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绝品小神医 > 第1024章:让他把牢底坐穿吧(5更)全文阅读

第1024章:让他把牢底坐穿吧(5更)

警-察可以装成没看到,但蝎子的声音太大了,还是引起了一些客人的注意。

不少房门都打开,有人探出脑袋,一看,两个警-察在那里呢,不少正在做坏事的客人,立即心虚的缩了回去。

其中一位客人,门一关,脸色都得煞白,赶紧对床上一位赤身**的女孩子道:“赶紧穿衣服,快点。”

“为什么啊,吕哥,人家还要呢。”女孩子很嗲。

这客人比她足足大了两轮,是个小老头,平时一脸和善,在单位,却是说一不二的主,对这位自己包养的女人,他一向都特别温柔和顺从,但今天是例外。

“让你穿就赶紧穿,哪来那么多废话,警-察在外面查房呢,快点,一会儿就说你是我远房侄女,我是来看你的,快,把床上处理一下。”

……

走廊里,有客人问话了。

“警-察同志,查房呢,刚才好像有人叫救命啊。”

“我们正在办案,赶紧回房,一会儿还要过来查房。”

……

618房间。

魏兵从来没像今晚这么爽过。

警-察打人,这可是大忌。

不过关起门来,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关键是心里也是真恨这蝎子。

“你这个禽兽,老子今天就要打你,我要打得你以后没脸出去见人。”

魏兵一边打还一边骂。

“畜牲,你还是人吗?”

“你个变态!”

“我让你滴蜡,我让你皮鞭,你这个变态!”

……

唐小宝看不过去了,见蝎子都一动不动了,赶紧把魏兵拉住。

“不能再打了,再打就真打死了。”

“怕什么,只要留一口气,你把他救醒,咱们继续,我特么就没遇到过这种变态,太气了。”魏兵气得直喘气。

唐小宝笑道:“来来来,别生气,你可是警-察,坐,抽烟。”

魏兵坐下来,这才记起自己是警-察,他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就算不穿这身警-服,遇到这种人,我也得揍,关键是揍了心里没有负担,太可恨了。”

抽上烟,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终于冷静了许多。

地上的蝎子也终于醒了。

真正的,完全认不出来他是谁了。

比猪头还猪头,没有受什么内伤,但外伤却是很重啊,骨头断了无数根,估计在床上得躺上几个月了。

一口牙掉了三分之二,脸上也破了相。

蝎子还光着身体,怎么看都怎么恶心。

“你说,怎么处理这家伙。”魏兵问唐小宝。

蝎子躺在地上,眼神空洞无神,他现在特别想死,再没有先前的狠劲了。

唐小宝笑道:“估计这小子进去也出不来,不过,我觉得还不够。”

“弄死他?”魏兵皱眉:“这不好吧。”

他看了一边的女孩子一眼。

那女孩子吓得直哆嗦。

这是要杀人?

这么狠?

看我做什么啊,想灭口吗?

她吓坏了。

唐小宝哭笑不得:“拜托,你是警-察啊,能杀人吗?想办法判他个死刑,至少要进去呆个二三十年才行,你知道我的观点,我一向觉得,像这种垃圾,要么去死,要么就在大牢里关到他走不动道儿再放出来,然后再找个机会再抓进去,重新再判,直到他老死在里面。”

“放心吧,真要他死,进了那里面,让人弄死他也就一句话。”魏兵大大咧咧的道。

唐小宝汗颜:“这话我可不爱听。”

“嘿嘿,我开玩笑的。”

魏兵笑眯眯的看着蝎子,那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

蝎子的身体也哆嗦了,而且还抖得挺厉害。

他真的想哭了。

这玩个小姐而己,不就是声音大了一点吗,咱招谁惹谁了啊,怎么就被人打成这样,打了也就罢了,这还商量着要把人送进大牢,还想着要让自己死啊。

他太委屈了。

当然,在唐小宝和魏兵看来,蝎子自然是死有余辜的。

“我有个想法。”唐小宝突然说。

魏兵问:“说说看。”

唐小宝看向那女子,招招手:“你过来。”

女孩子一直在哭,此时看了两人一眼,畏惧得腿肚子打颤,一动,就摔倒在地。

“算了算了,你就站那里。”唐小宝皱眉:“你刚才说的不是骗我的吧?你真是被迫无奈才出来做这个的?而且是第一次?”

女孩子连连点头,哆嗦道:“千真万确啊,我要是说一句假话,天打雷劈啊。”

“亲家,要不,咱们帮帮她吧。”唐小宝小心的道。

魏兵一愣,皱眉道:“她是小姐,这事儿不好办啊,你知道,我是市里下来的,这边操作起来没那么方便,关键是有人一道来的啊,要不,就当没遇到她了,这事儿一个操作不好,被别人当了把柄,事情就麻烦了。”

看来,魏兵还是很精明的。

唐小宝笑道:“放心吧,我又没说要放她走,她还得和你一起回警局录口供呢。”

魏兵有些糊涂了:“那你怎么救她?”

女孩子又哭了,眼巴巴的,一脸可怜相,看着唐小宝直流泪。

“别哭了。”唐小宝不耐烦的吼道:“你真想我救你?”

女孩子说不出话,连连点头。

“好,那只有一个办法。”唐小宝道:“你就说你是被她骗上来的,然后她强-奸了你,绝对不能说你是做这个的,对了,你收钱了没有?”

“没有。”女孩子连连摇头。

“那这事儿就成了,你反正一口咬定是被他强-奸,把他告死,到时候出庭作证,也许你还能得到赔偿。”唐小宝正色道:“我这可是帮你,顺便也能治治这个变态,你要是不想他轻易出来找你报复,可以不听我的,我们也可以把你抓进去,让你家里来取人。”

“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女孩子抹着眼泪,连声道:“千万不要让我家里人知道啊,我怕我爸会被我气死啊。”

唐小宝看了蝎子一眼。

蝎子满脸怨毒:“你们不得好死,我不会承认的,我这就是嫖-娼。”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唐小宝翻了翻白眼,问魏兵:“这个能操作不?反正要是她以后翻供也没有关系。”

魏兵办案经验丰富,略微一想,便眼睛发亮,看着唐小宝笑道:“你小子鬼点子很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