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焚天路 > 重复章节,八千字大章晚到
    整个天地,一声闷响突起。使得所有人身躯皆是一震。

    此间像是陷入了沉闷之中,天好像阴沉的让人喘不过气,也让人感受到了一阵心悸。

    有不少人抬头,望着天际。

    风云依旧滚滚在涌动。只是天色已成暗金之色。

    又从一点暗,化作璀耀之金。已是金幕垂天,渲染一切色。只有数十团焰火依旧在烧灼。

    那是数十只巨大手印腾烧化烬的最后余色。也是金中藏红的蕴酿之光。

    当一缕红光破开金云时,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这...是玄劫?”

    有人凝重开口,语气之中又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意味。

    金云涌动,红光隐现。天地之中、玄妙的气息一缕接着一缕,最终又成波澜涟漪、显明的晃与虚空中,已是肉眼可见。

    在场的人都是第二步强者,已身抵通玄,又何来的引动玄劫?

    只是,现在这一幕,确确实实是玄劫无疑。

    虽说此刻苍穹上方只是云压低沉,并没有恐怖的气息波动。但谁都知晓、此时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等些许时间后,四方必定被扭起乾坤浩荡,到了那时、就算是身为玄境的这些强者,也要暂且退避。

    虽然对于他们来说,玄劫已不是不可抵挡之力。但也落在范围之中也是麻烦,指不定会在玄劫之中身伤灵损,重则身受重创。

    所以一旦玄劫轰临,那么他们必定要退开此方区域,以求自保。但对于抢夺道法神通,却是暂且无望了。

    “是何人引动了玄劫?看这范围,就在我等人之中。”

    又有人开口,已经有不少人向着后方退步,欲求离开这一场玄劫中央。

    所有人举头环视,想要找寻渡劫之人。若是在玄劫未落之前,出手斩杀此人。那就可以避免这场玄劫降落,抹杀与摇篮之中。

    天空中那一道白衣,双眸微眯、又很快睁开。

    他的前方始终有四道身影横立,此刻也不知如何是好。是进是退,是继续争夺、又或者是弃离。

    过了今日,这沧海镜、将再无诸仙阁。也再无大造化机缘集中之地。

    沧海镜中、蕴藏的古仙法神通众多,不单单是诸仙阁,还有其他几处地。但相对于诸仙来说,还是有些不如。

    在场这些修士,都已是入选。寻常的机缘已是有可有无。那他们为何又来此地?

    只因诸仙阁中,有着让他们通往更前方的道路。借此前人之道、以之观摹,方能找到一丝通往前方的路。

    那就是更为高阶的境界神通,方才能凿壁偷光,寻此间光明。

    诸仙阁,是以实力定夺。也就是说,所遇便是相定,不会有任何变数。其余之地,全凭一个机缘。

    只是这机缘,又哪里是那么好寻?

    诸仙阁的消失,对他们来说损失实在太大,这四名涅境大能、已是多次入阁,但没有选取古之神通,就是认为所见之物还是差一些。

    所以,他们才一次次选择放弃。选择实力更强时,再进入定夺。

    但在此刻,已经没有他们定夺之时了。

    诸仙阁突然崩塌,一分为二。分别入两个人之身。

    眼前这个人,实在是强大。他们只看到了一指聚长枪,便击退近百第二步强者的合击之力。

    近百玄照,甚至包括他们四名涅境。合击之下、足可覆灭一座天下。但却是生生被此人抹去,甚至反击伤敌所有人。

    这种手段,他们四人叩问自己,也是做不出的。就算排除四名涅境,光是百名玄照强者合力一击,他们也不敢正面交锋。

    只因有性命之忧。

    战与不战,全由他们定夺。死与生,也是凭他们自定。

    面对此人,他们竟心起一种一战必死的感觉。明明只是初照第二台阶,却是给了他们如同面对着不死不灭存在的感觉。

    他们一直未动,而是把目光落在了另外一道身影上。

    只是这一眼望去,心神顿时轰动。

    在那处地,火光映照四空、又有烟尘弥漫。

    但他们看到了尘烟之中,不断有红雾滚腾、如上方金云酿红一般隐隐幽显。

    人们感受到了灼热,感受到表露于空气中肌肤的灼烧。

    白衣的目光一直落在南方,落在那被尘烟覆尽的大地之中。

    忽然之间,白衣男子的心神一动,缓缓拂袖、抬手间又挥手。

    于是前方形成了一道风。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面前。

    这是一名少女,出现之时随着惯性转了转动。待站稳了身子后,少女神色茫然,似乎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咦?公子。”少女忽然瞥见身旁的身影,顿起轻咦。

    “你不是去楼上了嘛?怎么会出现在这。咦?不对啊...这里好像不是那什么诸仙阁啊。”

    这少女便是楚怡。

    当诸仙阁一分两半时,其中有不人没有被移出仙阁,随着半座仙阁、遁入白衣男子与魔性分身之体。

    恰好,楚怡所在就在风靖节身上的那一半中。

    “这里自然不是诸仙阁,这里是沧海内境。你从里面出来了。”风靖节看了一眼楚怡,解释道。

    在他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抹真正意义的微笑。这笑,也只有在他师尊未逝前、才会露出。

    如今,变作了在楚怡面前。

    大概,他看着楚怡。好像看到了他在师尊面前,好像看到了以往的自己。

    “我出来了?”楚怡微微歪头,又环顾了四周、又低头扫视了一眼下方,没有看到自己所要寻找的身影。

    “公子、你知道我爷爷在哪嘛?”楚怡收回了目光,转头看向身旁身影,再次开口问道。

    “爷爷?”风靖节眉头微挑。

    “呃...这事小怡还未跟公子说呢。我爷爷...是在不久前认的,爷爷他人可好了呢、就跟公子一样好。公子没在身边的时候,这一路上都是爷爷照顾我的呢。”楚怡连忙解释道。

    白衣眉头再挑,指了指南面方向开口道:“你说的爷爷,我大概知道是谁了。他的话,就在那里下方、准备渡玄劫。”

    “玄劫?”楚怡一愣,虽然还是不知这玄劫为何物,但还是顺着那一指看去。

    这一眼望去,她看到南面方向、有轻薄的雾气笼罩着一道朦胧的身影。

    那雾气起伏的并不像原先澎拜起伏,风声的狂啸已经渐渐低平,只是看着那道隐没在层层烟尘中的身影有些萧瑟。

    中端有焰火缓缓燃烧,直点起一抹烟雾。随着这缕烟雾、向着四周徐徐散腾,开始一路吞没整幕烟色,又卷帘东风,使得一点红瞬间渲染整方天空。

    天阶金色,突然一声高亮浓红、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众人纷纷抬头,便见是万红。

    红光涤荡,伏起汹涌。使得整个天地都响彻在雷响轰鸣之中。

    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瞬间降临,使得在场所有强者脸色顿时大变,纷纷避退。

    “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玄劫?”有人惊呼高喊。

    苍宇瞬间被红光蔓延,覆盖万里。又挟带着紫光万缕。这是异变的玄雷,这些强者、前所未见,只能看到璀璨夺目。

    “玄劫十二重,一重一重难。但世上很少有人知晓,在此之上还有三重玄变劫。此劫,为三劫。分为身、魂、心。”

    “与寻常玄劫不同,三重玄变劫、便是需要连抗三次劫。且比寻常玄劫,要恐怖十数倍、甚至数十倍!”

    “师尊所说,在禁忌时代。三重玄变劫,虽说少见、但也不是不得见。在当世、这数十亿万岁月来、出现的次数、不到百人。但渡过之人却是只有三十人。这其中一人便是我。”

    “三重玄劫之人,入往不灭要比常人更容易几分。但玄劫之阻、也是更为艰难。此人,可能渡过?”

    风靖节轻声喃喃,在周围修士感受到那极度恐怖的天地波动之力纷纷退避之中,伸手牵住身旁的小手,毅然不动。

    “公子...我们也离开吧。”身后的寒冰仙子犹豫开口。

    从那深紫雷霆的出现,引起的天威加重、便是说明了此场玄劫非同一般。

    仅凭这第一道威势,就比寻常的第十二波玄雷要恐怖数十倍。

    这还是玄劫?就连他们这些玄境仙都感到了窒息,难以穿喘气。

    那一行跟随风靖节的修士,只剩了三人在此。除了寒冰仙子、还有浩光圣母,还有幻海岛的杨姓修,其余之人都纷纷逃离。生怕被波及。

    风靖节摇了摇头,道:“无妨,这三重玄变劫虽然恐怖,但在我身处百米地、休想近得半身。”

    “呵呵,大惊小怪。不就是区区玄劫?有我主子在,便是只手可抹。真是一群没有见识的人。我可是亲眼目睹我家主子只手抹玄劫。”

    就在这时,青木开口了。带着嘲讽道:“这些人也是可笑。竟以为我家主子只是初照修士,想去争抢功法神通。还好主子心肠好,没有动怒抹杀这些人。我看这场玄劫,也是主子刻意弄出,惊退那些人。”

    “青木,你说的不错。主子就是太过心善。”萧言也开口了,走到风靖节身边,行礼道:“恭喜少主,成吾主之徒。今后少主一定能平步青云、走上万界之巅。”

    “.......”

    寒冰仙子等人听言也是一愣,眨巴着眼睛道:“公子,你真的拜在了那人门下?那个人真的是道法通天,玄劫也被他弄出?”

    这灼热与玄雷下落的方向,正是南面大地中,是以那道隐没在尘烟雾气中的身影为中心。

    不难看出这一切,都是那人所引动。

    风靖节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看了扛着百丈秋刀鱼、散发着浓臭腥味的老头、又看了萧言一眼,并没有直接点破,而是道:“这场玄劫,的确是因他而起。我等,就在这里静看便是。”

    “百米之内,只要有我在此、玄劫之力、波及不得。”

    话语刚落,便是起一道轰鸣巨响。一切都是暴耀。

    声连十二道,竟是十二道玄雷同落,没有起一丝停顿。

    那轰鸣的雷音,瞬间扩散,化作光速般直接冲袭,就算是余波、都掀起一层又一层混沌。使得整方圆百万里之空都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就算是此方规则,也难以在短暂间愈合。

    雷音的轰荡响落,让整个天地剧烈颤动,不断有撕裂之声续起。

    从寸寸断断、又连连接起。使得中央天门半边天的修士都听到了这道道轰鸣声。

    十二道雷霆由红成紫,又由紫成墨。瞬间轰临下方大地。染天地三光三色。

    这是可毁灭生灵、毁灭众生的杀机凛意。一切事物都要在其下被生生抹灭。

    此方修士,脑海之中只有轰鸣,只有空白无意。他们皆是被这场玄劫震惶了心神。

    “涅境初期之威也不及此。这只是第一重玄雷,之后那十一重,得有多恐怖?这...真的是玄劫?”

    有人在半空中停下了脚步,转身之中骇然道。

    这种玄劫,就算是玄照修士入往都要含恨陨落,长生成为空谈说。又何况是渡此玄劫的人道修?

    “究竟是何人,在渡此劫?”有人高声而问,却是没有任何人的回声。

    只是过了一息之后,在天雷惶惶之中,有声声浓重的呼吸传出。带着惊恐。

    “是那个人.......”

    这些浓重的喘息,是先前围攻魔性分身的三十名修士。

    他们皆是心神惶惶,在玄雷之下竟忘了逃遁。

    “不好!快走!”

    毁灭的气息已临近,众人纷纷大惊,立马逃遁。

    “我来晚了。”

    就在这时,一声轻叹从尘烟中响起。

    这一声,是尘烟中人所说。不是对别人,而是对魔性分身。

    随着这话语而落,尘烟再滚,刹那红幕临现、化滔滔火海炼地。

    焰火分隔,露出了那道身影。

    人们看到,那是生死阴阳两色。在其身后、有一个巨大的漩涡临现。一道道身影入往其中。随着这些身影的融入,气势在攀升。

    “此刻,虽未渡玄劫。但已身通玄。”楚程看着上方三色雷光,喃喃开口。

    随后,一声高喊涌啸天穹。

    “神魔诀!”

    随着语落,一道华光如同极照、将左方万里天空笼罩,璀璨无比。

    右方万里天空,则是暗色笼天,但内藏火红,在半方天地长虹冲霄,一股邪意汹涌四波。

    人们好像看到,此方天地之间、出现了两道身影,各占半边天地,又朦胧而消。

    蒙起蒙深,突然之间、有一道太极之光轰然涌现,现起崩塌与再生再起。

    有一尊强大的神魔苏醒,傲视天下、?睨众生。

    此是亦神又亦魔。当为神魔。

    无比恐怖的气势在此尊神魔中涌动,将天地承载其身。

    这已是天与天之争。

    明明只是一道小小的身影,但人们好像看到了一尊百万丈神魔屹立在天空,面对着十二道轰天玄雷。

    “神魔决强于小龙象阵。已是让我实力增升二十多倍。加上魔主的一式灵眼、再升数倍。可惜的是,重灵太少,强大的重灵更少。如今之力,可与天照修士一战。”

    “但面对涅境,依旧不是对手。就算加持小龙象阵,也无法匹敌。这境界的差距,已不是倍数相增可拉近了。涅境难杀难斩。”

    话语之间,天穹中顿起万千大龙。

    大龙横空。已不是金色,而是被焰火覆裹的焰龙。

    声声龙啸起,又是极为强大的气息暴与天地,挥手之间又是金光大起,现玄黄不灭。

    “不过这没关系。肉身之强,便是可以横跨这境界的差距。此玄劫对他人来说,可能是必死之劫。但对我来说,是提炼玄黄不灭的玄妙助力。”

    此刻,楚程清晰的感受到。神魂在烧灼,心灵之中又有一股奇特的气息在冲撞。

    但他并没有丝毫在意。

    三重玄变劫,灭其身、其魂、其心。但对于楚程来说,只是身之扛。

    他的神魂,在玉碗之中得到了滋养,已不是当年弱魂,而是强大了数倍。对于这魂劫,有自信可以扛过。

    至于心劫。他的心劫早已在当年滚滚一世红尘中消逝,一去便不反。如今他已无一丝杂念,这心劫又如何毁他之心?

    魔性分身的确内含无数杂念,但他本就是魔。在杂乱不堪、在魔念入心,依旧是魔。

    他所需谨慎的,只有那身劫。

    只不过,楚程依然没有多少担忧。玄劫十二重,的确一重强过一重。但对于楚程来说,玄黄不灭、在玄劫之下的提升,又何尝不是如此?

    上方红紫墨三色已经愈来愈近,最终在一声巨响之中,临近大地。

    也就在同时,楚程伸手一拳、带着万千大龙横越前击,两方万里天地之力源源不断涌进拳中,是为神魔之击。

    一拳之下,刹那与恐怖无比的玄劫相撞在一起,大起极耀。无数裂痕从前横扫向后,卷起的狂风让方圆百万里的大地层层掀起。

    黄沙卷消,显露出玉色的地阶。又在轰轰不断的电闪奔腾之中。

    人们看到、那玄劫中心的那道身影,已是洒血满地,身躯寸寸龟裂,随后在风中、肉身消散,只剩一具白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