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绝品小神医 > 第764章:死局(1更)全文阅读

第764章:死局(1更)

李静拉开旅行包,这旅行包防水,里面一点也没有浸水,他拿出一只小包,从里面取出纱布和一些自救工具,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塞进嘴里,开始取出身上的两颗弹壳。

这个过程,自然是十分痛苦和残忍的,她痛得几乎要昏过去,汗如雨下,脸色苍白。

最终,两颗弹壳被取出,被他随手扔进河里,再拿出酒精消毒,并包扎好。

从旅行包里取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穿好,李静洗完脸,又把这些带血的衣物重新塞进一只方便袋,捡了几块石头塞进去,扔进河里。

方便袋沉了下去,四处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留下任何的漏洞,李静提着旅行包,开始往不远处的瓦房蹒跚走去。

天已经黑了。

只有淡淡的星光。

一千米的距离,李静走得特别艰难。

瓦房虽然破旧,但李静从窗户往里看了看,倒是一应俱全。

他拿出一截铁丝,顺利的打开了房门。

一共三间房,一间是厨房,一间是卧室,另外一间便是客厅。

泥巴地面,屋里透着一股霉味,很难闻。

客厅里有一只火坑,院子里还堆放着一些柴禾,李静有点冷。

他打开灯,从屋外捡了些柴禾,开始升火。

坐在火坑边,李静从包里拿出一封饼干,开始吃晚饭。

厨房已经灰尘扑了老厚,估计主人很久不在这里居住,或许是去城里买了房,又或许已经出了远门。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李静终于有了过夜的地方。

她并不觉得这里的条件很艰苦,为了捣毁一个制毒窝点,她曾经在坟地里埋伏了两天两夜,一动不动,身上被蚂蚁咬得全是红点,她也未曾叫过苦,当然,最终她完成了任务。

这里的条件对她而言,已经很好了。

柴禾燃尽,身上暖和了许多。

李静走进院子,在必经之处,系上了一根细细的铁丝,关上房门,用根铁丝做了一个简陋的陷阱,她这才穿过客厅,来到卧室。

把床铺打扫出来,李静躺了上去。

身上的枪伤依然很痛,虽然消毒处理过,但一时半会不可能好转。

她必须等天亮的时候出去找一家医院,当然,前提是能躲过那些杀手的追杀。

躺在床上,她一时睡不着。

这些年,她双手沾满了鲜血。

杀过太多的人,结过很多仇,许多人都想她死。

可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来杀她,因为没有人知道她就是杀手界赫赫有名的“毒娘子”。

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人找上门来,但今天,突然有杀手来了。

这件事情,就透着诡异。

对方是谁?

她自然是猜不出来的。

但有一点,她很清楚。

知道自己行踪的人,只有曹建国。

而打过电话的,也唯有曹平之。

那究竟是谁透露了自己的行踪,或是泄露了自己的身份,已经很清楚了。

她心若死灰。

为曹家卖命这么多年,终究成了弃子。

她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

曹建国为什么要除掉自己?

突然灵机一动,她明白是什么原因了。

叹了一口气,她唯有苦笑。

不知不觉间,李静睡着了。

天慢慢亮了。

天边透出一丝鱼肚皮,再过半个时辰,外面就大亮了。

叮!

李静猛的惊醒。

翻身跳下床,腿上一痛,差点跌倒在地,李静咬着嘴唇,伏身挪到窗户的位置。

若是没有受伤,她并不会担心什么。

几个杀手而己,还不放在她眼里。

可这几个杀手,显然也是高手。

而且一来就用上了枪。

她中弹了,两枪。

很严重,所以她不能逃,唯有躲。

逃也逃不掉啊。

可现在的问题是,躲也躲不掉了。

院子里,静静的分散站着七八个男子,每人脸上都带着面具。

看不清楚他们的长相,但从身材,李静依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她的心往下沉,更是莫名的觉得悲哀。

八名男子,并没有立即冲进来,他们静静的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

四周很安静。

这是大战前的宁静。

李静悄然回到床前,从旅行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飞快的开机,设置成静音,然后开始编写两条信息。

咔嚓!

客厅的门被人推开。

哧!

嗯啊!

有闷哼声传来。

像是临死时发出的悲鸣。

陷阱被人踩中,估计有人死了。

李静心里冷笑,听到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她飞快的按下发送键,然后一闪身,躲进了床下,同时,她将手机插进床板下的一处缝隙中,然后再次翻身出来。

她的手上握着一把匕首,忍着痛躲到了门后。

一道黑影闪了进来。

哧!

李静毫不犹豫,手起刀落,匕首在对方的喉咙处抹过。

寒光乍现,鲜血溅飞,来人倒了下去。

砰!

窗户被人从外面踹破,有人闪了进来。

李静就地一滚,欺近,一刀刺入对方的小腹。

就在此时,灯亮了。

四个男子已经冲了进来,将李静逼在墙角。

窗户处,跳进最后两人,截断了李静的退路。

六个人,六把枪,对准了李静。

六只面具,六双眼睛,透着狠毒和吃惊,还有深深的忌惮。

“毒娘子,投降吧!”

有人开口说道。

“是啊,放下刀,我们不会杀你。”

又有人说。

李静冷冷的一笑,往后退了一步,靠在墙上,道:“不杀我?他们会安心吗?”

“你说什么,我们完全不懂。”

“是啊,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识相的,放下刀,和我们走,有人要见你们。”

李静冷笑:“是阎王爷要见我吧?”

几人不吭声了。

“猴子,青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见面?”李静突然叹了一口气。

其中的两人身体一震。

身材特别瘦削的那一位取下了面具,他的眼神有些复杂。

“对不起,李静,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李静看向另一人。

那人也取下面具,露出脸上的一道伤疤!

“青蛙,你也要杀我?”

青蛙咬着嘴唇,突然对几名同伴说道:“让她自行了结吧,让她干干净净的走,谁要是敢为难她,就是和我们两人为敌。”

那四人面面相觑,有人不甘心的道:“青蛙,猴子,我们敬你们是道上的老人,但时代不同了,你们也别倚老卖老了,否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这样吧,你们走,这女人杀了我们不少兄弟,今天如果不好好折磨她,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救过我的命。”青蛙吸了一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