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锦绣良医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风起
    哪怕外面是冰天雪地,寒冷刺骨,可在空间里仍然的暖如春阳,进了空间的萧茗在舒软的大长沙发上先美美的睡上一觉才开始劳作,她要把种植的粮食收拾入库,再种植下一波,这些玉米稻谷颗颗颗粒饱满,每一颗都是完美的艺术品。

    萧茗满意至极,空间出品,质量有保障。

    收了粮食,萧茗又制起药丸来,四海镖行的需求量大,她每晚都会制一些备着,又采了不少五百年份的人参和灵芝等珍贵药材,准备制作人参丸,陈家每月都会派人来买上百十颗,苏家虽然搬回了京城可也是雷打不动的到萧家买人参丸,数量之大让萧茗怀疑是林氏用去巴结送人去了。

    总的来说是供不应求,得加大生产。

    蒋香媛穿着睡袍,睡眼蒙的摸了过来,伸手就推萧茗的房门,可惜没有把门推开,又试了两次门还是没开。

    “又锁门,讨厌。”蒋香媛好歹清醒了一些,憋着嘴心里别提多委屈了,又见萧茗房里黑洞洞的,按照她以往的经验来她是不会给自己开门了,只得悻悻的回隔壁自己房间。

    明晚直接回萧茗房间,不回自己房间了。

    相比于萧茗在空间里的忙碌,夏家书房里的气氛要冷凝得多;烛火颤动,石亭玉坐在案前默默看着从西北飞鸽传书送来的密信,眉头紧紧的皱着,面容肃穆,双手紧紧的握成拳,青筋毕露。

    夏五与夏小八端正伺立在一旁,一副严谨的姿态,完全没有了在萧家时的恣态随意。

    良久,石亭玉移开目光,沉声道:“回金部族头领阿歇那近日亲自奔走于各族,欲有联合之势。”

    “什么?”夏五一惊,怦然色变,六年前的战事还历历在目。

    六年前那场战事也是由回金一族所挑起,回金上一任老族长也就是阿歇那之父摩厦络联合其余八族,集结了三十万精兵,妄想以九族之力憾动大月,他们对大月朝的西北门户望月城发动猛烈攻击,势要夺取西北,从而直取京都。

    老候爷带领十万西北军奋力抵抗,那一场守卫战可谓是惨绝人寰,死伤无数,血染千里,终是寡不敌众,望月城失守,不得已退守寒月城,在败退中老候爷被敌暗算,双腿被摩厦络斩断,其余几位候府公子包括世子爷之父石候爷皆战死。

    夏五不忍闭上了双眼,他的祖父是老候爷亲信随从,也是死在了那一次战役之中,为了守护老候爷被摩厦络拦腰斩断,死无全尸。

    那一战,大月朝再无良将,所有人都认为石家完了,是世子爷临危受命,接掌帅印,以弱冠之龄再率十万大军固守境寒月城,也就是在寒光镇守住了入大月的最后一道防线,把九族联军拒在志寒月城之外,之后又逐渐收复失地,追杀九族联军,把他们赶出了西北,还大月一份安宁。

    那场固守之战,西北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死伤尽十万;而他们夏家同样的损失惨重,主人战死作为亲随仆从的他们岂能苟活于世。

    而前任的九族联军统领也就是阿歇那之父,被世子爷亲手所杀,回金一族与定国候府也有了不共戴天之仇;如今不过六年,阿歇那动作频频,蠢蠢欲动,沉寂六年又要变得不安份了吗?

    阿歇那狼子野心,天地不容。

    “世子爷,那我们立刻赶回西北。”夏小八急道,眼里除了对即将到来的战事的担忧,同时隐隐的带着一种渴望,对战争的渴望,男儿立身于世,当抛头颅,洒热血,为国捐躯。

    六年前那一场抛洒青春热血的战争他因为年纪太小没有被允许上战场,这一次再也没有人阻止他了吧。

    石亭玉沉着脸,右手食指卷曲,轻轻扣着桌面,思绪开来,当年,圣祖皇帝建国之初,为稳边疆,亲帅三十万大军御驾亲征,将蒙古族赶出中原,追袭千里,沿途杀伤无数不臣部族;此战之后,一代赫赫威名的蒙古铁骑不复当年之勇同,人才凋零,蜗居一隅。

    圣祖皇帝立下不世奇功,大月朝名震天下,百年安宁无人憾动之,百年来边疆战事不断,全都是小打小闹,在西北军的镇压之下不敢越雷池一步,可这回金部族却是百年来唯一一支进犯之敌。

    回金部族是当年圣祖皇帝亲征之后遗留下来的几个残余部族,为了生存,几个部族团结在一起报团取暖,战据着一片不小的山林田野,没想到短短的百年的休养生息,渐渐的发展壮大,数年九族战乱,成了九族之首。

    人一旦有了些许成就,就变得自大起来,这胆量也跟着膨胀,然而往往是胆量与实力是不成正比的;回金部族就是如此,狂妄自大,六年前就联合了其余各部进攻大月,大有取而代之之意。

    而如今六年时间不到,死了一个摩厦络又跳出来一个阿歇那,真的是死了老的又来个小的,企图想要再现六年前九族联合之力。

    食指轻扣声有节奏的响起,石亭玉思绪渐渐开朗,年中南方大雨倾盆,水淹数城,而北方却是干旱连连,关外部族多以游牧为主,在炎热干旱的夏季,水草不生,牛羊凋零,冬日粮草枯竭恐无法为继,而回金族则不然,他们有不少山林田野,气候使然,粮食有出产,收获颇丰,是以阿歇那想要再次联合其余八族达到他的狼子野心。

    手指在桌面上停顿下来,蛇有七寸,在外族人眼中粮食才是生存的要本,那么他就要掐断阿歇那之咽喉,让他胎死腹中。

    石亭玉提笔急书,不过片刻洁白的纸张被字迹浸夺。

    “把此书信送到西北胡敬之手上,让他上奏朝廷,以粮易马。”石亭玉把书信交给夏五,外族八部游牧为生,养得最多的除了牛羊,还有战马。

    辽阔的大草原,是养马最好的场地。

    “是。”夏五得令,郑重的接过书信出了书房,信自有人送去西北到达胡敬之手上。

    夏小八炯炯有神的双目暗淡下来,心里莫名的失落;他自己也是知道的,世子爷无召是不能去西北的,像上次一样去西北都是偷偷的去的,不然被发现,被有心人利用会被御史参上一本抗旨不尊。

    光明正大去西北杀敌终是他的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