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超品农民 > 第1076章 这么果断!
    刘衣鹤已经冷汗涔涔。这不是狼狈不狼狈的问题了,而是性命被对方掌控的感觉,这让他呼吸困难,心脏仿佛提到了嗓子眼这儿。

    太危险了!他感觉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圣器长矛洞穿身体。

    不是没想过办法,而是各种办法都用尽了,三元宝扇这件他依仗的宝物,威能尽出,也只是迫退对方,但三元宝扇催动起来需要消耗很多的法力,不可能像拿把蒲扇那样一直扇下去。

    当三元宝扇的最大威能停止施展后,被迫退的对手马上又会凭借飞行速度快的优势,追赶上来。

    “住手,我无意和你厮杀!”

    刘衣鹤再次大吼。

    这该死的冰原环境,时空节点为什么就落在了这儿,到处都是冰原,连雪山都不多,几乎没法躲藏,无论是在空中飞还是在雪地下面移动,都是活靶子。

    关键是,这片冰原太大了,他已经飞了这么久,仍然没飞出去。

    又一次险之又险地躲避了圣器长矛,避免要害被扎中后,他只得再次喊停。

    王伦懒得说话。知道打不过了,就说不想和自己厮杀了?这逻辑可不怎么聪明。

    何况,他明摆着是要动手杀人的,岂会停手。

    瞅准了对方已经是全面被自己压制,无论是战力还是心理方面,王伦继续拿着旋天矛猛攻。

    其他的法宝,还有星芒剑法,五行拳印,五行困阵等等,现在都不如旋天矛好用。

    旋天矛再次投出后,极速旋转,矛头上形成的黑色光芒仿佛形成的是黑洞,朝着对方席卷了过去。

    刘衣鹤牙齿一咬,三元宝扇再次扇动,古屋和两棵迎客松都冲了出来,绕过圣器长矛,直扑后面的对手。

    王伦瞧见这架势,已经见怪不怪了,对方的厮杀经验其实很丰富,哪怕处在下风,各种攻击和防御都富于变化,目的就是想让他入坑。

    但对方也想不到,他的厮杀经验同样丰富,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往往他能一眼看出来。

    现在对方反击的重心,就在他的身上。对方不去攻击旋天矛,知道打不过,一直在尝试攻击他,希望能够伤到他。

    当下,他控制旋天矛飞回来,连连将古屋和迎客松挑开,避免自己被围攻上。

    破解了对方这一击,他马上催动旋天矛,再次激射出去。

    刘衣鹤气的要吐血。不是他不强,他之前的心性出了问题,现在也及时调整回来了,各方面都发挥出色,但架不住对方的修为比他的还要强一点,法宝也好,厮杀经验也好,也都要胜过他!

    这还怎么突围?

    各方面自己差不多都处于劣势地位,想逃脱简直难如登天。

    好不容易化解了这一击,刘衣鹤只得大声喊道:“我和你无冤无仇,让我离开,我愿意成为你的盟友!”

    王伦冷冷出声:“你就是愿意成为我的属下,臣服于我,也没用。”

    意思是,不管对方怎么样说,他都要照杀不误!

    刘衣鹤只好继续疯狂飞逃,他发誓自己将速度提升到了最大。

    但距离还是被拉近,始终无法甩开对方。

    王伦这边,再次催动旋天矛轰杀过去。

    催动中级圣器法宝一次,消耗的法力要超过对方催动初级圣器法宝,好在王伦看到每一次旋天矛出击,都能逼迫对方动用三元宝扇全力化解,这样对方的法力消耗也挺快的。

    当然,他得速战速决。时间太久,他的法力会先消耗完。

    另外,最重要的是,他得考虑黑雕王进犯印山村,而古洪荒能抵挡多久的问题。以古洪荒如今的战力,恐怕能坚持半个小时就是极限了。

    因此,他这边得在半小时内解决战斗。如果不能,那只能够果断放弃厮杀,任由对方逃脱,他必须得赶回去。

    算过了时间,王伦知道这会儿离动手之初,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

    如果算上他还得沿着原路返回雪山所花费的时间,留给他击杀刘衣鹤的时间,也就十分钟出头。

    王伦自然是全力出手,每一次都毫不留情。

    次次重锤,刘衣鹤没可能一直坚持下去,终于还是出现了受伤的情况。

    玄天矛擦着刘衣鹤右边的腰飞过,矛头旋转直接带走了对方腰侧的一块拳头大的肉。

    顿时,刘衣鹤右边衣服被鲜血浸湿,这点伤虽然不是很严重,几乎不影响移动,刘衣鹤还是心理起伏比较大。

    再厮杀下去,他只会受更重的伤。

    眼看着自己被对方彻底压制,能用的常规办法都用过了,他不能再等了。

    突然停住身形,刘衣鹤不再飞逃,双眼死死盯着王伦,一股暴虐的法力波动迅速出现。

    嗖。王伦毫不犹豫控制旋天矛朝前刺出。

    刘衣鹤此刻已经面容扭曲,暴虐的法力似乎在失控,从丹田窜入到胸口的位置后,居然在左侧胸口那儿突起为了一个大球。

    这个包子大小的球,极速旋转了一下,随后透体而出,竟然是带出了一股血雾不说,由气所化的球还变为了通体血色,竟然是透着一股邪异。

    但从上面释放出的澎湃能量,却拥有着极为可怕的气息,噗嗤一下,它直接没入了三元宝扇中。

    动作极快,如果放慢千倍,则会发现,当它和三元宝扇的扇面结合之后,扇面中那一栋古屋和两棵迎客松直接融合,两棵迎客松分别插入了古屋的东、西两个角,生生将古屋抬了起来。

    看上去,古屋此刻的形态才是最完美最自然的,仿佛那两个柱子本来是存在的,只是被人为地移出去,现在又复原了。

    古屋多了两根柱子后,也多出了几分气势,愈发地拥有不同一般的气息。

    所谓的三元,此刻彻底变为了一元。融合了之后,三元宝扇明显变的不一样起来。

    拿着三元宝扇的刘衣鹤,面对极速射过来的旋天矛,直接狠狠一抖宝扇,扇面光华大作,照亮了大片雪地,从扇面中,飞出了那一座古屋!

    尽管面色苍白,但刘衣鹤神情冰冷,双眼燃烧着熊熊的战意。

    这次为了有机会甩脱对方,他直接用法力拘禁出了心头精血,然后气化了这部分精血,融入进了三元宝扇中。这么一做,他相当于折损了一整年的修为,如果这次能逃脱,日后也需要额外一年的时间,才能复原过来。

    这代价,不可谓不小,因此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这么选择。

    上元宗的大长老告诉过他,真到了必须损耗精血的地步,那就将精血融入进三元宝扇中,能够让三元宝扇在精血发挥作用的那段时间,发出相当于中级圣器法宝才能拥有的威能!

    现在,他这么做了,就得到了一次这样的机会,相当于能让三元宝扇变为中级圣器宝扇!

    古屋的真正威能,他会让对方看到!

    刹那间,古屋变大,周围出现了闭合的气息,仿佛这片区域成为了禁域,只要落入这飞屋的周围就会被困住一样。

    这个时候,碰撞不可避免。

    旋天矛的速度太快了,王伦也来不及操控旋天矛躲开这座古屋。更何况,旋天矛避开了,可就是换成他正面对着这座古屋了。

    这古屋的变化,他感受到了,知道对方不惜损耗精血,强行让这古屋的威能升级,因此这古屋本来的防御能力,只怕会强上一个档次!

    他哪怕全力催动旋天矛,都未必能够让旋天矛正面抵挡住这栋古屋。毕竟,对方用上了精血。

    因此,旋天矛刺出后,他就没想着这一刺结束后,能够刺穿古屋,自己也展开了行动。

    王伦调动部分法力,聚集在心脏处,迅速将十几滴心头精血逼迫出来,直接用法力进行了燃烧。

    不同样来点狠的,那栋古屋真的可能会困住他,对方就完全有可能飞遁逃脱了。

    此刻,旋天矛撞了上去,果然,没有之前古屋被刺透后坍塌的情形出现。

    支撑古屋的、由两棵迎客松所化的柱子,发挥出了作用,左边柱子先迎上去,正面撞击了旋天矛,这一撞,柱子断裂,古屋也跟着摇晃,周围的光华黯淡了不少,但却撞得旋天矛速度大减,在空中胡乱翻滚。

    王伦感知到,旋天矛有些不受控制,自然是立即操控旋天矛,让其稳定,同时燃烧的心头精血也即将喷在旋天矛上面。

    但就在这时候,古屋直直撞上来,右边那根柱子主动和旋天矛撞上!

    碰撞发出了巨大的声音,这根柱子也被旋天矛轰断,可古屋还是没有解体,形成的那股禁域气息包裹了旋天矛,古屋里面产生了一股非常恐怖的封锁之力,施加到了旋天矛上面。

    之前三元分开的时候,两棵迎客松和一栋古屋一起砸击,都会被旋天矛刺得支离破碎,但这一次三元合体,古屋不但抵挡了旋天矛的攻击,还马上要将旋天矛给封住,纳入古屋里面!

    损耗精血,硬生生让三元宝扇的威能强大到了这个份上。

    刘衣鹤感知到这些,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为了这个,他损耗了不少精血,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复原。

    付出了这个代价,意味着他几乎没可能和其他下界者争抢映照大阵控制权了,下界来到地球界后,会沦为看客,这份损失极大。

    这都是拜对方所赐。所以,他要将对方的中级圣器法宝拘禁,困在古屋中,哪怕对方只需用十分钟就能够让这件圣器长矛脱困,但这十分钟里,对方不能操控圣器长矛攻击他,他不会再被压制,有很大的几率能够逃脱。

    总之,损失这么大,当然要能逃脱才行!

    然而,下一瞬间,刘衣鹤脸色大变。

    他看到对面,一蓬散发出极强气息的法力,朝旋天矛飞射了过去。

    这蓬法力里面,有对方燃烧的精血,如此,才能形成这么强大的气息。想到这一点,他眼睛瞪大,完全没料到对方会这么狠,这么果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