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超品农民 > 第1074章 相持
    他不清楚那个修士中了毒后,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虽然看起来那人失去了法力,但他不敢保证对方在临死前不能发出致命一击。

    毕竟,对方是结丹境修士,还有圣器法宝,他只是筑基境后期巅峰的修士,不一定能够抵挡下来。

    而此刻,王伦催动银翼神甲,朝刘衣鹤追去。旋天矛自动飞回到了他手里,他没再投掷旋天矛,而是将银翼神甲的威能催动到最大,极速飞行,迅速将和对方的距离拉近。

    这次,他要对两名下界修士下死手,如果不能重伤或者擒获,那就直接灭杀。

    反正他已经看过,确认这两名修士都不是炎魔宗的修士。

    炎魔宗的修士,头生双角,脸上和其他部位的皮肤上,有魔鬼的图纹存在。

    而这两名修士,一名手持血色长刀,应该来自于灵界排名第三的血刀教,另外那名修士看不出来历,但显然是人族修士,而不是炎魔宗内的半人半兽修士。

    迅速拉近了距离,王伦让声音汇聚成线,射向了对方的耳朵:“你跑不掉的。”

    刘衣鹤心脏使劲狂跳,都要跳出胸膛了,整个人前所未有的紧张。

    不用回头他都感知到了,对方就在身后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已经死死咬住他了,他没可能直接甩脱对方。

    对方的飞行速度,要比他的快了至少十分之一,意味着稍后他将会被对方追上,得和对方正面缠斗了。

    “你是何人!”

    刘衣鹤没回头,大声喊道。

    没见幽狐、左深俊这两名先下界的天才结丹境修士,却被地球本土修士追杀,他想不明白,地球修炼界怎么会出了这么强的修士!

    灵界的大人物们一致认同,地球界灵气稀薄,修真已经没落了许多年了,直到最近一年随着映照大阵开始显露,灵气才开始复苏,因此,地球界的修真其实仍处在衰败中,几乎没人能修炼到无敌筑基境。

    可偏偏,现在出现了一名结丹境修士,并且还拥有中级圣器法宝!

    这人,到底是谁?

    “杀你的人。”

    王伦回了一句。

    话音落下,和对方的距离又拉近了一些。

    刘衣鹤保持着速度,手中的三元宝扇突然扇动了一下。

    扇面上,其中一棵迎客松像被点亮了,发出亘古沧桑的气息,而且快速摆动了一下,整棵树的光华随之闪动,一部分松针脱落下来,居然变为了真的,从扇面中穿射出来,直接射向了刘衣鹤身后的王伦!

    刘衣鹤目睹了同伴冷焰被黑色长矛洞穿了身体,自己算走运的了,但也知道对方很难对付,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希望借助这一波攻击,延缓下对方的追势。

    这三元宝扇就是有三处厉害的地方,一栋古屋,两棵迎客松。在法力的灌注下,可以催动宝扇发出防御或者攻击。

    现在激射出去的松针,密密麻麻,至少有一万根,攻击的范围很大,不是很好应对。

    然而,刘衣鹤希望看到松针能稍微延缓一下的局面,并没出现。

    王伦催动旋天矛在身前旋转,黑色光团像是一团龙卷风,将所有的松针都扫飞了。

    王伦的速度,只短暂地下降了,然后又恢复了原样。

    刘衣鹤感知到这个,干脆动用了一整棵迎客松上面的松针,耗用部分法力,将这些松针射向了王伦。

    这一次,松针形成了一张致命的暗器大网,足以轻易灭杀掉一个筑基境后期修士。

    王伦哪怕想闪避,也没法完全躲开,王伦干脆发出五行拳印,硕大的拳印轰出,带起的巨风将这些松针都给扫飞了。

    虽然因为施展拳印,飞行速度慢下来一大截,但对王伦来说不是什么事,化解了这一波攻击,他继续将银翼神甲的威能催动到最大,又追了上去。

    刘衣鹤果断停止了这种“骚扰”攻击。

    就算是耗用更大的法力,将一整棵迎客松砸出去,也不能真正拖住王伦,让自己借机逃脱。

    很快他将会被对方追上,然后被迫开始厮杀。

    不过,刘衣鹤知道马上会有一战,却并没有放慢速度,是能跑出去多远就先跑多远,等被追上了后再厮杀。

    这样,他可以离那座雪山更远一些,避免那附近还有敌人影响到他。

    王伦继续追击,距离被时刻拉近。

    另一边,黑雕王终于还是不想放弃尝试,要他直接离开这里,他觉得太难了一些,如果什么都不去试,然后离开了,他会感觉错失了机会。

    毕竟,那名受伤修士的手上,可是拥有圣器法宝。如果能够得到,他完全可以蛰伏起来,继续壮大实力,会拥有更大的威胁。

    “那个修士被黑色长矛洞穿了身体,又中了毒,身体直接从空中坠落,这应该是失去法力了。”

    黑雕王心中说着,开始了行动。

    他直接现身,出现在受伤修士的对面约莫三百米的地方,然后以一个不太快也不很慢的速度,朝着对方靠近。

    如果试探下来,对方没有反击,他就能得手了。

    当黑雕王走近到离自己只有大概一百米的时候,冷焰突然从雪地上站起来,右手上的血刀横在胸前,表情冷冽而肃杀。

    咔嚓。

    黑雕王踩在雪地上的右脚,停顿了下来,积雪被踩得嘎吱作响,黑雕王没敢冒险,停下来观察着对方。

    对方握刀的手很稳,眼神也很冰冷,似乎随时能发出对他来说是致命的一击,他有些无从判断对方是真的还留有一手,能够发出一次凶猛的攻击,还是强撑出来的假象,在假装很强大,实际上却没有威胁。

    正要用神识探查,对方开口说话了。

    “卑微的地球虫子,滚过来受死好了!”

    声音冰冷,仿佛真的不屑于将黑雕王当修炼者看待,话中显露出了强大的自负之意。

    冷焰说完后,斜眼盯着黑雕王,嘴角还露出了阴冷的表情。

    外表上,冷焰此刻十分强势,殊不知内心却是在叫苦不迭。

    右边胸口出现了碗口大的伤后,黑色长矛旋转时产生的力道已经渗透进了伤口中,就算是能自如动用法力,要清除这股力道造成的影响,也得好几十分钟的疗伤才行。

    更何况,现在他中了毒,丹田内的法力无法激发出来,因此没法遏制伤情,伤势其实在加重中。

    中毒后,他像废人一样从空中摔下来,仗着比普通人强大的肉身才没出事,坠地后他立即狠狠尝试催动法力,想减轻中毒状况。

    到现在为止,他只能勉强动用相当于平常时候百分之一的法力,本来准备用这点法力压制毒-情,没想到一个潜伏的地球界修炼者居然想打他的主意。

    他只好将这点法力留着,用于威慑对方。

    黑雕王听见这名下界修士的话后,眼睛眯了眯,迅速用神识探查究竟。

    对方的动作,言语,或许能够骗人,能起到威慑的效果,但一身修为究竟还剩多少,在神识探查下,却是很难瞒过他。

    黑雕王释放出自己的神识,神识形成尖锥的形状,迅速飞射向了对方。

    “哼!”

    冷焰冷哼了一声,面露杀意。

    黑雕王立即觉察到,自己发出的神识在半道上遭遇了阻击,从对方那儿飞射出的一丝神识,竟然十分霸道,直接碾压了上来。

    他的神识立即被冲散掉,他只好迅速舍弃这部分神识,没敢继续用神识探查对方。

    “很强大的神识。”黑雕王心中默道,已经有所感觉了。

    对方肯定被伤势和中毒拖累,一身修为只怕十不存一,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这么挑衅和冒犯,对方早就出手杀他了。

    但对方即便修为锐减,也没全失,还能用法力操控释放神识,说明对方仍然能动用一小部分法力。

    用这点法力,对方完全可以对他发出全力的一击。

    只一击,他估计对方之后就得崩溃,他可以轻松收拾对方。

    但问题是,他能挨过这一击么。

    结丹境天才修士的攻击力,远超筑基境修士,何况对方手上还有圣器法宝!

    “滚!”此刻冷焰也瞧出了黑雕王的心思,冷冷喝喊道。

    黑雕王果然撤退,退到了距离对方差不多两百米的地方。

    然后黑雕王不再退了,就此站住,取出一把随身带着的中品宝匕,匕首灌注法力后嗖的一声射出,直取两百米外的冷焰的脑袋。

    既然怕对方全力一击,他索性退的远点,然后反过来攻击对方。

    他的攻击当然不强,但如果对方什么都不做,就会当场被宰杀。

    对方当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做,但他只需要多次用类似的手段,每次都逼着对方出手,耗掉对方仅剩的可怜法力,就能达到目的。

    匕首带出一抹亮光,瞬间就飞射出去了一百多米。

    但就在这时,黑雕王发现对方拿着血刀,朝外划出了一刀。

    刀光闪现,一抹血线准确击中了他的中品匕首,将其击飞了。

    “我所剩法力是不多,但真将我逼急了,拼着力竭,我也会用它发出完整的一击,斩碎你这只卑微的虫子!”

    冷焰冷声说道,知道对方瞧出了端倪,索性露底。

    实际上,他余下的法力不足以支撑他操控圣器血刀发出完整的一击,隔着两百米,血刀飞出去后杀不死筑基境后期修炼者。

    现在就是在赌。而他赌对方不敢冒险。

    因此,他分出一点法力,操控血刀,在身前悬浮,血刀嗡嗡地震颤不已,释放着冰凉刺骨的杀意。