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金丹老祖在现代 > 第636章:破阵
    层出不穷的法宝、飞剑、甚至还有玉石和铁卷和各类说不出作用的古怪玩意,此时此刻却在随着李明勇手里的茶壶所指,不顾一切的蜂拥而去。

    更惊人的是,那些法宝身上竟然产生了光芒,就证明这些法宝不再是单纯的以材质硬砸,而是开始激活其本身的能力。

    法宝既然被称之为法宝,就说明法宝本身就带有法术神通,否则和凡人使用的兵器有何区别?

    没有激活本身法术的法宝飞剑,无非就是比凡间兵器更加锋利和坚固,算不上仙兵神器,也不足以柳夕和秋长生冒险前来取宝。

    被激活后的法宝,才是真正的法宝。此时的点化大阵,才是真正的点化大阵。

    先前的点化大阵,阵中所有的法宝都处于封印状态,它们的运转全是彼此之间相互作用的体现。就像多米诺骨牌,一环扣一环,之间不能有一丝差错,如此才能将众多毫无关联的法宝飞剑组成一个不停运转的阵法。

    这个时候的点化大阵最是温润无害,可以让人凭借本事或者机缘取走这些封印的法宝。

    然而,一旦整个点化大阵活过来时,所有的法宝都将被激活灵性和本身法术,变得狂暴危险起来。

    只见数以千计的法宝飞剑俯冲而下,卷起的光芒,仿佛一群哈雷彗星垂直撞击地球。

    剧烈光华,烈烈光芒。

    李明勇紧紧的闭着眼睛,双手胡乱的挥动着手里死死抓住的紫砂壶,嘴里喃喃自语道:“砸死他们,砸死他们……”

    密集的骨箭在接触到法宝群的一瞬间就化作了粉末,而法宝群竟然丝毫未损,更加快速凶狠的撞向十二月等人。

    地面上被黑色巨斧分成两半的灰月老和尚,此时两半身体却化作了一滩清水。清水迅速的凝成人形,渐渐的勾勒出五官和四肢,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清水人影就变成了灰月。

    新出现的灰月与原来的灰月没有丝毫不同,就连身上的袈裟褶皱都一模一样,仿佛刚才被巨斧砍死的灰月只是一个幻影,此时才是真正的灰月。

    已然变成一只狰狞骨兽的玄冥,身形十分巨大,数十根长满骨刺的触手长达三丈,齐齐聚在头上,仿佛一把巨大坚实的骨伞,把十二月等人挡在骨伞下面。

    “轰轰轰……”

    密集的爆裂声从骨伞上传来,灰月等人抬头,清晰的看到骨伞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缝,仿佛蛛网般迅速蔓延向整个伞面。

    随着法宝撞击的密度越来越大,骨伞上的裂缝越来越大,眼看即将被法宝群砸碎时,玄冥身上又一次长出了六七十根三丈多长的骨头触手。骨头触手再次并拢,形成一把宽厚坚实的骨伞,顶替在那把随时都会被击碎的骨伞下面。

    灰月等人心里松了一口气,趁着暂时安全的档口,各自施展异能,帮助玄冥的骨伞挡住头顶上的众多法宝。

    玄冥的头藏在巨大骨兽的胸膛中间,见状瞥了瞥嘴,一脸的不屑。看的出来,作为老前辈的它,对这一届的巫族后裔非常的不满,尤其不满灰月这名班主任。

    在玄冥看来,灰月根本就不像是一名巫族,反而更像是狡猾的修士。

    然而,就算它心里看不起灰月和十二月其他人,然而它依然出手庇护他们,哪怕是牺牲掉自己,玄冥也绝对不会允许灰月等人出事。

    原因很简单,它没有玄冥精魄,此时的身体无法保持长久。它之所以一直没有尝试着离开这座海底沉船,最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海底沉船因为有春秋笔的笔管自成空间,它能够在这里长时间的活下去。

    不过就算如此,玄冥能活下来的时间也已经到了极限,最多一两年的时间,它就会与船里其他白骨一样,散落在船舱中,等待着腐烂。

    玄冥身上的骨刺疯狂的生长着,一层一层的骨节触手快速抽枝发芽,随后壮大成荫,构成层层叠叠的白骨伞,将众人安全的护在身下。

    法宝如冰雹般砸落在层层白骨伞上,砸碎了一层又一层的白骨伞,地面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骨头碎渣。但玄冥控制着骨头层出不穷的构成白骨伞,最终成功的顶住了点化大阵的攻击。

    法宝群自觉的回到了空中,重新开始了没有任何规律的盘旋和运行起来,只是此时法宝群黑黝黝的看不到丝毫光芒,隐匿在黑暗中,仿佛一群暗夜精灵。

    李明勇抱着紫砂壶,转头朝柳夕说道:“夕夕,它们累了,等休息一下再来。”

    “你怎么知道它们累了?它们是谁?”柳夕突然问道。

    李明勇闻言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茫然,似乎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为什么这么说。

    他迟疑了一下,拍了拍脑门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它们累了,可能是我幻听了吧,我刚才似乎听到很多声音在我心里同时响起,大致意思就是需要休息一下。”

    柳夕和秋长生对视一眼,然后深深的看了李明勇一眼。

    “你说当初逍遥书生到底用了什么秘法,竟然轮回转世这么多次,点化大阵的法宝竟然认他为主。器魂能够与他心灵相通,所以他才能轻易的操纵点化大阵。可惜小舅只是凡人,如果是修士的话……”

    秋长生接着说道:“是啊,如果他是修士的话,此刻操纵点化大阵,能够直接镇压和抹杀下面所有人。”

    李明勇伸长脖子,把脑袋凑了过来,好奇的问道:“夕夕,秋兄弟,你们是在说我吗?难道我就是那个什么神仙转世?你们别瞒着我,直接告诉我呗,我跟你们说,我从小就觉得我与别人不同,肯定是大有来头的……”

    柳夕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凉飕飕的说道:“是和其他人大有不同,毕竟考试能够考零分,这也是一种了不得的本事,难度程度仅次于考满分。更难得的是你每科都考零分,难度程度仅次于每科都考满分。当然其实这还不能突出小舅你的与众不同之处,你最厉害的本事是每一期每一科都考零分,这就太厉害了,难度程度仅次于每一期每一科都考满分。”

    李明勇被柳夕当面拆穿糗事,顿觉尴尬不已。好在他脸皮一向奇厚,若不是被自家外甥女当面提起以前糗事,他脸色都不会变化。

    “哎哎哎,夕夕,别听你妈妈胡说八道。我当年还是有科目没有考零分的,而且还得过班上最高分。”李明勇义正言辞的说道。

    柳夕斜着眼睛看向他,柳夕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悄悄的避开了她的眼神。

    “如果你指的是你的体育成绩,那的确是没有挂零,也的确考过班上第一名。”柳夕说道。

    李明勇顿时笑道:“我就说嘛,你妈妈对我有误会,所以才在你们这些小孩子面前编排我,就怕我把你们带坏了。”

    柳夕转过头,实在不想看李明勇那张洋洋得意的脸。她表示很好奇,到底李明勇身上秘之自信从何而来?

    “可惜了,体育课成绩再好,体育成绩也不算成绩啊。”

    李明勇:“……”

    他正准备据理力争,怎么体育成绩就不算成绩了,耳边传来秋长生有些无可奈何的声音:“我说二位,你们能不能等安全之后,再讨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柳夕在和李明勇斗嘴的同时,其实一直注意着下方玄冥和十二月等人,此时听到秋长生的话后,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似乎除了硬闯出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秋长生缓缓的摇摇头,沉声道:“不行,我们人数和实力都比十二月差的多,更何况有一个觉醒后的玄冥站在他们哪一边,我们要是硬闯的话,成功闯出去的几率太低太低。即使能够闯出去,在深海的海底到海面的距离足有万米,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太多。”

    “那就只能守了,我们依靠点化大阵支撑,至少能够支撑三五天时间。沉船外的阵法是九曲黄河阵,正好阻止其他敌人前来。这里是我们的主场,如果离开的话,等于白白的把阵地送给对方。”

    秋长生又看了李明勇一眼,有些头痛的说道:“如果我们守在船里,借助点化大阵和九曲黄河阵与对方周旋,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唯一的问题是,这货靠的住吗?”

    他迟疑了一下,拍了拍脑门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它们累了,可能是我幻听了吧,我刚才似乎听到很多声音在我心里同时响起,大致意思就是需要休息一下。”

    柳夕和秋长生对视一眼,然后深深的看了李明勇一眼。

    “你说当初逍遥书生到底用了什么秘法,竟然轮回转世这么多次,点化大阵的法宝竟然认他为主。器魂能够与他心灵相通,所以他才能轻易的操纵点化大阵。可惜小舅只是凡人,如果是修士的话……”

    秋长生接着说道:“是啊,如果他是修士的话,此刻操纵点化大阵,能够直接镇压和抹杀下面所有人。”

    李明勇伸长脖子,把脑袋凑了过来,好奇的问道:“夕夕,秋兄弟,你们是在说我吗?难道我就是那个什么神仙转世?你们别瞒着我,直接告诉我呗,我跟你们说,我从小就觉得我与别人不同,肯定是大有来头的……”

    柳夕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的话,凉飕飕的说道:“是和其他人大有不同,毕竟考试能够考零分,这也是一种了不得的本事,难度程度仅次于考满分。更难得的是你每科都考零分,难度程度仅次于每科都考满分。当然其实这还不能突出小舅你的与众不同之处,你最厉害的本事是每一期每一科都考零分,这就太厉害了,难度程度仅次于每一期每一科都考满分。”

    李明勇被柳夕当面拆穿糗事,顿觉尴尬不已。好在他脸皮一向奇厚,若不是被自家外甥女当面提起以前糗事,他脸色都不会变化。

    柳夕斜着眼睛看向他,柳夕被她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悄悄的避开了她的眼神。

    “如果你指的是你的体育成绩,那的确是没有挂零,也的确考过班上第一名。”柳夕说道。

    李明勇顿时笑道:“我就说嘛,你妈妈对我有误会,所以才在你们这些小孩子面前编排我,就怕我把你们带坏了。”

    柳夕转过头,实在不想看李明勇那张洋洋得意的脸。她表示很好奇,到底李明勇身上秘之自信从何而来?

    “可惜了,体育课成绩再好,体育成绩也不算成绩啊。”

    李明勇:“……”

    他正准备据理力争,怎么体育成绩就不算成绩了,耳边传来秋长生有些无可奈何的声音:“我说二位,你们能不能等安全之后,再讨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柳夕在和李明勇斗嘴的同时,其实一直注意着下方玄冥和十二月等人,此时听到秋长生的话后,没好气的说道:“那你说怎么办?我们现在已经被包围了。似乎除了硬闯出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似乎除了硬闯出去,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秋长生缓缓的摇摇头,沉声道:“不行,我们人数和实力都比十二月差的多,更何况有一个觉醒后的玄冥站在他们哪一边,我们要是硬闯的话,成功闯出去的几率太低太低。即使能够闯出去,在深海的海底到海面的距离足有万米,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太多。”

    “那就只能守了,我们依靠点化大阵支撑,至少能够支撑三五天时间。沉船外的阵法是九曲黄河阵,正好阻止其他敌人前来。这里是我们的主场,如果离开的话,等于白白的把阵地送给对方。”

    秋长生又看了李明勇一眼,有些头痛的说道:“如果我们守在船里,借助点化大阵和九曲黄河阵与对方周旋,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唯一的问题是,这货靠的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