那时间,汶县的领导心里面几乎已经对路胜和汶县大酒店的管理层打入冷宫了。

    而路胜也在看到了汶县的黎书记,还有汶县其他领导,以及这群领导中像是上面下来的领导,一众人从酒店里面走出来的时候。

    这位汶县的一霸,直接就没有先前的气场了。

    路胜在汶县之所以黑白通吃,是因为他在汶县有门路。也可以说,在汶县,关系网非常深。

    而他现在的做法,就有点自断门路的样子了。

    毕竟,他再怎么作威作福,也不能在老大的面前得瑟啊。

    用混社会的行话形容,这叫犯了江湖大忌。

    所以,刚才不可一世的路胜,一下子就像是被撕掉了披着的虎皮,心里面忐忑地想着怎么救场。

    却在这时候。

    路胜面前。

    刚刚被他砸了两下的丰田花冠车开门了。

    措不及防的开门声,把路胜吓了一跳。

    但是路胜现在肯定不敢动用他自己的手段把车里面的人控起来。

    领导们都在旁边看着,路胜难道还敢在汶县造另一片天?

    只能有些不甘地看着从花冠车里面,走下来一个年轻的人。

    二十岁左右。

    高个子。

    衣着休闲。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圈可点的地方。

    路胜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这就是打了他弟弟路松的年轻人?

    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一帮子领导,让路胜发挥不出汶县一霸该有的脾气。

    就这样不谙世事的年轻人,路胜一天都能收拾几十个。

    “小子,我弟弟路松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办?”

    路胜现在开始讲理了。

    他先前都是直接动手的。

    主要是汶县的领导都在。

    他要为自己救场啊!否则今天之后,他路胜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于是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给自己聚众这么多人在汶县大酒店门前寻衅滋事找借口救一救给领导惹下的麻烦的场子。

    也只有靠这种以自己是受害者的名义作为护身符,相信,远处的领导们都听见了,会认为他先前的举动并不是胡来。

    路胜从先前的激进,变成了现在晓之以理,都是为了能够过领导那一关。

    但是,他用心良苦的转变。在陈楚良那里,就只得到了‘呵呵’一声,不轻不重,大概是不想和他说话的笑声。

    然后,在路胜和他带来的几十号围堵陈楚良的小弟面前。

    只看见陈楚良很淡定地走过这群人。

    穿过后。

    站在原地,等着汶县的领导来迎接。

    那面。

    刚刚从汶县大酒店里面出来的汶县领导和省、市的领导。已经加快脚步走了过来。

    有点儿像是两军会师。

    汶县的领导,终于在酒店门前迎接到了他们的贵宾。

    而且,全都看见了他们的贵宾,刚才被人拿着钢管围堵砸车。

    汶县的黎书记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位来汶县投资的大商人解释。

    这不是他们的欢迎方式。

    只能热情地伸出手。希望通过他们的努力,让陈总对汶县有好印象。

    “欢迎陈总能够到汶县,为我们的教育事业添砖加瓦。我代表汶县党政领导,向陈总以及陈总的有为科技,表示衷心的感谢。”

    路胜的事,先搁下,但是,必须严惩。必须要给有为科技一个说法,这是汶县领导阶层下定决心的事。

    但是,现在,黎书记只能说好话把这位来汶县的贵宾安抚着。

    陈楚良和黎书记热情握手。

    “黎书记言重了,奉献爱心是有为科技的企业责任。并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或者事,而停止了这项伟大的工程。也希望汶县的政府部门,能够在以后给予我们大力的支持和配合。”

    “必须大力配合。”黎书记直接表态说着。他说的话,在汶县,算数。

    陈楚良笑了笑:“有黎书记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汶县是个好地方。这里的美食不错。人文环境也不错。地理位置和小城风貌都不错。但是,美中不足的是汶县的治安就有些差强人意了。我就怕我们投资在汶县修建的学校,有为科技前脚刚走,后脚汶县就有许多人不按章程办事。”

    旁敲侧击地说了两句。

    类似于陈楚良给汶县政府提前敲响了警钟。希望汶县能够一片清明,才不至于寒了投资人的心。

    黎书记没正面回答,而是用保证的口吻,说:“陈总放心,你担心的问题,绝对不会存在。”

    然后,黎书记就偏过头,和身后刚才打电话给汶县公安局抓人的分管领导小声交涉了几句,大概是从现在开始由县公安局牵头,开展专项整治行动,针对汶县恶势力抬头现象,进行严厉打击。

    话说到了这里,很显然,下一步要做什么,就很明显了。

    一句话,就能断人生死。

    这才是到了某个阶层,会具备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