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超品仙医 > 第六百零九章 因为他们心里有鬼
    “说话啊?现在开始装哑巴了?”叶飞像是一头发怒的野兽。

    副班长小心翼翼的说道:“叶大!这次失败的责任都在我身上,等回去了我愿意接受处罚。”

    一番话让叶飞更加愤怒:“你们始终没有把这次实战演习当一回事,你们觉得演习用的空包弹和激光感应装置,根本不会死人对不对?你们觉得犯了错回去体罚几天就完事了对不对……可你们想过没有,如果这不是演习而是实战,犯了错误就会丢命,到时候你们还有什么机会归队?更别说体罚了。”

    叶飞震耳欲聋的声音在士兵们脑海里回荡不息,他们脑袋低垂,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

    啪啪啪!

    山林里响起掌声。

    一片人群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冷血无声无息的来到叶飞身边,拍着他肩膀笑道:“小飞,看来你没白在魂组特训!”

    叶飞身体微颤了一下,显然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拍打吓到,但他很快冷静下来,仿佛在对着空气说道:“冷血,你还是那么无聊,用隐身术吓人玩。”

    “我吓人了么?我这是正常的出场方式啊。”空气里传出一声抱怨,却看不到人影,苍龙部队的士兵们感到背后发寒。

    “呦!原来这次苍老部队是小飞带队啊,兄弟最近过的怎么样?”铁手咧着嘴笑呵呵的走来,一掌拍在叶飞肩上。

    叶飞仿佛听到了肩骨断裂的脆响,半个身子都矮了一截,剧烈的疼痛让他脸色涨红,却没好意思叫出声来。

    “铁手,不知道你的铁砂掌有多厉害么?可别把小飞误伤了。”海棠白了铁手一眼,铁手连忙收回大手挠头憨笑。

    “小飞,能再见到你真好!”

    “小飞!老大回来了,魂组随时欢迎你加入!”

    “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七位门主依次走来,像是老朋友一样跟叶飞打着招呼。

    铁手抱怨起来:“军师,你又拽文言文了,什么意思啊?”

    北斗笑道:“无碍无碍,我只是一时感慨而发,跟大家和小飞并没有关联。”

    “你要不站远点去吟诗,我听得尴尬症都犯了。”铁手大脸皱在一起。

    “……”北斗。

    一年多未见,却仿佛欢声笑语就在昨日黄昏。

    叶飞发现大家都没变,乐观、幽默、上进、坚韧——他们身上的品质就代表了魂组的品质,也正是因为魂组有他们存在,才会成为华夏的军魂。

    这一刻叶飞多想迈出一步,重归魂组的队伍,和兄弟姐妹们并肩而战,抛头颅洒热血,让青春不悔。

    却听一道熟悉无比的声音从晚风中传来,叶飞眼中的追忆立即停止,射出危险的光芒。

    “飞!好久不见!”

    高飞不知何时站在了众人身前,朦胧夜色下他的表情也变得朦胧起来。

    自从那次荒野行动过后,高飞曾无数次想象过再见叶飞的情形,他给自己准备了上万句台词,然而等到真正见面时,却只能像普通朋友一样打个招呼,因为他从叶飞眼中看到了无限杀机。

    高飞和叶飞却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从一开始的情敌,到后来的兄弟,再到如今的形同陌路。

    其实叶飞比高飞更早认识乔思影,他们二人同为苍龙部队的精英战士,叶飞很早就对乔思影有好感,只是那时乔思影一门心思放在刻苦训练上,觉得谈感情就是在浪费青春和生命。

    后来事实证明,乔思影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

    当高飞出现后,她很快就坠入爱河,帮助高飞组建魂组,从各大特种军区挑选精英中的精英,如今的七扇门门主,就是乔思影一手选拔出来。

    后来叶飞追着乔思影去了魂组,并且因为出色的个人能力通过考核成为魂组一员,当他看到乔思影和高飞在一起时才会露出小女生一般的羞涩和笑容后,他毅然决然的选择退出,并祝福高飞和影姐。

    高飞和影成了大家眼中羡慕的神仙伴侣,他和叶飞也成了好兄弟,而这一切的美好都在那次南非荒野行动后被打破,影牺牲,魂组成员死伤大半……

    “人生若只如初见!”高飞在心中叹息一声。

    “姓高的,少在这里套近乎,我跟你一点也不熟。”叶飞回过神后,双拳紧捏,满目凶光。

    海棠皱起好看的远山眉说道:“小飞,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真想不通你们为什么还会跟在姓高的身边……”叶飞突然怒吼,似乎要将心里堆积已久的怒火都喊出来。

    铁手纳闷,一掌拍在叶飞的肩膀上,后者差点被拍翻:“小飞,你今个吃错什么药了?干嘛冲老大发火?就因为老大带领咱们灭了你们苍龙部队?你以前可没这么小家子气。”

    “我当然不是因为这次的考核,我是在说一年前的那件事。”叶飞气道。

    大家突然沉默,这是魂组不可磨灭的伤痛。

    海棠脸色冰冷:“小飞,那件事情都过去一年多了,你以后不要再提起来。”

    “呵!我为什么不能提?一年多很久么?你知道对我来说,感觉就像是在昨天么?”

    “昨天我们一起训练,一起吃苦,一起欢笑,可是今天呢,影姐不在了,魂组一大半的战友不在了,你们可以忘怀洒脱,但是我做不到。”

    黑夜下,叶飞眼里滑落两滴泪痕。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小飞,你不懂当时的情况,不明白老大的愧疚和之后的所作所为,就别来指责别人。”无情声音冰冷,和他的人一样。

    “我那一天是不在战场上,这也成为了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我多么希望自己也参加了那次任务,那样我就能保护好影姐,就算牺牲生命,也要让影姐存活下来……”

    叶飞越说情绪越激动,仰着头不让泪水流下,看向高飞继续说道:“而有些人呢?自己苟活了下来,却把影姐和战友们丢在了战场上……姓高的,当初我选择退出的时候就跟你说过,因为影姐真的爱你我才祝福你们,可你答应我照顾影姐的承诺并没有做到,你配不上影!”

    “住嘴!”北斗怒了,瞪着叶飞喊道:“你没有资格指责高飞,我们所有人都没有资格!”

    叶飞却还在说:“你们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现在姓高的重归魂组,又成了华夏军区高高在上的魂王,你们该不是怕得罪了他会被踢出魂组吧?知道我为什么主动离开么?因为我看透了高飞的真面目,他就是个伪君子。”

    魂组成员脸上都浮现出怒容,要是高飞现在一声令下,他们会立即冲上去把叶飞打的连叶苍龙都认不出他来。

    但高飞根本没有命令,语气平淡的说道:“如果你想跟我谈心,我可以陪你谈,但是先把你们身上的所有信号器和通讯设备都关掉。”

    叶飞愣了下,没想到高飞会突然提出这种要求。

    而海棠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即关闭了魂组这边的所有信号。

    “当然了,你要是不相信我,那么这场战斗已经结束,我会带着魂组继续考核,并且拿下最终的胜利。”高飞再次开口。

    叶飞犹豫了片刻,一字一句的说道:“姓高的,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苍龙部队全体都有,关闭通讯设备和总台信号。”

    等到信号都关闭后,叶飞重新看向高飞:“你要说什么快点说。”

    “你是怎么知道南非荒野行动的详细情况?”高飞发问。

    “这个用不着你管,怎么了?你还想找出那些人报复不成?”叶飞冷笑。

    “是不是东方朔告诉你的?”

    叶飞神色微变:“我说了,这个跟你没关系,别以为你在荒野行动中出卖队友苟且逃生的事情会瞒天过海,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海棠几人怒了,准备强怼叶飞,却被高飞摆手拦下:“这次特种兵考核,苍龙部队原本是叶将军挑选队员,但在考核开始当天上午,叶将军的名额被取消,由东方朔选出了一支队伍代替,并且考核的总指挥也从叶将军变成了东方朔,空投的地点和物资的具体配备都由东方朔决定……”

    “你们苍龙部队是怎么找到魂组的?这个你比谁都清楚。但是有一点你没想明白,东方朔等人为何非要打压魂组,打压我的风头?真的只是看我个人不顺眼么?”

    叶飞冷声说道:“当然不是。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东方将军之所以对付你,就是要为那次在荒野行动中死去的魂组战士们出气。”

    哈哈哈!

    铁手等人忍不住大笑起来,这种话叶飞竟然也信,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脑子长到哪里去了?

    高飞却笑不出声,面色沉冷:“你是叶将军的孙子,是叶家男儿,却被外人蛊惑,把矛头指向了自己的亲人和曾今的战友……”

    “在我参加这次考核的前一天,叶将军和易总理单独找我谈话,当时易总理告诉我,国家和人民需要魂组,因为魂组是一把利剑,无所畏惧,可以不顾一切的斩向黑暗邪恶,而那些想要对付魂组的人,就是被利剑的锋芒所惊,他们感受到了威胁,心生惧意,因为他们心里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