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绝品小神医 > 第763章:李静的命运(5更)全文阅读

第763章:李静的命运(5更)

湖南某小镇。

李静背着一只旅行包,很潇洒的走在郊外的一条马路上。

自从被唐小宝辞退以后,她回到了曹家。

她被放了长假。

虽然曹建国没有明说,但话语中的意思她明白。

所以她出来旅行了。

曹建国其实有给他一张卡,被她拒绝了。

她为曹家做事,从来都与金钱报酬无关。

这条命是给曹家给的,那为曹家做事,就理所当然。

在很久以前,她对生活都没有什么感觉,没有希望,没有快乐,没有亲情,没有友情,什么都没有。

像行尸走肉,像曹家养的一条狗。

但她别无选择,因为她骨子里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她更清楚的记得二十年前的某个早晨,她躺在街头,高烧三十九度,两天没有吃饭,大雪纷飞,行人从她身边走过,一拔又一拔,没有人停下来问问她饿不饿。

那时候她就对这个世界绝望了,当时她就想,只要有人能给她一口饭吃,能让她活下来,她愿意付出所有,包括身体和生命。

就在她绝望的准备死去时,一辆车停了下来,一位年轻人把她抱到了车上,她至今仍然记得男子眼睛里的那一抹怜悯,很淡很淡,可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画面依然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

那个年轻人就是曹建国。

后来她的病好了,她认识了曹颖,在曹家的老宅,曹颖总是把最好的东西让给她,会悄悄给她买好吃的,好玩的。

她接受了严苛的培训和教育,最后又进了部队,再出来时,她成了曹建国手中的一把剑。

她被安排进了神龙药业,成了沈梦瑶的助理兼保镖。

小时候,曹颖让她感受到了关爱,而与沈梦瑶接触多了,李静的心又一次柔软了。

沈梦瑶对她很好,亲若姐妹。

公司的核心机密,也从来都没有刻意的对她隐瞒。

正因如此,她才能顺利的完成曹建国交待的任务。

可一天一天,李静的内心是煎熬的。

若非如此,凭她的本事,沈梦瑶如何会察觉到她的不正常。

从神龙药业出来的时候,李静以为自己终于得到解脱了。

可旅行了这么久,她的内心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平静过。

她换了手机号码,这是曹建国的意思,她自己也想换。

走了大半个华夏国,李静依然难以真正放开。

从小镇出来,这条马路不知道通往何处。

远处有一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修建的瓦房,很破旧,散落于田野郊外。

马路两边,是成片的玉米秆,绿油油一大片,一眼望不到头,一直延续到远处的山脚。

把旅行包往身后甩了甩,李静的皮肤有些泛黑,像是历经沧桑之后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突然,身后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

李静扭过头看了一眼。

一辆越野车,没有挂牌照,隐约可见车上坐着几个人。

越野车没有按喇叭,开得也不快,徐徐的驶来。

李静转回头,往旁边挪了挪,继续往前走。

她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身后的轰鸣声突然变得狂燥。

脸色突变,眉头紧锁,李静猛然转身。

但已经来不及了。

她只来得及看到驾驶室里两名男子脸上带着嚣张狠辣的笑容。

李静经历过生死,不,她经历过太多生死,所以她能从对方的表情就看出一些问题。

比如对方一定是亡命之徒。

比如对方和她一样接受过专业的训练。

比如对方是来杀她的。

越野车狠狠的撞了过来。

砰!

李静虽然已经飞快的闪躲,但依然没有完全躲开,她的身体被撞飞了。

然后,她重重的摔向路边的水沟。

旅游包就扔在她的身边。

水沟不深,只有半米多高。

越野车吱的一声刹车,从车上跳下四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有枪。

四把枪一起对准了李静。

李静的身体突然翻飞,一把抓起旅行包,窜进了一边的玉米地里,飞快的朝远处逃去。

身后传来几声枪响。

四名男子互相看了一眼,一起追了过去。

他们配合默契,从不同的角度向前推进。

很快,玉米地里时不时的传出枪响声。

半个小时以后,他们穿过了玉米地。

玉米地的尽头,居然有一条小河。

四个男人,此时能站的,只有三个了。

另外一个,躺在地上,脖子上被抹了一条血糟,此时他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喉咙,却已经死了。

在先前追踪的过程中,李静受伤了,而四位杀手中,有一人也被李静反杀。

前方的河边,还流了不少的鲜血。

李静逃走了。

“怎么办?”有人问。

为首的杀手,眼中闪过凶光,说:“尽快处理掉老三,再通知人吧,相信她一定不会躲得太远。”

有人接口道:“是啊,她也被我射中了,看样子是从这河里逃走的,咱们沿着河岸寻找,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她。”

河流的下游,两岸都是芦苇。

李静此时就躺在一片芦苇众中,身体下半截还浸泡在水里,鲜血把河水都浸泡得泛红,时不时的还有血水冒出。

她静静的躺在那里,晕了过去,但旅行包却被她横挎在肩头。

一群游鱼闻着血味游了过来,在李静的双腿旁边游来荡去。

河风袭袭,凉意浓浓。

一个激灵,李静醒了。

她慢慢的睁开双眼,先没有动弹,眼珠转了转,再侧耳倾听。

四周很安静。

足足过了两分钟,李静才开始动。

她爬到岸边,一身衣服已经打湿了,右腿还在流血,那里有一处枪伤。

肩膀处也在流血,那里同样中了一枪。

仅仅是从河里爬上来,李静已经累得够呛,额疛全是汗水,身体微微颤抖,她躺在一块石后面,痛得直哆嗦。

歇了片刻,李静四处观察。

一千米开外有一个瓦房,隐在一片树林之中,隐隐约约,时近黄昏,但那里却没有人声,不像有人居住。

不远处,一座石桥斑驳,横跨河面,桥上布满了青苔,桥很简陋,很古老,但充满了历史的味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